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生命都应得到尊重(图)

  • 发布时间:2005-02-25
  • 来源:《妈妈宝宝》 
  • 字体:

编者按:前一阵子有一条新闻被炒得沸沸扬扬,那就是福州市有一个41岁的父亲为患8岁的尿毒症的女儿捐肾,最后自己因为术后感染引起并发症而告不治。我们把新闻转贴到了妈妈宝宝网站上,放眼看去,尽是一片唏嘘,围绕着这位父亲这样的牺牲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我们从中撷取了精彩的发言,请大家一起来思考吧。

父爱如山

网友:上上签

不论是从生物学的角度研究,还是从社会学的角度观察,子女对父母的爱似乎永远也比不上父母对子女的爱,我想这一点应该是无人能够否认的,尤其是那些已经做了父母的子女们。 虽然“尊老爱幼”是我们一直所追求的,但是我们总是在有意无意间把“爱幼”放到了一个更重要的位置。在我们的观念中,“护犊”似乎是一种本能,是一种天职,而“反哺”究竟做得怎么样,很多时候却是要由个体的道德品质来决定。

想想看,情况确实就是如此,其实根本就不用费尽心思去回想当初父母养育我们的辛苦,更不必将之与如今我们回报的来度量比较,每个已经身为人父人母的人,只要留意一下自己对父母与对孩子的付出就心知肚明了。也许有人会觉得委屈和不解:“当年我家的经济条件很差,父母要同时抚养好几个孩子,而且我还是其中最不得宠的一个,我现在一个月至少给他们一千元的生活费,这难道还不够么?”是的,也许我们感觉我们已经够孝顺了,但是我们也要想一想,当年父母抚养我们时是什么样的经济条件,而如今我们回报时又是什么条件,一千元这个绝对数字的确是不少了,它有理由让我们得到足够的自我安慰,但在这一千元肯定是在我们“心有余而力有足”的情况下才付出的,否则的话,即便是我们愿意给,父母也不会要,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他们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受一点点委屈,我们究竟过得好不好,父母永远比我们想得还要周全。

真的是很凑巧,我公公也是一个尿毒症患者,6年前接受了肾移植手术,可惜没有成功,现在一直靠透析维持生命。看到这则新闻后我就问我先生,当初你有没有想过为自己的父亲捐一个肾脏呢?先生听了这句话显然是一愣,他说虽然当初他们家为了公公的肾移植手术可谓是倾家荡产了,虽然为了等到一个肾源要公公坚持了两年之久,虽然他也知道移植直系亲属的肾脏成活的可能率比外人要高得多,但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包括他、他的兄弟姐妹和公公婆婆在内,全家人连这方面的念头都没有起过。于是我又问他,假如现在我们的女儿也不幸患了此病,你会不会考虑把自己的肾脏捐给她呢?先生斩钉截铁地说:“只要需要,我肯定捐!小孩的病拖不得的。”

其实不光是先生,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我相信,大多数人在碰到类似的抉择时都会有与我们相似的决定:对父母,我们愿意付出很多很多但不一定就是全部,而对于孩子,则是无怨无悔无所求地付出我们的一切。也许这是人类的天性吧,是无可更改的本能,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明白这一层,能发自内心地对这位逝去的父亲用崇敬的口气道一声:“父爱如山啊!”

无以为报

网友:天大地大

除了尊敬和叹息之外,这则新闻还让我一直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个年仅8岁的女儿是否能明白在自己身边发生了些什么?父亲到底是怎么走的?也许时至今日,那个孩子还没有被告知真相,也许她已经知道了这些事实,不过她稚嫩的年龄还无法完全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但是当她年岁渐长,终有一天能够明白之后,这如山的父爱对于这个小女孩来说,会不会成为心中永远也无法放下的一个十字架呢?

还记得去年夏天的马加爵一案吧,马加爵的父母,还有他的兄弟姐妹为了培养他而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小的时候他可能还不是很懂,不知道为什么弟弟妹妹们书念得好好的却要辍学务农,后来他明白了,越明白也就越清楚自己身上的担子,觉得担子好重,这些担子让马加爵疯狂地渴望成功,精神一天天地愈发紧张和脆弱,受不了任何打击,不能忍受旁人无意识的轻漫,于是渐渐心理扭曲,最后竟走上了这样一条路。

到今天为止,仍然有亿万的农村家庭将培养子女读大学视为摆脱贫困的捷径,即便是在城市里,也有相当多的工薪阶层为了满足孩子的要求,为了培养子女某方面的天赋而忘情地透支家庭的力量,《妈妈宝宝》2004年第7期上那篇关于天才少年的特别策划讨论的就是这个问题。所以说,福州这个捐肾事件只是一个特例,却并不是什么个例。

也许是东方人的习惯,也许是只有一个孩子的缘故,中国的父母为了孩子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对孩子来说,这样的爱本来是一股强劲的推动力,可是如果这些爱太多太重,就有可能让孩子觉得喘不过气来,进而可能成为他们心灵扭曲的导火线,所以说,父母过度的爱,有时其实也是一种不自觉的自私,虽然他们在付出的时候并不希冀有什么回报,但作为受赠者却不可能不去想这个问题,如果孩子有能力,他们也许会选择拒绝,就像天底下的父母几乎都不会在理智的状态下接受来自子女的肾源一样,但是在孩子还无力拒绝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发生了,而且还是那么悲凉的一个结局,所以,我觉得这个福州小女孩将来肯定会有这样的困惑,因为当她有一天终于明白自己接受了这如山的父爱,却根本没有办法来补偿时,那种精神上的愧疚将是我们旁人所难以想像的。

生命无价

网友:一声叹息

乐小天写了一部小说叫《在春天回想一个比我年长的女人》,他说了一句很好听很动人的话:“任何年龄的女人,都应当被珍爱。”我在这里套用一下:“任何年龄的人,都应该被珍爱。”就像这对福州父女,我觉得真的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为了挽救女儿的生命,正值壮年的父亲就辞世而去了。有人说可能这位父亲并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但是这位父亲应该知道有发生意外的可能吧,在明知有这种可能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了手术,那又是为了什么呢?也许,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是个已知数,而女儿还刚刚起步,对她而言这个崭新的世界还有着千万种可能,将一条行将过半的生命与一条才开了个头的生命来比较权衡,他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取舍。

相信在很多人的心目中,老年人的生命是及不上年轻人的,父母的生命比不上子女的。在他们看来,老年人已经享受了他们能够享受的,也付出了他们所愿意付出的,通俗地来说就是“活到这岁数死也值了!”在他们眼中,年纪越轻对社会的价值也就越大,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许没错。但是生命是不应该是有高下之分的,从生命的意义上而言,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就像《简·爱》里的经典名句:“我们每个人在上帝的眼里都是平等的!”

编后语:在编辑这篇文章的同时,我们在山东广播电视报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报道,山东枣庄的一位先生把自己的肾移植给了患有尿毒症的妈妈,“我妈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我换给她一个肾值得,就是能换她多活一天也值得!”多么赤诚的心声啊,愿意为父母奉献一切的子女不是没有,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如果说生命是无价的,那么真爱更是无价的,珍爱父母,珍爱子女,珍爱我们自己,愿天下的父母和子女一生幸福安康。

策划 统稿/建波 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