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不约而同选择了同样的点心

  • 发布时间:2006-05-10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还是大家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彻子刚要出门上班,我一眼看到了她穿的裙子,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真是太短了!

我忍不住说:“你就这么出门?”

“是啊,怎么啦?”

“可是,这裙子短得都快看见屁股啦!”

“没事,这样就行。”

可能是跟保守的母亲没法解释吧,她就这个样子出门了,剩下我一个人目瞪口呆,好一顿生气,“这孩子是怎么啦?”但是两人并没有因为这事吵起来,只是我一个人心里不高兴而已。

冷眼旁观了一阵,这条裙子她穿了好一段时间。过了半年左右,开始流行超短裙了,无论老少全都穿着那么短的裙子招摇过市。“哦,原来是流行啊,只不过彻子比别人早半年而已。”这么一想,我心里的不快才烟消云散。

这期间,我和先生到伦敦去了一趟,看到女孩们的裙子,又是瞠目结舌。那个短简直没法形容,只是在屁股上围了一圈布嘛。再想想那段时间,一看到彻子穿那种裙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嘛,女儿露出大腿跑来跑去,像什么话!”原来自己已经老了,对女儿的事已经插不上话了。我既觉得高兴,又有点寂寞。

最近,情况发生了逆转,现在成了她整天唠叨我了,“妈妈,你得弄弄头发啦!”等等等等。她不仅给我买了各种各样的假发,还有洋服,总想把自己的妈妈打扮得漂亮一些。

在每年一次的“七夕巡演”的时候,我都到叫波特天使的乡村小镇演讲。有一次演讲结束后,年轻的牧师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朝子夫人,谢谢您穿着这么漂亮的裙子到这样的乡村小镇演讲。”平时对穿着漫不经心的我这时才深切感受到,穿得漂亮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对方,不,更是一种礼节。

在这点上,我和彻子简直有天壤之别。她非常注意衣着打扮。她主持了长达十二年之久的“前十名”刚刚结束,在总共六百零三回的节目中,据说她穿了六百二十七件洋服。据我想象,这些衣服不是送给别人了,就是捐出去了吧。不过,没想到在最后一次的节目中,她居然穿了第一次主持时的衣服。

那天晚上,看完节目,我忙着给她打了个电话:“那件衣服居然在啊。”“是啊,居然在。”她本人也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其实我本来是打算等她回家后,打电话给她说:“啊,今天是个特别节目,本来想你还会做一套新衣服呢,不过这套挺合身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挺合身的,不过没有带子会更好吧。”

“什么呀,还是有带子的好。”

“是吗,那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对不起。”

本来是出于想让女儿漂亮一点的慈母心,不过反倒常说多余的话。就连她那个标志性的发型,每次我见到她也总要说说这儿好、那儿不好的意见,比如,“今天你头发后面蓬松的地方塌下来了,不好看。”

虽然彻子的发型总是不变,可后面蓬松的地方有时候很好看,有时候没有平衡感,实在是很难打理。

不过,一轮到自己,我就变得马大哈了。彻子经常看不下去,会给我买衣服。就是最近,因为要去北海道演讲,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正好不在,所以,我就留了言:“我要去北海道演讲,要两三天。”

结果,第二天我一起来,发现门把手上挂着个大袋子,感觉就像是圣诞节收到礼物一样。我往里一看,是大衣和一封信。

妈妈收 星期三晚 彻子

听说妈妈要去北海道啊,今天很晚才听到留言,明早可能赶不上妈妈出发了,就几句话:自己小心,我周六周日去广岛。看看这件大衣怎么样吧,虽然现在还热,我却很喜欢。回来后试试吧,回头见。

是彻子,她来了一看我已经睡了,不忍心吵醒我,所以放下礼物就走了。

对于衣服,我们俩的爱好完全不同,不过,对于食物,情况就不一样了,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我忘了那本杂志的名字,杂志上的一个小栏目中,彻子写了一篇《我喜欢的东西》,介绍到喜欢的糕点时,她提到了六本木一个糕点屋的奶油小点心。那种点心是米老鼠形状的,里面是奶油蛋糊,外面抹了一层白色的砂糖。

她怎么连这个也知道呢?那是我最喜欢的点心啊!从镰仓搬到六本木以后,我自己发现了这个店,孩子们谁也不会知道的啊。我到这个店买点心的时候,一定会给自己买三个这种小点心,回到家后放到单独的地方藏起来。说起来有点像个好吃鬼,不过我真的非常喜欢这种点心。在六本木那么多店里能找到这家店,而且在各种各样的点心里挑的也是同一种,真让人吃惊,两人真不愧是母女啊。

彻子和我一样,也是个馋猫,去国外的时候,经常会给我写信描述一些食物。有一次,她在美国一个偏僻小镇的餐馆吃饭,趁着还没上菜的工夫,她用万能笔在很难写上字的餐巾纸上,把要的什么菜,连盘子上的肉和蔬菜、沙拉、饮料都画了下来,最后还写道:“都非常好吃,我一点不剩,全给吃光了。”无论到什么地方,无论什么样的菜肴,她都能津津有味地吃下去,所以她去美国留学的时候,我一次也没给她寄过日本的调料什么的。

我就不一样了,去年夏天去美国,也就两个月的时间,我从上飞机起,就开始吃小梅或者腌海带,一下飞机就去买卷心菜、黄瓜,用盐、橄榄叶和醋腌上。最近,彻子提醒我:“妈妈,腌的东西偶然吃吃还行,每天吃可不行啊。”

不过,彻子吃饭的速度之快也让我瞠目结舌。虽然我们家孩子多,可也从没有“不快点吃就没有”的情况啊,也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吃饭这么快,而且还是女孩儿家。我总是说她:“彻子,你吃得那么快,胃会消化不了的。”

“我不是有意吃得这么快,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在最近的一次全面检查中好像找到了原因,彻子便高兴地跑来告诉我:“一般人吃的东西在胃里要三个小时才能消化,我的胃呢,只需要一个半小时。”

哦,原来人和人消化的速度这么不一样啊。不过,这也不能成为吃饭快的理由啊,我问她:“你在外面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吃得这么快,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我也这么想,所以都特意放慢速度吃,不过还是我第一个吃完。”

唉,虽然是还没出嫁的女儿,但只要健康,这些小事也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