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熊猫的热吻

  • 发布时间:2006-05-10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从童年时候起,彻子爱好动物的程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她七八岁的时候,先生的哥哥在国外给她买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动物玩具。她喜欢极了,整天抱着玩。不过,她直到二十岁才知道这是种实际存在的动物,名叫熊猫。

知道名字以后,她就开始查很多家动物园的介绍,对熊猫简直着了迷。过了几年之后,那个玩具耳朵也掉了,本来密密的毛也变得光秃秃的了,因为太脏了,我洗了洗,结果它就悲惨地变得更没法看了。

“都成这样了,只能扔了。”

我觉得也不用跟彻子说了,就连同其他的破烂一起放到了仓库里。过了几天,我自己也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结果彻子急得都要哭了,嚷着“我的玩具不见了”,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我也忘了自己放在哪儿了,跟着一起找,好容易在仓库里发现了它。

当时如果像现在这样,垃圾车一周来几次的话,恐怕彻子的宝贝早就成灰了吧。找到之后,我这个扔了她玩具的罪魁祸首也终于松了口气。

她这种对动物的喜爱真是非同一般。她成了NHK的女演员之后,总是感叹:“我跟朋友说熊猫的事,他们也不太感兴趣。”她对熊猫如此喜爱,所以,当熊猫来到日本的时候,她简直成了个熊猫专家。

其实她在好几年前就见过熊猫。当她听说英国一家动物园里有熊猫的时候,就忍耐不住,千里迢迢跑到英国去了。

一个晴朗的日子里,她高高兴兴跑到动物园。动物园美丽的草地上有几架秋千,设施漂亮得就像幼儿园。一只熊猫就躺在那里,比想象的要大好几倍,它一动不动,懒洋洋地躺着。游客们都想看看熊猫走路的样子,有的人敲着栅栏,孩子们还唱起歌来,想引起熊猫的注意。那只熊猫却大模大样,纹丝不动。

彻子看到它这个样子,也不知该怎么办,“这家伙怎么这么懒啊。”然后,她就开始像小时候一样,在心里默念起来,“我就是为了见你,才从那么远的地方赶过来的,求求你了,上这儿来,让我看看你吧。”或许她也采用了别的法子,比如在栅栏前又蹦又跳吧。

奇迹终于发生了。熊猫隔着玻璃一下子看见了她,竟然慢慢地爬起来,向她走过来,紧紧地把嘴巴贴到玻璃上,彻子也把嘴贴到了上面。这时正好摄影师在一边,及时把当时的场景抓拍下来,看上去好像彻子和熊猫真的在接吻一样。登了这张照片的报纸我也看到了,上面赫然写着这样的标题:“世界上唯一和熊猫接吻的女性”。彻子和熊猫都是一脸幸福的样子,真是张绝妙的照片。

几年后,中国也知道了彻子很喜欢熊猫,还特意邀请她到四川省参观,在那里,她见到了在大自然中生活的熊猫,还和小熊猫成了好朋友,整天抱着它们玩。她也给了我当时的照片,现在拿出来看看,还觉得很有意思。

彻子还经常去非洲、越南、印度,去帮助生活在那里的难民们。去这些地方要提前一个月接受注射和吃药,尤其是最后一周,注射的针剂和服用的药品更是多得数不清,听着就让人头疼。我实在是觉得她这个样子很可怜,就说:“真是要命啊!”

“这没什么,要是得了病,会给工作人员带来麻烦的,而且这样也可以保护自己啊!”她总是这么精神地回答我。

她去的这一路上,有的连着好几公里都是石头山路,有的是泥泞的沼泽,有的是能把人烧伤的灼热的沙漠,当然还有她最讨厌的虫子。不过她说这些根本算不了什么,到了目的地之后,眼前那些孩子们和母亲们的悲惨情况,让人觉得简直到了人间地狱。

在没有战争的地方,人们的食物吃不完都扔了,而在这里呢?人们抱着将要死去的孩子,还有孩子们因为衰弱,躺在马路上一动也不能动。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只要有二十元,就能给一个孩子提供各种各样的注射,可是却做不到!当母亲的是多么悲痛啊!”彻子叹息着告诉我。如果不去实地看看,是不知道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悲痛的,所以彻子每年都要去一些遥远的国家,倡议人们向他们捐款。

我不记得有一次她去的是什么地方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护士、志愿者,还有天主教的修女们都在那里奋不顾身地进行救助活动。病人中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只是独自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别提说话了,连他的笑容也没人见到过。无论怎么温柔地对待他,他都没有任何反应,大家都束手无策。那个蹲着的小小身影是那么孤苦无依,让大家心痛不已。彻子到了那里之后,奇迹发生了,她向那个小男孩招了招手,说:“到这儿来。”结果那个小男孩就飞奔过来抱住了她的膝盖,不仅如此,当彻子抱起他时,孩子就紧紧依偎着她,再也不愿离开。修女和工作人员都感到很吃惊,都为这孩子流下了喜悦的眼泪。我也很感动,这就是爱的眼泪吧。

据说彻子那个时候是真的想把这个孩子领回日本。不过她冷静以后考虑了一下,尽管在日本能吃饱,但到异国他乡,对这个孩子而言,真的是幸福吗?“我和医院里面的很多工作人员反复商量,最后还是没有把他带回来。不过,分别的时候真是痛苦啊!”彻子说。

我想,神也许赋予了彻子特殊的才能,让她很容易和别人,甚至是动物进行心灵沟通。有人大概会笑话我,认为只有父母才会说这样的傻话吧,但我一直是这么想的。我愿意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守护着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