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龙川成了波斯菊的世界

  • 发布时间:2006-05-09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由于书被改编成电视剧,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龙川。自古以来,我的故乡龙川就是以农业和奶酪业为主的城市。自从电视剧开始取外景以来,整个城市变得像节日一样热闹。想想也是啊,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的演员们现在来到了“我们的城市”,节日也不过如此啊。

很久以前,我和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们一起度过少女时代的“门山医院”被复原了。“哎呀,真让人怀念啊,就像时光倒流一样。”邻居老人这样感叹,我也频频点头。

在市里,有很多记得我父母的人们,他们看到左藤庆扮演的我父亲,都由衷地佩服说:“哎呀,真的跟老先生像极了!”

我父亲比那个时代的一般人个子高,总是西装笔挺。他穿着长马靴、骑着马去出诊的样子真是威风凛凛,像幅画一样。

拍外景的时候,龙川市的很多人都来给我们做群众演员,看到他们真心地要演好自己的角色,我觉得无比高兴。在剧中,有要使用到马的场面,我们邀请马和它的主人为我们友情出演。这么寒冷的天,等了那么长时间,他们却一点厌倦的表情都没有,马和主人都齐心协力地帮忙。看到这样的场景,我更加感动了。

“原来,我就是在这么善良的人们中间长大的啊。”

正好是寒冬季节,北海道的冬天严酷逼人,但我们的城市里却温暖得像是春天。

故乡人做出来的饭团子和甜酒真是美味啊!

回到东京以后,我和彻子一边大谈故乡的话题,一边嚼着香甜的点心。

“虽说故乡是要远远地思念的,不过最好还是回去一趟,在其中亲身感受啊。”我说。

“真好啊,妈妈有这样能亲身感受到温暖的故乡。我嘛,在东京的什么地方能有故乡的感觉呢?”彻子说。

“妈妈的故乡也是孩子们的故乡嘛。”

左藤庆先生还给我写了一封充满感情的信,上面写着:“虽然我去过很多地方拍外景,可是却从来没有体会过阿朝女士故乡人的这种温暖。”

我不愿一个人独享这种喜悦,便把左藤先生的意思也转达给了龙川的市长先生,以及很关照摄制组的三浦华园酒店的社长先生。对自己的故乡,我充满了骄傲。

虽然人和人之间的爱用眼睛是看不到的,但只要相互信任,相互充满感激,爱是一定存在的。我由衷地感谢将我再次带回故乡的神灵,它让我懂得爱是多么伟大。

不过,摄制组走后,龙川虽然还会有余韵残留,但很快就会恢复为一个被大雪封闭的安静小城吧。我一边反复回想着故乡的景色,一边琢磨着:好容易让全国的人都知道了龙川这个地方,又要让它在大家记忆中慢慢消失吗?

“是啊,可不能让这个机会‘春梦了无痕’啊。”我暗暗下定了决心。那么,怎么做才好呢?

对了,要是在故乡的每个角落都栽上波斯菊……

一个设想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波斯菊绽放的故乡,我光是想想就激动不已。波斯菊的种子也不贵,而且我也听说过,在什么地方还有波斯菊花园呢。把种子分给大家,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还有妈妈们,给每个人一个装花种的小袋子,让大家在每个角落都种上波斯菊。要是再得到志愿者的帮忙,在高尔夫球场和河边也栽上……

“龙川,花的街道”,这样的话语不断在我脑海里盘旋,想法源源不断,无论睡着还是醒着,我心里想的只有这件事。刚开始还只是一个梦想,可是渐渐地就想怎么能实现,不,是无论如何也得实现,我感到了这种责任。

碰巧龙川市邀我去演讲,刚开始还只是一些闲谈式的话,可是,说着说着,我一下子脱口而出:“把咱们的龙川变成波斯菊之城吧,咱们想办法实现吧!”

令人高兴的是,大家都响应我的提议。第二年秋天,每家之间的小道、偏僻的小胡同,都开始有温柔的波斯菊绽放了。再过一年,景色就更加壮观了。

一九八九年,龙川举行了首届“波斯菊节”,有几万人从全国各地赶去参加。白色和红色的波斯菊在秋风中绽放,还有很多特色小吃,吃完年糕还有年糕小豆汤,附近的农家拿来的蔬菜、奇形怪状的巨大南瓜都很快销售一空。还有令人怀念的棉花糖、金鱼捞子,孩子们高兴地吹着带风船的笛子,笛声悠扬,令人愉快。街上人头攒动,一天就这样梦幻般地过去了。

这个时节总是阴雨连绵,以前,河堤还经常坍塌,造成水灾,让大家叫苦不迭。不过,是怎么回事呢?今天,老天爷似乎忘记下雨这回事了。我还很得意呢,“是因为大名鼎鼎的阿朝来了嘛,我是‘晴女’啊。”

不过,雨终于开始下了。到大家回家的时候,雨滴才开始善解人意地落下来,到晚上的时候,真正开始下雨了。从第二天起,就是倾盆大雨了。我看着窗外哗哗的大雨,“要是昨天下雨,那大家准备整整一年的节日不就……”一想到这儿,我很是后怕。

“不要下雨、不要下雨。”这是整个龙川市人的祈愿,老天爷一定是听到了。

就在不久前,又传来一个好消息。在“全国故乡风情展”上,北海道有两座城市的花卉入选,一个是旭川的德国鸢尾花,另一个就是龙川的波斯菊。

看到美丽的波斯菊街道诞生在面前,我非常高兴。我决定把我几十年来收集的欧洲古董捐给龙川市,听说他们把它命名为“阿朝珍藏”,摆在由市迎宾馆改造成的建筑里,有很多人来参观。说是古董,其实都是我喜欢的“新艺术派”风格的东西,并不是那些为了升值而收集的漂亮华丽的东西。它们都是我在外国的古董店里发现的,一看到,我就非常想纳入囊中。每一件都有一段深深的回忆。为了让大家明白这一点,我写了下面这段简单的话语,和古董一起交给了龙川市。

有一对乌鸦母女

老乌鸦喜欢收集闪闪发亮的东西

玻璃碎片铁皮弹子

好多好多

小乌鸦喜欢收集高尔夫球

到处找来好多好多

阿朝也在收集

贝壳玻璃珠的小包

古老的美丽的东西

好多好多年过去

这才发现

自己已经成了老婆婆

彻子笑着听完这些,也慷慨地说:“妈妈,那把我的收藏品也捐到那儿吧。”

她的收藏品可都是些全世界的好东西。和我只选“新艺术派”东西不同,她视野更宽,审美水准也很高。

“要是这样,名字就得改为‘阿朝和小豆豆的珍藏’了!”

如果这个梦想真能实现,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