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父亲去那个地方(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4-25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萨拉·克鲁是富有的克鲁上尉的女儿,当父亲在世的时候,她在寄宿学校里过着公主般的生活。然而,由于父亲投资失败后破产去世,萨拉在一夜之间成为穷困的孤女。萨拉在寄宿学校里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她受尽了伪善、恶毒的女校长的折磨。但是,即使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中,萨拉依然保持着一颗乐观向上的心,她总是以一个小公主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并没有向惨淡的人生妥协。她的这种乐观和自持,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最后,她父亲的朋友找到了她,于是,她又重新过上了小公主一样的生活。

萨 拉

这是一个冬日的下午,伦敦被浓雾笼罩着,让人感觉像是在漆黑的夜里。一辆马车缓缓地从大街上驶过,里面坐着小姑娘萨拉和她的父亲克鲁上尉。

萨拉斜靠着父亲坐着,她看着车窗外,大眼睛里流露着淡淡的忧伤。其实,萨拉才七岁,但是,她的心思非常重,经常思考一些成年人才思考的问题。这时候,她正在回想着自己的这次旅程,她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她还和父亲在从印度到英国的那条大船上,大船航行在海面上,炽热的阳光不依不饶地照耀着他们。而现在,他们却已经来到了这个被浓雾笼罩着的城市。这一切是多么的神奇呀!

“爸爸!”萨拉热切地叫着,把父亲搂得更紧了。

“怎么了,孩子?”克鲁上尉低头问道。

“这就是那个地方吗?”萨拉低声说。

“是的,孩子,这就是那个地方。”克鲁上尉说,萨拉可以听出他那悲伤的语气。

萨拉的母亲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她一直跟着父亲生活。她的父亲年轻、英俊、富有,而且非常宠爱萨拉,父女俩的感情非常好。萨拉住在一幢非常漂亮的房子里,有很多仆人伺候她,她还有很多的玩具,生活过得无忧无虑。但是,有一件事情从她懂事开始就一直在烦扰着她,那就是她会被送到“那个地方”。萨拉看见很多孩子离开父母,因为印度的气候不利于他们的成长,她知道总有一天她也不得不离开印度。最让她感到难受的是,她的父亲不能和她待在一起。

“你能和我一起去那个地方吗,爸爸?”萨拉曾经问过父亲,“你和我一起上学,我可以帮你做功课。”

“傻孩子,你去那个地方之后会有很多小姑娘和你一起玩,我会寄书给你。到不了一年,你就长大了,都可以来照顾爸爸了。”克鲁上尉慈爱地说。

萨拉倒不在乎那个地方有没有很多小姑娘,她最喜欢和爸爸在一起,而且,只要有书可以看,对她来说也已经足够了。平时她经常编一些故事讲给自己听,有时候也讲给父亲听,克鲁上尉和她一样喜欢她编的那些故事。

这时马车驶进了一个大广场,在广场的边上,有一座阴暗的房子,房子的前门有一块发亮的铜牌,上面写着:

明奇小姐

私立女子学校

“到了,孩子。”克鲁上尉说着,就把萨拉从马车上抱了下来,他们走到大门前,拉响了门铃。

不一会儿,他们就被带进一间客厅,那里的地毯是正方形的,椅子也是正方形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冷冰冰的。萨拉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朝四周迅速地打量了一眼。

“我不喜欢这里,爸爸,”萨拉说,“我想,即使是最勇敢的士兵,也是不愿意上前线打仗的。”

萨拉这番一本正经的话把克鲁上尉逗乐了,他哈哈大笑起来。

“哦,孩子,要是没有你的话,我都不知道日子怎么过。”克鲁上尉一把将萨拉抱在怀里,狠狠地亲吻着她,他的眼泪似乎要掉下来了。

这时,明奇小姐进来了,她个子很高,表情很冷漠。但是,当她见到克鲁上尉时,脸上马上堆满了笑容,因为她听说这位上尉非常有钱,并且愿意在他女儿身上花钱。

“能照管这么一位漂亮可爱的小姑娘,真是我们极大的荣幸,上尉先生。”明奇小姐亲热地拉着萨拉的手说。

“她为什么说我漂亮呢?我的头发是黑的,眼睛是绿的,另外,我还这么瘦,我敢说我是世界上最丑的孩子。很显然,她在撒谎。”萨拉盯着明奇小姐,暗暗地想。

当萨拉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就发现,原来明奇小姐对每一位把孩子送到她的学校来的父母都这么说。

“我一点都不担心她的学习。”克鲁上尉说,“我倒是希望她少读一点书,多出去玩玩。只要让她一碰到书,她就像一只饥饿的小狼,恨不得能把它一口气吞下去。”

克鲁上尉并没有马上离开伦敦,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一直和萨拉住在旅馆里,他们都希望能有多一点的时间待在一起。克鲁上尉给女儿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那些售货员们在一起窃窃私语,他们以为萨拉是哪个国家的小公主。

在克鲁上尉离开伦敦的前一天,他给萨拉买了一个漂亮的洋娃娃。萨拉非常喜欢这个洋娃娃,并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埃米莉,她知道,爸爸回印度之后,只有埃米莉陪伴她了。

那天晚上,克鲁上尉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他起身来到萨拉的床前。萨拉抱着埃米莉睡得正香。

“孩子,离开你爸爸都不知道怎么过。”克鲁上尉自言自语地说,眼睛不禁又湿润了。

第二天,克鲁上尉就把萨拉带到明奇小姐那里,他告诉明奇小姐,巴罗律师和斯基普沃斯律师负责他在英国的相关事务,他们将定期给她支付萨拉的费用。萨拉坐在父亲的膝盖上,久久地看着他的脸。

“孩子,你想把我刻在脑海里吗?”克鲁上尉抚摸着萨拉的头说。

“不,我早就把你记在心里了。”萨拉说。

离别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萨拉没有去送克鲁上尉,她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静静地目送父亲远去。明奇小姐怕她会大哭大闹,就派妹妹阿米莉亚去看看。当阿米莉亚推门的时候,萨拉在里面说:

“对不起,我把门锁上了,现在我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阿米莉亚小姐从楼上下来了,她对明奇小姐说:“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老成的孩子,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哭也不闹。”

“是吗?我还以为像她这样被宠坏了的孩子会扯开了嗓门哭呢。”明奇小姐说。

“我还看过她箱子里面的东西,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多漂亮的衣服。”阿米莉亚小姐说。

“我觉得一个孩子穿这些衣服非常可笑,不过,星期天上教堂做礼拜时,让穿这种衣服的孩子走在前面倒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