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宣传艺人的母女

  • 发布时间:2006-05-09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活泼健康的彻子渐渐长大了,要上学了。等啊等,终于等到四月了,我们决定让她上附近的小学。

红色的双肩书包、铅笔盒、铅笔、橡皮,一样一样都买齐了。不光是女儿,连我也兴高采烈地等着那一天。

她很喜欢那个双肩书包,连上厕所的时候都背着。书包里面的东西还不满,所以一走起路来就哐啷哐啷响,家里到处都能听见这种声音,我在厨房做饭时也不例外,有时候还能听见她断断续续的可爱的歌声,我觉得自己也成了要上学的小学生了。

说是背书包,其实是女儿小小的身体被书包淹没了。对她来说,开始上学是迈向成人世界的第一步,她连言谈举止都带上了大人味,让我觉得既高兴又有点寂寞。

一片玫瑰色的世界在即将入学的她的眼前展开了,她也变得像一年级小学生了,每当我让她干什么事情的时候,她总是回答“嗨”,就像在回答老师一样。她的脑海里肯定浮现出了上课的情景吧,老师说:“彻子!”她就回答:“嗨!”

就这样,终于等到了入学典礼,如此憧憬的小学生活当然快乐无比了。每天傍晚,就听见她进门的声音:“我回来了!”接着便会把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地说给我们听。我也以此为乐,每天都盼着她早点放学回家。

那个时候的她就像一个小精灵,给家里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对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家里人会一起惊讶、感动,或者哈哈大笑。

不过遗憾的是,这种幸福的情形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第一周快结束的时候,我就被班主任叫到学校去了。会有什么事情呢?我和孩子他爸都很纳闷。不管怎么说,还是去看看吧。

“她太活泼了,上课时不是和旁边的小朋友说话就是看着外面,老师要是问她:‘黑柳,刚才老师说什么了?’她倒是能够一五一十地答出来,不过总是动来动去不得安宁。”

她的班主任是一个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年轻老师,二十一二岁,第一次带学生,好像多少有点神经质,面对一个不符合模范学生标准的孩子,好像很头疼。

不过,受到警告的我倒是想:

“我的孩子就是这样,这种表现已经算好的了,孩子要是不活泼,那可就难办了!”

所以,与其说是反省,倒不如说我很同情为这种事而生气的老师。这件事过了十天左右,我又被老师叫到学校去了,这次是因为彻子自己在《窗边的小豆豆》里也写过的“难忘的宣传艺人事件”。

她上的小学在一条商业街上,说是校园,其实只是巴掌大的地方,前面就是一条热闹的大马路。一次上课的时候,传来了宣传艺人的演奏声,彻子就打开窗户大声叫道:

“宣传艺人叔叔,到这儿来!”

宣传艺人就真的过来,对着教室的窗户开始表演了。虽然只持续了三分钟,但是不用说也知道,学校的课是没法上了。

我平时和她上街的时候,要是碰上宣传艺人,那可要命了,两个人会一步不离地从头看到尾,还会不断发出欢呼声。有一次,一个五人组合里有个吹单簧管的吹得非常好,我就对一旁正屏着呼吸看得目不转睛的女儿说:

“那个吹单簧管的吹得真不错啊,肯定是本来想像你爸爸那样进乐团的,不行了才做这行的。”

宣传艺人有点像今天电视里的商业广告或者是大街上走来走去的推销员,到了人多的马路上,就会停下来做宣传。那个时候,吹单簧管的都戴着女性用的假发,抹着白粉。

刚开始我真以为他们是女人,但声音却怎么也不像,再看看他跳舞,那和服里时隐时现的脚上居然长了很多毛啊,我才渐渐明白过来。我可憋不住这么大的发现,赶紧跟女儿说:

“彻子,彻子,快看,快看那只脚,原来是个男的啊,真是装得挺像的啊。”

这种话,一般的母亲肯定是不会说的吧。

总之,彻子喜欢宣传艺人是受我这个妈妈影响的,这次闹出这么大的事,也肯定是她觉得这样会让大家高兴才做的吧。

不过,她的班主任可让别的老师们臭骂了一顿,这么年轻的老师,心里一定不好受。

听老师说了事情的原委,我当然是再三道歉,不过回到家后我一个字也没和女儿说。虽然我能理解这给学校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但对我来说,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如果见到宣传艺人一点也不觉得好奇,那倒有些无趣了。就是那些其他的孩子,大概也会把那一瞬间的惊喜看做是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吧。

我这样的家长可能是太娇惯孩子了,不过,我总觉得父母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其实是很短的,还要除去上学、睡觉的时间,实在是所剩无几。我暗自下定决心,决不在这样宝贵的时间里跟孩子张牙舞爪、歇斯底里地大发雷霆。

彻子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恐怕她也被老师训了一顿吧,但她一个字也没有提。以后,她又惹了很多麻烦,每次我都会被老师叫到学校去,受一通警告。我从没打算和她说什么“就是因为你,妈妈被叫到教研室挨了一顿训”之类的话,我只是把它当做一个故事,饶有兴趣地提醒她注意。

但是,我一直在留意有没有合适的学校,可以宽松地教育像彻子这样的孩子。这时,我听说了自由之丘的巴学园实行自由教育的事情,于是瞒着彻子悄悄地去见了巴学园的校长先生。

见面以后,我没有顾忌什么面子,一五一十地把情况作了说明。回来的路上,我心里很激动,我相信,如果彻子能被这所学校接受的话,对她一定是好事。

巴学园一共有五六十个学生,有一个礼堂,没有教室,只有几辆东横线铁路淘汰下来的电车,上面写着算术教室、理科教室等等。每科的老师都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分别发给当天用的不同的讲义。

孩子们拿着讲义自己学习,有不懂的地方就去问老师,都学会的孩子可以去游泳、捉迷藏,随便干什么。孩子们当然有学得快的,也有学得慢的,在这所学校里,如果还有孩子没学会,老师是绝对不会不管不顾地往下进行的。等每个人都得了一百分之后,大家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了。

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所学校,便跟彻子说:

“在自由之丘有一个很好玩的学校,要不要去看看啊?”

刚上学的她是不会想到还有别的学校的,我也觉得带她去看看,她会喜欢那个学校的气氛。

于是,我们带着“只是去看看”的想法,领着她踏出了去巴学园的第一步。这以后的巴学园生活,彻子在她的《窗边的小豆豆》里有详细介绍,我就不多说了。

看到她这本书的时候,我真是感叹,那么小的时候的事情,她居然到现在都记得。看来,转校对她来说真是个正确的决定,我也终于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