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岁的社会人

  • 发布时间:2006-05-09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先生去世后,剩下我一个人,因为既没有储蓄也没有养老金,我只有靠工作养活自己。可是,谁会雇佣一个没有做过像样工作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呢,按理说,我是会感到无依无靠、很是烦恼的。

可是,幸运之神突然垂青起我来,在先生去世前大约一年半的时候,有人向我约稿,让我写一本书。

一下子就写一本书不免有些惶恐,为了先练练笔,我就先从杂志上的连载文章写起,渐渐形成了一本书。《阿朝来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在先生逝世前五个月的时候,终于要出版了,在报纸上也登出了大幅广告。

有一天,我正在厨房干活儿,先生提溜着报纸,跑了过来:

“孩子他妈,不得了了,你的书要出了,你知道吗?”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当然知道了。”我说。

“那你有这本书吗?”

“有啊,肯定很糟糕。”

“求求你,给我看看吧。”

于是,先生花了一天把它看完了。还给我的时候,夸奖说:“很好,是本好书。”他是个喜欢挑刺、不太夸奖别人的人,所以,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不过,我很头疼,要是彻子见到怎么办啊。”我说。

“为什么?”先生一脸纳闷的神情。

“她现在已经很有名气了,我可不想跑出来妨碍她啊。她要知道我出书,肯定不高兴。”

“这么客气干什么啊。她是妈妈生的孩子嘛。你的书又写得这么好,不用担心的。”

虽然先生一个劲地鼓励我,但即使到现在,我已经写了好几本书,心里也总有这种想法———可千万不要妨碍女儿啊。

现在我也是大着胆子擅自把女儿的事写了出来,一边写一边惶惶不安,写的都是父母亲如何爱护、关爱孩子。事实上,孩子也看到了父母的争吵,听到了母亲的叹息,知道做女人的辛苦,对此,她也感到了厌烦吧。

彻子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或许也是因为这些往事的影响吧,或者是整天与父母弟妹在一起的十年已经让她受够了,希望能一个人清静地生活吧。总之,是有很多因素的。

世界上的事往往可遇而不可求,一旦有了工作就真诚地去接受、去努力完成,不和别人背道而驰,这就是支撑彻子的信念吧。她的外婆是基督徒,外婆的信仰和祈祷也深深地渗透到了彻子心中吧。

有一天,彻子问我:“你和爸爸的结婚纪念日是哪一天?”

“恰好和爸爸的生日一天,干吗?”

“今年正好是五十周年啊,大家都来吃蛋糕庆祝吧。”彻子兴致勃勃地说。

我有点不好意思:“算了,而且说不定明天就和你爸分手呢。”

我的回答很奇妙,也许算不上是个高尚母亲应该说的吧。不过,孩子他爸当初像抢婚似的把我娶进了家,然后就一个接一个生孩子,为此我心中一直闷闷不乐。作为一个女人,我也想经历恋爱的幸福和失恋的痛苦啊。

“那就更得趁现在庆祝一番啊。”彻子说。别的孩子也都兴致颇高,我们便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做了菜,又煮了红豆饭,心里还在嘀咕:“什么嘛,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还要我自己做饭!”

从早上开始,孩子他爸就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忙着写什么东西。他平时很少写信,只是有时候给学小提琴的徒弟们写点东西,内容也就是希望他们能记住的音乐的解释啊演奏技巧啊之类的,而且都是写在报纸的宣传广告背面。这次他写的是给孩子们的谢辞。

孩子他爸那天的样子我现在还历历在目。他像往常一样,先是边查字典边写完草稿,又修改了一遍。宴会上,他拿着那张纸片,有点结结巴巴,却是非常出色地含着热泪背完了谢辞。

下面就是结婚五十周年的时候彻子给我们的信,和孩子他爸的答谢信。虽然我是个疏于整理的人,但是,感谢上帝,这两封信都完好地保存在我手上,现在就把它们公开吧。

彻子的信:

我们亲爱的爸爸妈妈:

