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

  • 发布时间:2005-10-21
  • 来源:《孩子》 
  • 字体:

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是一种转型。

由于这种转型,孩子所处的环境,所受的教育以及人际关系等诸多方面都将发生深刻的变化。随之而来的则是孩子与社会渐行渐近——从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的转型将成为其真正走向社会的重要起点。

小学一年级与幼儿园不同

相对于幼儿园而言,小学一年级最集中的特征是它与社会的逐渐对接,尽管学校仍然是学校,和社会相差甚远,但是从小学一年级的生活、作息时间范式来看,已经具有明显的社会性。

学习成为孩子生活的主题。这是与幼儿教育最大的不同。如果说幼儿园教育以“抚育”为主,兼顾学习,那么,小学一年级教育则完全转向了学习;如果说幼儿园更多的强调“呵护”与“照顾”,那么,小学一年级则更注重“自理”和“自立”;如果说幼儿园的孩子更多的是“朦胧”,那么,小学一年级则是由“朦胧”逐渐走向“清醒”。贯彻其中的自然是“学习”的深化与完善。这既是两种根本不同的行为特征,也是伴随着孩子们的成长自然形成的教育转变,是其自身的规律使然。

行为的规范性。幼儿园同样有着明晰而规范的生活、行为准则。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规范往往成为一纸空文而束之高阁。因为这个时候的孩子生活尚且不能自理,更不能妄言其他。而这个时候的老师,也更多的承担了“保姆”和“保育员”的角色。小学一年级的不同则在于:孩子们的日常生活自理能力已经初步具备,所欠缺的只是“点拨”和“自律”。在这个时候,强调生活的规范性和良好习惯的养成,不但具备现实的生理基础,而且对其今后的成长都将产生重要的指导意义。

纪律约束的“刚性”。幼儿园有纪律,但是这种纪律的约束力普遍带有“弱化”的倾向,属于纪律的“软约束”。小学一年级则由纪律约束“软化”向纪律约束“硬化”转变。诚然,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有着诸多不适应,但是考虑到未来社会的角色要求、竞争的压力和生存的严酷性,这种转变又不可避免。

上述的不同恰恰反映出小学一年级由生理“断奶”到“自立”的艰难历程。

教育的着力点

中国有句古语,叫做“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对于一年级孩子,家长从现在开始为孩子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科学的学习方式,塑造其优秀的思想品质,打下扎实的知识基础,对其终身都是有益的。

思想品质教育不能忽视。这是老生常谈,但在这里却有着特殊的意义。一年级孩子的心灵恰似白纸,没有受外界的任何干扰,“可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可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此时,植入一首“我爱北京天安门”,讲述一篇“雷锋的故事”,看一部优秀的卡通片都将对其幼小的心灵产生深刻的影响。甚至可以这样说,一旦某一首歌、某一个故事或者某一部电影与其灵魂产生共鸣,将对他的终身成长产生推动作用。相反,此时如果用消极的文化影响他、侵蚀他、腐化他,那么也许他的一生就会因为这极偶然的文化输入而被葬送。当然,一年级的孩子理解力比较差、思维系统黑洞较多、科学推理十分困难。这些特点决定了家长进行思想品质教育不可能要求太高。因此,思想品质教育的立足点应该放在特有的角色意识上来。比如,可以从如何做一个好孩子入手,最终升华出如何做人这篇大文章来。同时,考虑到中国社会正处于深刻的转轨之中,在未来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华民族必然伴随着工业文明和信息革命的双重引擎而实现振兴。此时,给孩子们培养一点工业文明和信息时代意识也是十分必要的。比如,竞争观念、个人价值、执行力、领导力、电子商务、信息社会等诸多理念。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让孩子们感受到现代社会强烈的时代气息,培养他们与未来社会紧密相连的逻辑依存性。

立足“心智”。培养良好的习惯和规范的养成。应该看到,成年人的行为模式和思想准则不管好坏,都有其历史的继承性。而这些,归根到底来自于儿童或者少年时代的习惯与养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儿童时期的印记总或多或少的带入成年。而在成年之后,好习惯要继续张扬十分困难,坏习惯要马上克服,亦绝非易事。现代社会对人的学习力的要求,对思维方式现代化的要求,对人的社会适应力和忍耐力的要求都超过了以往。养成孩子对各种社会现象的“平常心”恰恰是当代国民教育的软肋。因此,规范性也好,养成性也罢,这些教育必须建立在对“心”的培养上。没有“心智”的教育,一切习惯和养成都将成为无灵魂的材料堆积。所以,在一般习惯和养成性教育的基础上,注入“心”的培养。将“心”的灵魂和“习惯”、“养成”范式结合起来,才能牵引孩子们快乐健康的长大。

