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命就交给您了

  • 发布时间:2006-05-08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一天,丸子突然跑来了,“下午没事了,要不要去哪儿玩玩?”她出生在熊本一个农民家庭,十八岁的时候想学西式裁剪,便到了东京,在那儿遇到了现在的丈夫。因为她的夫君是移居美国的第二代日本人,所以她婚后便住到了旧金山。她的三个孩子和丈夫也经常来我家玩。

听说她刚出生的时候圆圆的、胖乎乎的,像个小丸子,所以她爷爷便给她起了这个名字。她笑着告诉我,小的时候,她特别讨厌这个名字,不过现在倒是很喜欢。她刚过五十,性格开朗,很有朝气,给人的感觉真的是圆乎乎的,很是可爱。

“好啊,好啊,在邮局前面一点就有个二手服装店,每次路过的时候我都想,一定要进去看看。”

我们两个人便兴冲冲地赶过去了。到了店里,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不知不觉别的客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们俩,还有六十岁左右的女店主和一个很优雅的女客人。

“你是芭蕾舞教师吗?要不,就是教音乐的?”

突然,女店主这样问我。

“我女儿是跳芭蕾的,音乐嘛,我先生和儿子拉过小提琴,也不能说不对吧,我以前也做过一点与声乐有关的工作。”

忽然,女店主开始用优美的嗓音唱起歌剧来,我也随声附和,她高兴地接了下去:

“在屋顶拉起小提琴,太阳升起,又落下———”

要是普通人,恐怕会觉得她是不是有点精神失常吧,而我和丸子,还有另外一个客人却拍手喝起彩来。

“Wonderful!Wonderful!”这个下午意想不到地愉快。

店主双手握在胸前,做梦似的回忆着:“结婚以后,为了养育孩子,我就告别了舞台,以前我可是一个受观众喜爱的演员呢!”

真有意思啊,在想不到的地方,居然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小小的音乐会。

有人的地方都是共通的,如果信任别人,敞开胸怀快乐地生活,就会遇到小小的奇迹。

回去的路上,动听的歌声似乎还萦绕在我们耳边,我不由得不胜感慨地对丸子说:“人们都说幸福是自己创造的,一点不假啊。一个人闷坐在家里,幸福可不会自己跑过来啊。”

有一天,杉山夫妇带着我参加了龟千代夫人的生日宴会。

她是在美国的第一代日本人,今年已经一百岁了。

我其实并不太喜欢像宴会这种人多的场合,不过对方可是一百岁的老人啊。在美国拼搏到这个年龄的女人,是很难遇到的,我也想以之为楷模。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出席了宴会。

这个宴会是她两个儿子提议举办的,参加者有在美国的第二代日本人、美国人和日本人,不过大家说的都是英语。

这天的主角高桥龟千代夫人身材娇小,穿着媳妇们送的华丽的粉红色连衣裙和外套,始终在微笑着。

很多人上台讲话,由衷地赞美着龟千代夫人。最后当主持人宣布“特邀嘉宾”上台的时候,居然叫到了我的名字。我什么思想准备也没有,正舒舒服服坐在椅子上,听到自己的名字,我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当然不可能拒绝了,否则太失礼了,我只好强作镇定地走到麦克风前。说完祝福的话之后,我坦率地说出了此时此刻的真实想法:

“在美国这块土地上将子女们培养成人,可想而知付出了多少艰辛,龟千代夫人,您真的辛苦了!”

最后,我是这样结束发言的:

“虽然我今年已经八十岁了,但是,二十年后,当我像您一样一百岁的时候,请还像今天这样欢迎我吧。我也要向你看齐,让我们一年接一年地活下去吧。龟千代夫人,我的命就交给您了。”

全场爆发出一阵大笑,第二代日本人虽然不会说日语,但据说都能听得懂。

日语里经常有“捡到年纪”这种说法(意思是“上了年纪”),我遇到龟千代夫人,可真是“捡到”了年纪啊。

在这次宴会上,我还遇到了一位在山口县传教很长时间的美国牧师,他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遇见我,他显得很高兴。

后来,他还专程登门拜访,和我聊了他怀念的日本食物等很多事情。聊到最后,我拿出了一点腌萝卜,他凝视着,切下一片放在左手的掌心里。

“刚开始的时候,我怎么也吃不惯,后来倒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好吃的咸菜了。”说着,他便把腌萝卜放到了嘴里。

“这么吃下去,再喝点茶,真是回味无穷啊……好吧,咱们就说到把它吃完为止吧。”

“就是在日本乡下,这种场景也很少见了!”

我们就这样一边聊天一边喝茶,我几乎忘了对方是个美国人,觉得自己仿佛不在美国,而是在日本的乡下。

我还去了这条街上的教堂,来教堂的人都是些衣着淡雅、品味很高的人。做完礼拜之后,大家会在大厅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我一坐下来,便有两三个女子走过来和我聊天,我们聊了很多,最后她们还亲切地叮嘱我说,下周一定要再来啊。不过遗憾的是,如果你的英语不够好,是全然听不懂牧师的布道的。

经过这半年的“冬眠”留学生活,我得到的体会是:人生中永远不会有“太迟”这一说法。想想看,这次的留学,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作出的决定。

以前,上音乐学院是女校的老师劝说的结果;结婚呢,与其说是我自己选择的,不如说是“总要嫁人的”这一想法的消极产物;写书、演讲也全是别人劝说着我才去做的。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件事是我自己积极主动去做的,真是让人震惊啊。

现在,终于能写点什么、说点什么,能赚到钱,能自己生活了。我自己决定在美国生活,花了八十年时间。现在终于可以无所顾忌,自由地生活了,我不由得暗自得意。

现在这个家里,橘树已经硕果累累,花儿满院盛开,还会有松鼠和美丽的鸟儿过来做客。

好吧,就这样快快乐乐地活到一百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