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的海外特派记者

  • 发布时间:2006-05-08
  • 来源:《小豆豆与我》 
  • 字体:

出院以后,杉山夫妇还是不断送来吃的东西。住院的时候,由于担心医院的饭菜不合我的口味,所以一日三餐都是他们精心准备的。一直到出院,还是受他们照顾。

“朝子,可不能光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医生说了,青菜、鱼、海藻、水果,都得吃啊。”偕子拿来了她亲手做的各式各样的菜肴。

“就好像是彻子在身边啊,这家伙也是整天说什么营养均衡啊,妈妈光吃自己喜欢的点心可不行啊!”我说。

从出院到现在,我还是整天躺在床上。

杉山先生要求很严格,总是提醒我:“老这么躺着,以后可走不了路啦,快起来!走几步!”

“疼,疼,不行,不行,我还站不起来呢!”

但不管我怎么抗议,都是对牛弹琴。他把我从床上抱起来,把我的脚放到地板上,就是拽着也要让我走几步。

“好,今天就到这儿吧!”杉山先生说道。接着就到读书时间了,床上堆了很多杉山先生从公司带来的报纸和杂志。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我自己可以坐起来了,于是,一到时间我便和阿峰一起坐在椅子上,正襟危坐地等待着“杉山医生的查房时间”。

“今天自己从床上起来几次啊,走了几次啊?”这个“医生”可真是严格啊。不过,要是没有杉山先生这么严格监督,像我这样的懒汉可能会成天赖在床上,也许到现在都站不起来呢,想到这里,真是让我毛骨悚然。

现在,我又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活动了,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做自己想做的事真是幸福啊!这件事还让我发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早晨起来,刷牙、洗脸、梳头、洗澡、换床单、准备早餐、吃饭,然后洗衣服,这些事情对健康人来说很简单,但是,经历过“不靠别人的帮忙就什么也干不成”的日子后,才会知道健康有多么重要。

今天是旧金山多年未见的暴雨天气。狂风大作,树木被吹倒,电线杆也断了,“啪”地一声,电也停了。到了傍晚,天色一暗,寒冷也随之而来。

我和阿峰正说着“真有点害怕啊”,这时,偕子带着蜡烛过来了,还带来了几个漂亮的烛台,帮我们在床边点上了十几支颜色可爱的蜡烛。屋子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似乎连寒冷也减弱了不少。

这时,从屋外传来“砰”地一声,似乎是发动机的声音。

“干什么呢?”我慢慢挪动身子朝外看了看,前面那一家的灯竟然亮了。

“啊,想起来了,前面那一家的男主人是警察,说是就算停电了,也能用自家的发电机发电,真是不假啊。”

我刚搬来的时候,虽然不了解美国的风俗,还是带着礼物上左邻右舍打了个招呼。当时,这家的女主人就指着五十岁左右的丈夫说:

“他是警察,有什么事马上就能跑过去。”

“开玩笑吧!”我还有点怀疑他究竟是不是警察。“真的哦!”他还拍着胸脯保证。

很幸运,只隔着一个街区的杉山家还没有停电,他们给我们送来了装满热水的水瓶和热乎乎的食物。

“吃个烛光晚餐也不错啊,反正电到半夜才能修好,现在就吃吧!”大家说。于是,我和杉山家的独生女露丽,还有阿峰三个人在烛光中坐到了餐桌旁。

“真像回到了原始时代啊。”三个人不禁雀跃起来。

“感觉像在野营啊。”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还争着讲电影里的恐怖故事,吓得一阵阵吱哇乱叫,热闹非凡。

开始觉得有点冷了,大家便裹上毛毯,吃起了美味的点心。

“停电的时候,要是光抱怨又冷又黑,那样多没趣啊,如果想着自己是在野营,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不由得怀念起了小时候,那时,几乎一刮台风就会停电,大家便点上蜡烛唱唱歌,好快乐啊。

“人就是要活得长一点,看看我,跑到这么远的美国,救护车也坐了,医院也住了,虽然身体还有点疼,不过也因此有了以前没有过的体验。从今往后,我要恢复健康、长命百岁哦!”

在昏暗的烛光下,我们三人一阵大笑。

“对了,以后我也不能一个劲地睡大觉了。”我说。

“为什么?”露丽问,她正在大学专攻音乐。

“因为我还是海外特派记者啊!”我有点得意洋洋。

这张海外特派记者的名片是我缠着《主妇与生活》社的远藤社长给我做的,到我现在这年纪,什么头衔根本无关紧要,只是我这次会在美国住很长时间,很想了解一下在美日本人的第一代和第二代的一些想法。

在此以前,因为“七夕巡演”,我和许多相遇的人们聊过很多,每到这时我总是很遗憾,觉得把这当做私人谈话太浪费了,要是写下来、发表出来该多好啊,所以我才索要了这个身份。

“八十岁才第一次当上特派记者,也算得上一个大新闻了。”露丽说。

“是啊,快睡吧,睡吧。从明天开始,我要去采访了!”

过了很长时间,有一天,露丽给我介绍了一个她在柏林认识的朋友。这位名叫“阿博”的小伙子待人很有礼貌,性格直爽,我很快就喜欢上他了,称赞说:“真是个好小伙子。”

他好像是因为拍电影来到这里的,关机那天,他召集所有演职人员,包括还很年轻的林海象导演在内,在我家举行了关机宴。

我打电话跟彻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很吃惊地问:“谁?妈妈,你说的‘阿博’是不是三上博史君啊?”

“是啊,是演员吗?”我问。

“他现在很受年轻人欢迎,很有发展潜力,是一个大家都很看好的演员呢!”

“哎呀,是吗?我一点都不知道啊!”我大吃一惊,像我这样,还自称是记者呢!

对不起啦,阿博君,下次请让我好好采访采访你,所以,请一定再来我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