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猎艳

  • 发布时间:2006-05-08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下面这些事要是让彻子知道了,恐怕她要责怪我了。

在我的书房前面有一片草地,草地前面有一条大概五米宽的马路,隔着马路能看见那边的草地和房子。

我在这里生活以后,和邻居的关系都很好,见了面都会打招呼。我很喜欢在花园里给草地浇浇水,看看花有没有生虫子。有时候弯着身子捏花苞的时间久了,我就会“啊———”地一声,舒舒服服地伸个懒腰,就像欢呼“万岁”那样。

这个时候,我会看看周围,各家也都在精心料理庭院。四目相接的时候,我们会隔着马路大声打招呼,“Hello!”“Good morning!”互相挥挥手。我很喜欢养花,就是待在外面一整天也没关系。不过,美国人的养花热情也是让人惊叹。在天气好的时候,妻子或丈夫都会在院子里侍弄花草。

我渐渐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住在马路另一边的杉山夫妇那边的十户人家,不管有没有孩子,都是夫妻恩爱的上班族家庭。而住在我这边的九户人家,不知什么原因,都是些快乐的单身女子。我家右边住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还养着两只大狗。

有时候会有一个男人开车过来,带走两只狗,到傍晚的时候再送回来。要是送晚了,我也跟着担心起来,会胡思乱想:这是以前分手的丈夫过来带狗散步呢,还是她的儿子呢……

把这件事跟杉山先生一说,还被他笑话了一顿:

“光听说有分手的丈夫过来看孩子的,哪有分手以后还有带狗散步的义务,或者是跟狗见面的权利的啊?”

正对面的那家是我已经提过的当警察的那位,每次碰面,他总要郑重地对我说:“有事给我打电话啊。”这些人好像比赛似的,争着把花园弄得漂漂亮亮,出门时实在是赏心悦目。

和东京的忙碌相比,这里安静得像另一个世界,待在家里一天也不会觉得厌烦。到了早晨六点,就开始有跑步锻炼的男男女女了,也开始有遛狗的人了。领着狗的人们通常会滔滔不绝地聊起天来,小狗们就会安静地待在主人的脚边忍受着无聊的时光。

一大早起来,怎么会有那么多话可聊呢,真是让我佩服。不过,对于狗儿们来说,要是一雌一雄,也许没有比这更愉快的时候了吧。

领着狗的人们当中,最老的是一个九十岁左右的老头,走路晃晃悠悠,似乎好容易才能站稳。天气暖和的时候,他就会牵一条跟他很般配的、体型比较小的狗登场。

这条狗全身的毛都掉光了,像一只饿坏的老鼠般消瘦,看来仿佛是和这位老人同甘共苦过来的。对这么一对甘苦与共的主仆,我还偷偷摸摸地从窗户偷看,好像有点对不起人家,可能是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有些感慨吧。

和老头相比,从我房前经过的老婆婆们一个个都精神抖擞,腰板笔直,这也许是因为女人们不管多老,在家里总有很多事要做,所以不会失去自己的梦想吧。到底还是女人们更加天不怕地不怕,更有韧劲啊。我这么想着,每天都乐此不疲地眺望窗外。

到早晨七点半、八点的时候,去上班的人们就会出现在这条马路上。我渐渐注意到一位年龄和我相仿,或者差不多(不,是差很多),看起来也有五十岁的男子来。反正是玩,不看白不看吧。

“好,找到了!”

我的梦中情人终于出现了。不过,不是每天都会看见他,有时候我没守在窗边,有时候是这位先生没有准时登场。

有一天,碰巧下雨,他穿了一件漂亮的雨衣,比平常更匆忙地大步走了过去。

“哎,雨衣原来能把人变得那么精神啊。”我感慨万分,把这事跟阿峰一说,她兴致勃勃地跟我约好:“下次一定要指给我看啊。”

终于有一天,这位先生穿着西服走过来了。

“阿峰,他来了,快来快来!”

飞奔过来的阿峰和我把脸贴在窗上,向外张望着。

“可配不上您啊,不般配,应该更年轻、更帅点才好嘛。”阿峰说。

“你也该想想我有多大啦,他穿雨衣的时候可帅了,下次再指给你看。”我说。

等啊等,终于下雨了,两个人又趴在窗边张望,那位雨衣先生过来了。

“看,看,过来了!”

“那位啊!”阿峰一副无法相信的神情。

“是啊,是啊,挺帅的吧!”

“您不觉得比上次见的时候高很多,也年轻不少吗?”

“啊,这么说,是显得年轻了!”

“肯定是另外一个人。”

从那天起,我就拽着阿峰一起开始窗外猎艳了,两个人拼命想搞明白真相。是、不是,两人争来吵去,终于达成了一致。

其实有三个人,一个是我总说的穿西服的那位,而穿雨衣的有两位。

“我真没察觉到,原来穿雨衣的有两个人啊,真是把人搞糊涂了,算了算了,我一个也不要了。”

反正已经得到很大乐趣了,我就宣布都放弃,我这么一说,阿峰便半开玩笑地添油加醋:

“不过,三个人当中最年轻的那个,和穿着西服摇摇晃晃的那位可差了将近二十岁哦。”

“最近很少见男人了,所以才会弄错嘛。”

唉,真是麻烦,于是,我们的窗外猎艳也就告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