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被改编成电视剧,却闹出了笑话

  • 发布时间:2006-05-09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有一天,完全没有想到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了。我七十二岁时写的《阿朝来了》成了畅销书。本来,已过了七十岁的我能得到写书的机会,已经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结果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我。幸运来得太多了,简直让我惶恐。

有一天,《朝日新闻》的记者过来采访我。

“请您谈谈您的书成为畅销书的感想。”这是第一个问题。

“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很高兴。”我说。

“您怎么高兴,为什么高兴啊?”记者穷追不舍。

“啊,”我想了想,很坦率地说,“最高兴的是有钱了。我先生是搞音乐的,孩子也很多,当然很穷了。不过,我也习以为常了,但是现在有这么多钱到手了,我实在高兴坏了。”

听到我这么说,记者和摄影师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您的回答很坦率,很好。”

“真的是这样啊。”我强调说。大家都由衷地笑了。

晚上,彻子打来电话的时候,我跟她说起了今天的采访。听完以后,电话那头不置可否地沉默了一会儿。

“怎么了?”我问。

她多少有点不高兴地说:“真是的,说什么钱啊钱的,多俗啊。”

“是吗?是有点不成体统啊。这些社会上的事,我都不懂啊。我才刚开始工作嘛。”

能得到这样的成绩已经很好了,值得庆祝。可是,就算我是这样一个没什么才能的低微之人,神灵居然又给了我更多的惊喜。

NHK第一次告诉我要在早晨的电视剧中使用我的书的时候,我正在丹佛演讲。这个演讲在美国和加拿大巡回两个半月,一年一次,因为恰好是七夕的时候,所以有位记者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七夕巡演”。从夏威夷,到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温哥华、多伦多,一路北上,最后的目的地是丹佛。我在那儿的时候,接到了告诉我这个消息的电话。

打电话的人自称是NHK的电视剧部门总导演,他明快利索地告诉我,想将我的书拍成电视。接到这个电话,我觉得隔在两人之间的太平洋一瞬间消失了。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拿着话筒的手不知不觉满是汗,额头也出汗了。我快要靠到了话筒上,终于,回答道:“好,就这么办吧。”我好像还说了些别的什么,“我很高兴,也非常感谢你们。我还有一周就回日本,回去以后咱们再详谈吧。我想跟彻子的事务所也说一声。”

放下电话,在美国的工作似乎也变得愉快起来,甚至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个电视剧制作专家了。这一晚我怎么也睡不着,一想到自己的书要改编成电视剧了,各种念头都一股脑地涌到脑海里。突然,我想起十几天前的一件事来。

我在洛杉矶的时候,好朋友东乡真子的丈夫费洛·卡斯洛斯为了欢迎我,开了一个宴会。当时,电影《教父》的音乐制作人弗兰兹·科普拉的父母也出席了。费洛先生和老科普拉先生关系很好,而我以前就很喜欢他的音乐,在宴会上,他自己也说想去一趟日本。

“好,音乐就让老科普拉先生来做吧。”

事不宜迟,从美国打给日本比日本国内电话还便宜,我就赶紧给在日本的真子打了个电话。

“我的书要被NHK改编成电视剧了,我想电视剧的音乐就拜托老科普拉先生吧,你转告他一声。还有,我们可能出不了像美国那么高的价钱啊,拜托了!”

好了,音乐的事搞定了,下面就是女主角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制片专家了。不解世情真是可怕啊,我以为要是自己的书被改编的话,从演员到音乐什么的都是我说了算。

终于,我带着满脑子的想法回到了日本。傍晚到家的时候,约好的NHK的总导演一行六七人已经在会客室等着我了。听完大概的说明以后,我就郑重其事地开口了:

“上个月接到您的电话以后,我已经委托科普拉先生来制作音乐了,而且我还说了,我们付不了那么贵的报酬。”

听完我的话,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好像在说:“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呢?”一时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是擅作主张了。

我还以为从脚本到制作都得自己做呢,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而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连脚本都委托给金子成人先生了……

唉,真是丢人啊。不过,即使到了这个年龄,还有很多刚知道的、要体验的事情。人生真是个舞台,充满了波澜和冒险,让人心跳不已。

我第一次体验的还有很多事,记者见面会就是其中之一。第一次记者见面会是为我举行的,第二次,是决定女主角的时候召开的。

“请问女主角决定以后,您现在的感想是什么?”有记者大声提问。我抬头一看,好家伙,全是一排排的照相机。

“请往这边看!”

“这边!”

摄影师们毫不客气,劈里啪啦照个没完,我一直微笑着,肌肉都快痉挛了。终于,我实在受不了了。

“别照了,我又不是女主角。我可不是什么明星。”说着,我一下子趴到了桌上,大家哄堂大笑。

仔细想想,都这把年纪了,我也不能老藏着啊,于是,我定定神,坐直了身子,决心好好回答问题。

“请问,您现在心情如何?”记者们还在追问。

“啊,像是天上掉馅饼。”

全场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希望女主角有什么样的演技啊?”

“这不是我演,应该是女主角演出一个自己的黑柳朝。”

“妈妈的书被改编成电视剧了,作为女儿的彻子是怎么说的呢?”

哎呀,来了,不知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记者的语调里有一种居心不良的味道。

“她会为我高兴的,虽然我们没有专门谈过这件事,但是我们家教育出来的孩子,都是会与妈妈共同分享喜悦和幸福的。”

总的来说,记者会的整个过程气氛很好,令人愉快。会场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大笑。主持人最后不得不说:“这样下去没法结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不过,通过这种体验,我也了解了演员这个职业的辛苦———面对着相机,真像是刀俎上的鱼肉,因此,我也更加体会到女儿的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