魅力依旧,我是自信妈咪

  • 发布时间:2005-03-09
  • 来源:《大家健康·育儿生活》 
  • 字体:

你侬我侬 情侬意侬

也许我是个太过浪漫的人,也许是小女人的天性使然,我爱听好听的,由其是赞美我身材容貌的话。在公司里,因为我活泼机灵,人缘好,所以那些赞扬的话不绝于耳。投其所好,家明在追我时于是一天就赞不绝口,用那些甜言蜜语将我哄得晕晕乎乎找不着北,最终做了长我7岁的他的小媳妇。

家明是个很幽默的人,他不像有的男人一结婚就将那些甜言蜜语封存起来,“肤如凝脂,知道吗,宝贝,你的肌肤让我不但大饱眼福,还大饱口福呢”的确,家明喜欢一小寸一小寸地吻我,从头到脚。我穿36码的鞋,不管是流行松高鞋还是细细窄窄的尖头船形鞋,我小巧的脚上总是让一双得体精致的鞋包裹着。“怪不得那些古代的文人墨客给女性的脚一个香艳美名‘三寸金莲’,我的小妖精的这脚是莲中王了”这是家明对我脚的奉承。“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细细盈握杨柳腰”……这些都是他对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的赞美,妙语催情,我们的性爱之花夜夜开放,如那夜来香,美妙无穷。有夫如厮,此乃我三生有幸矣。

如漆似胶一年,家明有了做爸爸的打算,尽管我迷恋温馨的俩人世界,可夫唱妻随,我决定让家明如愿。于是我们共同全力以赴地来完成人生必不可少的生育之路,选择最佳受孕期,调整情绪。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医生检查后证实我有了宝宝时,家明竟在医院走廊里手舞足道,惹得人家直笑话他。

艰难而喜悦的孕育开始了,家明和我猜是男是女,他顶喜欢可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所以就说一定是个女孩,而我认为是个顶顶调皮淘气的男孩,因为他躲在我身体里,像孙悟空那样捣腾。这小家伙太让我费力伤神了,剧烈的妊娠反应让我看到任何东西都直想呕,有时一连数日让我水米。“没事没事,我的好太太,很快就会过去的”家明床头床尾嘘寒问暖地侍候着,抚慰着。尽管难受得不行会抱怨他,可他一番甜言蜜语所有的不快和不适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当亲朋好友知道后纷纷前后道贺时,一种即将做母亲的骄傲由然而生。怀孕第二个月,家明就不让我上班了,“你就一心一意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吧”他买来许多有关生育知识的书,还买来轻松舒缓胎教音乐磁带,包揽了所有家务,每天晚饭后就陪我下楼活动。我们的性爱因家明的体贴入微和周到并没有受到一点影晌。

淡淡忧郁 只为想做漂亮妈咪

几个月后,我的身体开始显山露水了,那些精美的时装不得不束之高阁。有时候面对那满满俩大衣柜的漂亮衣服,我会有一丝淡淡的惆怅。家明发现了我的心思,他在周末陪我去逛街,到孕妇服装店给我买了好几套好看的孕妇装。“你要心情愉快,这样宝宝才会聪明伶俐,你呢也不会因生育而有太大的变化”我觉得家明就像我的心理医生,总是能防微杜渐地调理我的情绪。

瓜熟蒂落,经历了那让我一想起来就心有余悸的痛苦生产,宝宝出生了,如我所料是个男孩。家明只要有空就抱着他舍不得放下,而且还和他絮絮叨叨地说话,所以惯成了一个坏毛病,他老要人抱,老要人逗,放下就哭。也许是家明启蒙功夫做得早,才几个月,只要有人逗,宝宝就会咯咯笑出声,不逗他,他就会发出呜呜的声音以示抗议。所以,家明下班回来快速做完家务就和宝宝闹做一团,父子二人亲热得不得了,常常将我晾在一边。

自打做了父亲,家明的那些甜言蜜语在一天天减少,这样话却多了,而且一再重复,“乖儿子,真聪明,将来啊一定比爸爸有出息”“宝宝,看这鼻子眼睛,整个一老爸的翻版,真帅!”他将宝宝身上所有的优点都统统归功于他一个人了。“臭美!”我时常在他兴致勃勃酸溜溜地摔过去这样一句。“乖儿子,看你这长不大的妈,竟嫉妒我们父子亲热呢,来‘叭’一下,哄哄她,消消她的醋劲”他抱着宝宝凑过来,宝宝就乖巧地在我脸上亲热地亲一口。我于是一把将他从家明手里抢过来,“还我!是我的!”我故意狠狠地说。“还你还你!”家明得意地笑着将我们母子拥在一起,这其乐融融的的情景让我心里的失落感一下子没有踪影。

