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园之后

  • 发布时间:2006-05-18
  • 来源:《年轻妈妈之友》 
  • 字体:

骏昇一直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精心照料之下生活,太多的大人围着一个孩子,使他看起来比同龄的小朋友更加娇气和稚嫩。进幼儿园之前,我担心他会因为离开熟悉的环境而不能和小朋友友好相处;我担心他会因为不敢向老师表达自己的要求而受委屈;我还担心很多很多。带着这些担心,2004年9月,我和先生不安的、也有些不忍的把两岁半的儿子送进中福会幼儿园宝宝班。转眼,儿子入园已经一年了,再回过头来看,儿子在这一年里的变化真的很大。

越来越健康:“妈妈,我现在强健得象个大灰狼”

秋天,日温差很大。一天晚上,按照惯例给儿子洗澡,发现在小内衣下垫了一块柔软、洁净、干爽的小毛巾,还没有等我问,儿子就告诉我:“今天玩翻斗漏,我出了好多好多汗,杨老师发现了,给我垫的小毛巾”。如果是爷爷奶奶给垫上的毛巾,我不会在心里充满这么多的感激,但是在一个有18个小孩的群体里,老师没有忽略任何一个小孩的需要,而且是这么细微的需要,我觉得我的孩子在这样一个幼儿园,拥有着老师这样的关爱,我放心。

儿子是在两岁半的时候进入幼儿园的,还记得刚进幼儿园的那段时间,几乎每个月我都得带他到儿童医学中心,他自己都知道感冒要吃小儿泰诺,发热退烧要喝美林,肚子不舒服要用妈咪爱来调整,几乎是“久病成良医”了。进入幼儿园半年之后,除非是体检需要,我们不再需要去医院,儿子自己说“妈妈,我现在强健得象个大灰狼”。

我也知道国歌:“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儿子正聚精会神的搭积木,突然从积木堆中挑了一块纯红色的积木,站起来,慢慢的一点点举起来,这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电视里正好有国歌在响起,伴随着庄严的国歌,儿子也在神情专注的、庄严的举着他代表国旗的红色积木,那一刻,我感觉到在这样一个集体中学习到的点点滴滴,将让孩子在未来的成长中受益匪浅,小小年纪的他已经知道祖国、集体、庄严……。

不再是家里的小皇帝:“妈妈,请你给我讲个故事,好吗?”

“妈妈,请给我讲个故事,好吗?”“你刚才说什么?再跟妈妈讲一遍,好吗?”“ 妈妈,我想听故事,请你给我讲一个,好吗?”第一次听儿子这么说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不足3岁的儿子在告诉我他的请求。

由于学习、工作的关系,我和先生在结婚8年以后才要了这个宝贝儿子,不仅是我和先生,家里几乎每一个大人都宝贝他。结果在进入幼儿园之前,他的词语里好像只有“我要”而没有“好吗”这样的字眼。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哪怕只是从他的语言中,我已经感觉到他已经不再是家里的“小皇帝”,而是一个平等的成员。

和小朋友相处:“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

周日,儿子在世纪广场玩自己新买的遥控车,抬头看见对面一个小男孩开着一辆电动小汽车过来,他看了看我说:“妈妈,我也想玩电动车”“可是电动车是小哥哥的,你去跟小哥哥商量商量,看看他愿不愿意给你玩”,我说这话,原本只是想打消他玩电动车的念头,没想到昇昇看了看我,看了看自己的遥控车,又看了看小哥哥的电动车,抱起自己的遥控车,径直走到小哥哥面前,说:“我可以玩你的电动车吗?我用遥控车和你换。”小哥哥显然对昇昇的要求不以为然,继续开他的电动车。昇昇跟在小哥哥开得并不快的电动车后面,嘴里一直在说“我可以玩你的电动车吗?我用遥控车和你换,我的遥控车也很好玩的,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看到他最后和小哥哥交换了玩具,我又一次感觉到了儿子的成长。

儿子的内向性格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结。曾经有一段时间,见到不认识的人,他会躲到我的身后;带他到同学朋友家,他一定要我抱着,深怕有任何可能我们会离开他;见到同龄的小朋友,甚至是年龄更小的小朋友,他都会避开。为了让昇昇更加开朗,我不断的带他到同学、朋友家,不断把其他小朋友请到家里来做客,可是,他依旧见了陌生人、见了小朋友避开。当我看到昇昇和陌生小朋友交换玩具时,我知道,是这样一个集体,让儿子变得开朗起来。

如果允许,我会一直写下去:

“小单车磕了我的脚,不过我不哭,我是男生”-这样一个集体在塑造他的性格;

“爸爸,我跟你说句话,可不可以把小蝴蝶放了?”-这样一个集体,让他知道需要关爱的不仅是他,还有他的朋友们;

……

入园一年,儿子的变化真的很大。儿子再和同龄的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已经俨然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小哥哥,他自己也会骄傲的说“妈妈,我长大了!”。那些曾经的担心、不安也随着儿子的成长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于儿子,我希望我可以给他健康的身躯、健康的心理,还有良好的教育。

文/骏昇妈妈(王爱军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