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相亲很可悲

  • 发布时间:2006-05-09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女儿到了年纪,总有人问:“怎么还不给女儿找个婆家啊。”

“哎呀,真是的,结婚也是父母包办的吗?”

“说是这么说,不过,女儿到了年龄,父母就应该加劲努力,多方拜托,让女儿也有这个心意。老是像你这个样子,女儿还不得总是一个人啊。这是父母的责任。”有热心的人这么发自肺腑地劝我。我自己想也没想过这些事,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么被催促着出了嫁,所以我觉得很悲哀,难道女儿有一天也要像我一样,就像抢婚似的被抢去当某个人的妻子吗?

我非常不喜欢“父母包办”这样的字眼,也从来没想过用父母的权限去逼着一个也有独立人格的人去做什么,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行。不过我有时也想,对于结婚这种大事,自己不能这样没有责任感,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先问了问女儿的意见。可能是因为到年纪了吧,她也不是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

“是啊,也许人生都得有婚姻吧,那有没有人能够保证,只要结了婚,就能得到无上的幸福呢?”女儿一副发愁的模样。

“是啊,可没有这样的保证啊。”

要是一般的母亲,大概会说,这要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我却说了些“结婚是人生的坟墓啊”,“结婚可不能你试一试,觉得不行就不干了”之类的话。还说:“双方都无法忍受对方,又有很多孩子,两个人净吵架,这样孩子也很可怜啊。”最后,彻子说:“虽然妈妈说的都是悲观的话,不过反正还有时间,我也不用着急。”每次我们总是达成这样的结论。

我和一个朋友一说,这位贤妻良母把我教育了一番:“所以才不行啊,当妈妈的这么说,孩子多大了也不想结婚啊。”

从彻子二十二岁开始一直到三十岁,情况一直就是这样。

这期间,也有非常热心的人过来提亲,非常仔细地把对方的几代家世、现在的社会地位、工资多少,还有比内行拍得还好的照片都拿来了。因为不是我们主动委托的,这边根本没有提供照片。不过,看到介绍人这么热心,我们也被打动了,觉得也许见一见面也不是坏事。彻子还开玩笑地说:

“这次也许要嫁出去啦!”

双方见了三四次,对方真的条件很好,声名显赫。因为是专门的相亲,那段时间我也忙忙活活地帮彻子准备了三四套洋服、三件外套,但我心里总觉得相亲是件很可悲的事。并不是对对方有什么不满,而是总觉得像是把女儿当做商品摆到了相亲的舞台上。后来,所有的相亲对象都被我们拒绝了。

我觉得很不好,便对彻子说:“这样下去,别人会觉得我们是骗婚的。”彻子自己也觉得和对方见面、再跟别人去喝茶什么的很不妥当,而且那时她在忙着上电视,也很讨厌别人说什么没有对象就在电视上抛头露面之类的,所以之后她再也没有相过亲。

那时,彻子迟迟定不下结婚对象,孩子他爸很着急,经常会嘟囔:“不用管她,就没有好男人过来,把她抢走吗?”

“别开玩笑了,谁像你啊,首先,彻子才不像我这么傻呢,你是不是想着女儿到了年龄了,就赶紧结婚生个孙子,好让你哄着玩啊?”

“是啊。”孩子他爸真的很坦率,他的确很想赶紧当上爷爷。

有一位我认识的朋友,唯一的女儿已经出嫁了。这母女俩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她们就是出去散步也是手拉手。女儿结婚以后,当妈的也是一周过去探望一次。当初女儿结婚,说是遵从本人的意志,其实也是父母催着结的。不过,结婚以后,女儿渐渐越来越喜欢自己的先生了,但是,当妈的呢,尽管这个女婿是自己选的,反而越来越讨厌他了。

婚前就曾经讲好,结婚以后要和男方的父亲住在一起。母亲看到女儿尽心尽意地服侍公公和先生,就觉得自己的女儿可怜极了。后来,公公又生了病,卧床不起。这个女儿长得白白净净,非常可爱,做饭也做得好,家务事也干得好,是个非常出色的媳妇。公公卧床以后,别说是一日三餐,连大小便她也毫无怨言地帮助收拾。先生非常感激她,而她却说:“只是做了普通的事情,再说,我也很愿意照顾爸爸。”真是个值得称赞的好孩子。

可是,当女儿的却哭着对我说:“妈妈经常来,一来就掉泪,觉得我很可怜,还说,我可不是让你做公公的护士而把你嫁出去的。妈妈一哭,我觉得最痛苦了。”

我对她说:“我虽然非常了解你妈妈的心情,但我知道对你来说,还不如听到妈妈训斥你怎么不好好照顾先生和公公让你更好受些。虽然你和先生相处得也很好,可是你妈妈那个样子,好像想让你早点回家去,你的确是很可怜啊。不过,你想一想,这是因为你做得太好了,所以妈妈肯定觉得很孤单啊。你妈妈也不是不懂事理的人,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好好跟她谈一谈。”

这位女儿还说,妈妈每次回去的时候,她都会送出很远,两人喝完茶再分手,这时的分手别提有多难受了。听了女儿的话,我都能想象出来,肯定是两人手拉手到了咖啡店,一边吃糕点,妈妈一边哭着说:“你真可怜啊。”

如果我是这位母亲,我一定会鼓励女儿:“虽然现在苦一点,但是好好做下去吧。你先生也是对你感激不尽啊。”因为我打心眼里觉得这孩子虽然年轻,但真是值得尊敬,我都做不到像她那样。

这位女儿一直照顾了公公好几年,直到公公安然谢世。后来,她和先生商量以后,便让母亲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但好像大家都不是很幸福。

彻子可能是尝过相亲的苦头了吧,总是说,还是和大家住在一起好,也不会觉得寂寞,说着说着,彻子的婚事不知不觉就耽误过去了。

不过,从美国留学回来以后,彻子终于决定离开家,开始一个人在公寓的生活。有时候她回来,会跟我说说心里的寂寞:

“一个人真是没意思啊!削完苹果皮放在盘子里就出去了,下班回来,回到黑糊糊的屋子里,一看皮都干了。”

“不过,安安静静的不也好吗。要么一个人忍受寂寞,要么结婚,还要顾及丈夫,两者怎么也得选一个。这样不也好吗?可以没有顾虑地做电视台的工作。”

听到我的话,她稍微有了点精神,不过心里好像还是有些不甘:“是啊,不过,我进电视台,本来是想等我有了孩子,我就可以好好地给他读书讲故事了。”

“你这么说,好像我和你爸爸朗读都很差劲似的!”

“不是这个意思!”

“肯定就是!”

我们俩的谈话最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关于彻子,我总是这么想:“她总有属于她自己的缘分,还是让她自己来决定婚姻吧。”对一个只见过一次的陌生人,我无论如何也无法了解他的内心,所以,我决不能把这样一个人强加给自己的女儿。我相信我自己能做到这一点,我也只有这点自信了。

在这以后,彻子一直忙于工作,现在还是独身。我们两个人也没有再谈过这个话题,她会自己考虑、自己决定这件事的,我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