从生产之后,我就十分关注自己的身材是否能恢复到生孩子前的样子,因为听别人说哺乳会让身材难以恢复走样,于是我选择了人工喂养宝宝。“现在提倡母乳喂养,吃母亲乳汁的孩子更聪明,就让他吃吧”家明说服我。我没有同意他的说法,“你眼里就只有儿子!你有为我想过吗?”。为了尽快恢复体形,我拒绝吃那些营养丰富的食品,不管家明如何说不能因为要身材不要健康,我都不会对子那些大鱼大肉举箸。而且,我开始每天转500次呼拉圈,每天游泳一小时。尽管我费尽心机,可我发现原来的一些可以体现我曼妙的漂亮衣服还是无法穿,这使我十分的沮丧。

“别太在意体形,好吗?我知道你爱美,可是这是一种必然。你现在的身材虽然和过去不能相比,可也蛮可以了。再说,不管你变成什么东西样,我都爱你”家明开导我。可我就像钻进了牛角尖,拉不出来。

成熟的美丽悠然绽放 愈久弥香

因为生产的痛,我们是在几个月以后才恢复了性生活的,尽管家明做了很长时间的前戏,可是我发现我的身体就像一湖水,激不起一点涟漪。当家明进入时,一种排山倒海的痛使得我忍不住呲牙咧嘴只吸冷气。家明见状便停下来,轻轻地抚摸我,安慰我,“慢慢就会好起来的”。这以后,尽管每一次家明都十分的温柔和体贴,可我却始终热不起来,就那样闭着眼任家明一人忙碌,几次以后,家明也就少了那种要求。“这是人生的乐趣啊,要不,我们去找医生看看吧,开点药调理调理”他十分温和地说。“我不去,我没病看什么!”我抢白他,家明只好作罢。

接下去的时间,莫名的烦恼时时袭扰着我,见什么都不顺眼。我算了一下,我有快两年的时间没有外界有太多的接触了,是不是太封闭的原因?我这样想。于是我对家明说我想去上班了,“好吧,真的不想看你不快乐”。说动就动,将孩子送到全托,和公司联系好之后,家明特意陪我上街给我买了几套好看的衣服,两年了,我想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同事眼前。

我带着愉快的心情又回到了工作岗位,见了久违的同事,我十分的激动,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快乐时光。然而几天后,我发现一切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我的工作岗位换了别人,公司有了许多新同事,年轻,活泼,而且都是高学历。上起班来,大家都忙忙碌碌,下班后呼啦啦地去歌厅去烧烤城。我再也听不到过去那些悦耳动听的赞赏话语和目光了,一种强烈的失落感让我十分的沮丧。带着这样的情绪回家,和家明的矛盾自然免不了。

“不行,你一定是得了产后忧郁症。”终于有一天家明忍受不了我的无端发火这样说,我却不这样认为。家明于是埋进书堆里电脑上,不知在摆弄什么。“去旅行吧”几天后家明这样说,“出去散散心对你有好处”。我没有反对,我老早就想出去走走了。家明给我买好了到丽江的机票,那是我念叨了多次的地方。“好好玩一玩,自己照顾好自己”临上飞机家明一次次嘱咐我,我的心里竟生出一种不舍,同时也感到内疚,为自己常常不可理喻。“我在家等着你,别让人拐跑了啊”他离开时这样说,“胡说,我这昨日黄花别人连看也不想看一眼呢”我幽幽地说。“别没自信,有我看你就行”家明摸摸我的脸说。

人满为患的丽江,一连数日,徜徉在小桥流水间,心境不知不觉间好了起来。长长的篮花蜡染旗袍,一块条子布披肩,都是在弯弯曲曲的陌巷小店里淘得,就那样随意地穿街过巷,竟有容貌气度不凡之人投来倾慕的目光。在密士巷的一家咖啡厅,一个北方口音长得极帅的年轻男人坐到我的桌边,邀我第二天去玉龙雪山,这是旅途艳遇最好的借口。故事当然没有发生,我委婉地谢绝了他。家明给了我这次机会,是让我恢复自信,不是来发生点什么东西的。我的心灵得到了按摩,我已领略了自己魅力,不过,这是家明的专利,别人无法分享。

我在第二天回到了家明身边,“你是我心中的一朵花,永远开不败的花”,小别胜新婚,绻缱缠绵,温柔软语,不绝于耳。一个女人,有知心爱人,有可爱宝宝,我还要什么呢?

文/安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