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了女儿的光了

  • 发布时间:2006-05-09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各种各样的母子关系。我先生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婆婆,虽然有一个女儿、三个儿子,但是几乎连儿子们的家都很少来。不过,和女儿的关系倒是完全不同,小姑子结婚后,婆婆也一直跟她生活,从早到晚母女形影不离,出去的时候还手牵手,亲密得很。我还曾经跟丈夫唠叨过:“什么嘛,哪像是母女,简直像恋人。”

婆婆是地道的江户人,非常符合“长腿苗条女”这样的说法。她是日本桥一间很大的药房老板的独生女儿,从小就被家人视为掌上明珠,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当时是一位医生的公公。不过两人的年龄差别很大,婆婆还没到三十岁就成了寡妇,那时她最小的女儿才七八岁,我家孩子他爸十岁左右。

她年轻的时候就一直盘着发髻,现在到我家的时候还总是穿着有黑色条纹的和服外褂,即使孩子他爸在家,也经常是没说两句话就走了。有一次,和孩子他爸年龄相差最小的哥哥来我们家,孩子他爸便问:

“阿修,你喜欢妈妈吗?”

这位被兄弟们叫做阿修的哥哥一听,回答说:“傻瓜,又不是夫妻,又不是因为喜欢才成为母子的,说什么喜欢不喜欢啊!”把孩子他爸好一顿责备。

彻子刚出生的时候,婆婆有一次前来祝贺,我正好在给孩子喂奶。那时,我的乳房丰满得像个奶瓶,奶水很足,但是乳头内陷,孩子不容易吮吸,所以,作为一个新妈妈,我每次给孩子喂奶都得费很大劲。

婆婆瞥了一眼,便冲我说开了:

“朝子你这样的大乳房,喂孩子可不太好,虽然奶水足,但是会堵住孩子的口鼻,所以孩子容易累,这样一歇下来,乳房里就会剩下奶水。还是那种小小的、碗状的乳房好,奶水不会剩下,而且婴儿越吸越多。”

这下可捅马蜂窝了,孩子他爸一听,当场就脸色变白了,气冲冲地说:

“现在也不可能再换一个老婆,你看彻子胖乎乎的,她妈妈的奶水最好了。你要是来挑毛病的,还不如不来,赶紧回去,回去吧。”

场面真是剑拔弩张。婆婆虽然了解孩子他爸的脾气,可是因为很长时间不住在一起了,可能忘了他这个爱发火的毛病了。我一边哭一边责备丈夫:“你怎么能对妈说这样的话呢?”又对婆婆一个劲地道歉:“妈,对不起啊,我和妈想的一样。”当时很是尴尬,孩子他爸“冬冬”地跑到二楼去了,婆婆也早早回去了。

和儿子见面就这样,所以,她和儿子们渐渐都疏远了,只愿意和女儿待在一起。

我丈夫从小就特别淘气,让公公很是头疼。下雨的时候,他脾气更坏,公公出诊不回来,他就歇斯底里地大哭大叫。他本人也说自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

不过他也有温柔的一面。十三四岁的时候,还曾经带着三四个拖鼻涕的小孩到附近浴室去洗澡,把每个人都洗得干干净净。从彻子开始,我们家孩子从小到大也都是他一手给他们洗澡。无论工作多晚,无论回来有多累,他都要和孩子们一起洗澡。孩子他爸自己也非常自得,总是炫耀说:“怎么样,我给他们洗得干净吧。”

彻子小学的时候当然不用说,到了中学,这个习惯也一直保留着。有一天,彻子跑来找我:“妈妈,以后我不跟爸爸一起洗澡了。”

“那你就和爸爸说呗。”

她好像就跟爸爸说了:“爸爸,我这么大再跟爸爸一起洗澡会难为情的,所以,我以后就不和爸爸洗了。”结果弄得孩子他爸一脸寂寥地对我说:“彻子说她不喜欢和我一起洗澡了。”

跟什么都讲究完美的丈夫相比,我无论是做饭,还是给孩子洗澡,都手脚麻利,但都是粗枝大叶。小的时候我就在男孩堆里长大,玩的也是爬树、钓鱼这类的游戏,再加上小学毕业后就住集体宿舍,所以我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女人味。

不过,在爱孩子这点上,我是不比别人差的,孩子们也都早已在社会上独立,各自创造了自己的天地。和孩子们相比,我在这方面只是个踏上社会还不到十年的职业人。

除了做母亲之外,我是一点自信也没有,即使写了书,也别提什么签上字给孩子看了,就是孩子说要看,我也是偷偷地塞给他一本。彻子在写书这方面是老前辈,在她面前,我更是把书全都藏了起来。上电视、去演讲,我也是偷偷摸摸,不想让她知道。虽然她经常跟我说:“妈妈,不用介意这些事。”但我还是担心会让尽心尽力工作的女儿名誉受损。

我写了一本书以后,不断接到出版社的约稿,演讲的工作也增加了。这时,女儿给我写了一封信:

爸爸去世以后,本来妈妈也许会寂寞吧,您竟反而成了职业女性了,而且是一举成名,谁都模仿不来,我想这样的事情真是个奇迹。我很高兴,这是因为妈妈有自己的个性和魅力。无论去哪里,人们对妈妈都是好评如潮(不是奉承,是真的),我想告诉您,我真的从心里为您感到自豪。希望您健健康康,加油干吧!

小豆豆〓〓

看完以后,我心里一下子热乎乎的。我不知道女儿是怎么想的,我自己一直觉得靠沾女儿的光出名,对这一点,我心里一直觉得很是不光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