首先祝贺爸爸的生日和爸爸妈妈的金婚纪念日。

虽然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但是你们让我们看到了两人携手走过的了不起的人生历程,我们从心里想说声“谢谢”。

我们祈愿来生再成为你们的孩子。从今往后,请为了我们和孙子们,为了我们大家健康地活下去吧。这是我们的请求。

大家为了庆祝你们五十周年的金婚,特地凑了五十万元,请收下吧(现金随后附上)。就请用在你们两人身上吧。

爸爸的信:

今天,你们为我们举行了这样一个美好的聚会,谢谢了。把彻子和弟弟妹妹们培养成人的,都是你们的妈妈,所以我才能一直拉自己喜欢的小提琴。

那场不幸的战争让很多人明白了诸多道理。在战争中和战后,我们家所遇到的种种艰辛,也是靠着你们的妈妈才得以克服,所以大家才会有今天。你们的妈妈把你们,包括已在天国的明儿,都培养成了性格温柔的好孩子。

我非常幸福。对于这样一个美好得让我受之有愧的宴会,我从心里感谢神明,我祈愿大家都永远幸福,谨以此致谢。

看着先生的信,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不管写得好不好,它让我反省,和他纯洁的人性相比,我是多么恶俗的一个人啊。

聚会后,彻子便把大家凑的五十万元拿来了,我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高兴得脱口而出:“太好了!”把大家惹得捧腹大笑。

“妈妈,这个钱,不是让你们存起来,你们用这个钱去旅行吧。”彻子又叮嘱我。于是,第二年春天,趁这笔钱还没花光,我们俩到美国旅行了一趟。我们原来没有举行过结婚典礼,也没有拍照片,所以,我们就在洛杉矶一个叫老街的地方,穿着租来的结婚礼服照了仿古风格的纪念照片。

三年后,先生由于心肌梗塞突然倒下,被急救车送到医院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紧急抢救,但是没有用。临终的时候,他一个劲叫我,医生把一直等在走廊里的我叫进了房间。

一听到医生说“你可以进来一会儿”,我就飞奔着跑到先生的床前,大声地叫着他:“孩子他爸,马上就好了,打起精神来!”

我左手握着他的双手,另一只手从管子下面抱着他的身体。

“孩子他妈,我会死吗?”

他像个小孩似的问我,而我从来没有想过先生会离我而去,便大声斥责起他来:“胡说!你怎么会死!”

先生微微地笑了,看着我的脸,轻轻点点头。这成了最后的告别。

贝多芬临终时说的是:“喜剧结束了,该落幕了。”某一个科学家临终的遗言是:“再给我一点光!”而孩子他爸的遗言是多么天真啊。

和孩子他爸生活的这五十三年,我没有后悔。孩子们也说:“爸爸是一个纯洁的、没有卑劣之处的人,是一个让大家都引以为荣的值得尊敬的父亲。”我也不再觉得当初的结婚是抢婚了,近来我真的很感激我的先生,我其实也是被他培养成熟的啊。

先生去世后的第二年,母亲节,彻子送来了花和卡片。卡片上是这么写的:

妈妈:

很遗憾,这么早就迎来了第一个没有爸爸的母亲节,有很多夫妇没有过到金婚就永别了,所以爸爸妈妈还算幸运的。不过,我希望妈妈以后不要那么寂寞。

和卡片一起送来的,是大把的紫色康乃馨。

我生日的时候,彻子也送来了卡片和鲜花,卡片上写的是:

爸爸去世以后真是觉得空荡荡的,但是妈妈你有了工作,真是太好了。不管怎样,能凭着自己的力量做到这点,妈妈,你真是了不起!爸爸也会高兴地支持你的。只是要注意,不要老解不下大便哦。我一切都好,回头见!

因为我总是爱便秘,所以彻子特意在信里开了个玩笑。

不管怎样,在我七十二岁的时候,居然获得了成为一个独立女性的机会,这真是神灵赐予的通情达理的安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