全方位的知识积淀与素质提高。“核心竞争力”这个词已经成为现代人耳熟能详的话语。其实,不仅企业要有核心竞争力,而且作为每一个个体的人也要求如此。现代社会要求人的全面发展,要求每一个人都能够不断创新,持续创新,这是当代社会发展的规律使然。无法回避。事实上,作为一年级孩子,每一门学科设计都有它的针对性和存在理由。比如,语文不仅是语言学习的基础和工具,更是培养思维方式和素养的良师益友。数学则不必说,它基本成为所有学科的根基。“数据化”和“信息化”的高楼大厦均是建立在“1+1=2” 这些砖瓦之上的。没有“1+1=2”的基本判断,就没有“数据化”和“信息化”的巍峨与壮观。至于美术和音乐等课程更是当代人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和技能素养。在这种情况下,你能说哪些课程重要,哪些课程不重要吗?

当然,仅仅给孩子灌输这些知识是不够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要让孩子们在掌握知识的同时,提高其素质与素养。这也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本质区别所在。无论是艰苦的学习,还是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都为孩子的成长提供了丰富而广阔的课堂。家长应让孩子独立去面对、去分析、去判断,让他们自主的去感悟、去思索、去处理,无论结局如何,对他们都是很好的锻炼。实践出真知,唯有这种面向社会、面向孩子的开放式教学才能使素质教育真正落到实处。

教育方式选择

正激励与负激励。孩子的“童真”源于成长的初级阶段。这个阶段也是对他们进行 “对”与“错”、“是”与“非”这些简单的价值判断的输入阶段。最初的输入可能是零散的、不均匀和非对称性的,而后则可能是系统、全面和理性的。随着价值观的输入,继而是知识的进入,大规模的信息量对孩子的理解力和接受力是一个严峻考验。此时,在孩子的思维中往往会产生“信息紊乱”、“知识庞大”这样的厌烦情绪,这也是孩子最容易出错和茫然的时候。而在这个时侯,抓住孩子们为数不多的“对”信息进行正激励,至少会增强他们学习的自信心,甚至会出现由点及面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正是这种正激励的多重使用,才能诱导出孩子们强烈的学习兴趣和探究欲望。

一般来说,对一年级孩子宜多采取正激励,较少使用负激励。因为前者能够恢复孩子的自信心,调动起“研究”和“学习”的欲望,并培养出孩子自身的兴趣。这对孩子们今后的生活历程是十分重要的。而后者虽然也可以用,但必须谨慎从事。如果说“正激励”是“激发”,那么“负激励”则是“杜绝”。从这个角度看,对一个6、7岁的孩子而言,“激发”比“杜绝”显得更有实际意义。

形象思维与抽象推理。一年级孩子基本没有抽象思维能力,更不会进行推理,他们有的只是概念的堆积。即便如此,他们对这些概念的理解也往往存在不正确、不全面、不清晰的地方。这种状况决定了对他进行逻辑推演是困难的。因此,家长在实施教育时,更多的要使用形象思维方法。先有实物,后有概念,先有概念的点,再有概念的面。而有了概念这条线,才能说明概念间的相互关系。而且,这种概念关系又不能太笼统、太抽象,必须从线性思维方式出发来看待和分析问题,以引导孩子进入思维领域。

这里的关键点是把握思维的“度”。必须从感性认识的浅表层次开始,又必须深入到感性认识的内心深处。同时,又要为孩子们将来进行理性思维创造条件。

形象思维的至理名言是“典型示范”、“率先垂范”以及“要想知道犁子的滋味,必须先尝一尝”。鼓励孩子们通过亲身实践确立形象思维范式似乎是一道绕不过的坎。

纪律约束与自由发展。一年级孩子缺乏自制力,强调纪律约束是必要的。但要明确的是:纪律约束是一种“硬约束”,而非“软约束”。要培养孩子们的自律意识就必须从铁的纪律抓起。同时,也要明确,既然是纪律就要严格遵循,不应该也没有理由去违反和破坏它。在纪律面前一视同仁,应该成为孩子的准绳。

在这里,还应强调指出的是,纪律和孩子的健康自由发展是辨证统一的。所谓纪律应该也只能是规范孩子们的最低行为准则,它是孩子们作为社会人、学校人、家庭人三个角色应该遵守的起码的道德要求。作为纪律,条文宜少不宜多。如果多了,反而降低了其严肃性和约束力,纪律也就不成其为纪律了。何况,把所有的规矩都上升为纪律,不但遏制了孩子们想象力、创造力的发挥,而且只能培养出诸多“温、良、恭、俭、让”式的“绵羊人才”。

一年级孩子等于真正站到了社会的入口,其基础和支撑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关注一年级的孩子,让他正确地走向人生。(文/严龙茂 责任编辑:三 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