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中的斯鲁吉号(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4-20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作者凡尔纳是19世纪法国作家,被誉为“科学幻想小说的鼻祖”。主要作品有《气球上的五星期》、《地心游记》、《机器岛》、《漂逝的半岛》、《八十天环游地球》等20多部长篇科幻历险小说。他的作品情节惊险,人物生动,熔知识性、趣味性、创造性于一炉,他提出自然科学方面的许多预言和假设,至今还启发着人们的想象力。

《孤岛历险记》描写了一群八到十四岁的孩子,为了丰富假期生活,决定乘坐斯鲁吉号帆船旅行。不料在启航之前,轮船被风暴刮到了一个渺无人烟的孤岛上。在布里昂和戈登这两个孩子的带领下,孩子们对海岛上的森林、湖泊、河流、海湾等进行了多次探察,了解了动植物状况,尝试驯化野生动物,与变化多端的自然环境做斗争,并想尽各种办法,最终回到自己的祖国。

危难中的斯鲁吉号

1860年3月9日的夜晚,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一艘名叫斯鲁吉号的纵帆船在盲无目的地漂行。

在斯鲁吉号的船尾,站着四个小孩子,他们在通力协作,防止风浪把纵帆船掀翻。这时,又一个海浪扑向了这条帆船,巨大的冲撞力把这几个孩子掀倒在船舱里,但他们立刻就爬了起来。

“船没有问题吧,布里昂?”一个孩子问道。

“没问题,戈登。”黑暗中,那个名叫布里昂的孩子很镇定地回答,接着,他对另一个孩子说,“多尼范,不要泄气,一定要坚持住!”

然后,布里昂又转过头问身后的那个黑人少年见习水手:“你还好吧,莫科?”

“都好,布里昂先生。”莫科说,“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想办法顶住海浪,要不,我们就都完了。”

这时,通往纵帆船客厅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两个小孩子的头和一只小狗的头探出了门外。

“布里昂……布里昂,究竟出了什么事?”一个九岁的孩子问。

“没什么,你和多尔快点下去。”布里昂回答说。

“我们害怕。”那个更小的名叫多尔的孩子说。

“你们快点回去,把门关上,不要担心!”布里昂说。

又一个大浪冲到了帆船上。

“快回去,否则我找你们算账!”戈登焦急地说。

“回去吧,小家伙。”布里昂又说了一句。

两个小脑袋不见了,可是,另外一个孩子又探出头来,说:

“你们需要帮忙吗,布里昂?”

“不需要,巴克斯特。”布里昂说,“你们都待在船舱里,这里有我们四个人就行了。”

巴克斯特就把门关上了。

海面上的风暴越来越大,斯鲁吉号随时都有被掀翻或被狂风劈裂的危险。凌晨一点钟的时候,一阵可怕的撕裂声掩盖了狂风的呼啸声。

“前面的桅杆折断了!”多尼范惊叫起来。

“不对,是帆布被扯裂了。”莫科说。

“要把它扯下来,否则很危险。”布里昂说,“戈登,你和多尼范一起掌舵,莫科,你跟我来。”

于是,布里昂和莫科果断地向前桅杆走去,他们用剪刀剪去那些被风刮破的帆布,然后又回来帮助戈登和多尼范一起掌舵。

突然,那扇门又被打开了,布里昂的弟弟雅克从里面探出脑袋。

“干什么,雅克?”布里昂问道。

“客厅进水了。”雅克说。

“什么?”布里昂吃了一惊,连忙跟着雅克来到客厅。

客厅的顶上挂着一盏油灯,在昏暗的灯光下,有十来个孩子躺在沙发上或者吊铺上。

布里昂仔细查看了一下船舱,发现水不是从吃水线的上方或者下方渗进来的,而是从舱房上面渗下来的,看来船没有漏,布里昂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安慰了一下那些小孩子,又重新回到了甲板上。

过了一个小时,船上又响起了一阵巨大的撕裂声,前桅杆剩下的帆布都被撕碎了。

“我们没有帆了!”多尼范叫了起来。

“没关系!我们航行的速度将依然保持不变。”布里昂说。

“说得倒轻巧,难道这就是你的操作方式?”多尼范说。

“当心……”莫科话还没说完,一个巨浪就又扑了过来,布里昂、多尼范和戈登被抛到了通往客厅的门边上,可是,莫科却不见了。

“莫科……莫科……”布里昂大声叫道。

“我在这里。”莫科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他在船头。”戈登说。

“我去救他。”布里昂说着,就趴在甲板上匍匐前进。

一个更微弱的声音传进了布里昂的耳朵,他迅速地向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爬了过去,他看见莫科被卡在弦墙与船头的夹角中,一条吊索勒住了他的喉咙。布里昂用小刀割断了那条绳子。接着,他把莫科拖回了船尾。

斯鲁吉号继续在茫茫的黑夜中航行。突然,莫科一边指着远处的一个黑点,一边大叫起来:

“陆地!陆地!”

“你确定是陆地吗?”多尼范问道。

“没错,是陆地。”布里昂说。

他们看见的确实是一块陆地或者一个海岛,而斯鲁吉号正像离弦的箭一样向那个地方驶去。多尼范、戈登和莫科正紧紧地握着舵把,而布里昂则费了很大的力气来到船头,想在他们即将到达的这个地方找个合适的停泊口。如果船被风刮到礁石上,那将会被撞得粉碎,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布里昂突然想起了船舱里的那些孩子,于是,他打开了舱盖。

“你们都上来!”布里昂喊了一声。

那些孩子都陆陆续续地上来了,他们的眼里满是恐惧。

“你们不要害怕,”布里昂安慰道,“咱们离岸不远了,不过还得再等等。”

“为什么还要等?”多尼范质问道。

“因为海浪还很厉害,如果我们这时候盲目靠岸,巨浪会把我们掀到礁石上去的。”布里昂解释道。

虽然这个建议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多尼范和其他两三个孩子似乎不太同意这样的做法。其实,这几个孩子一直不服布里昂的指挥,只是因为在这危险的情况下,他们别无选择。但是,他们早就想好了,只要一脱离这个危险的处境,他们就要自由行动,特别是多尼范,他一直觉得自己比布里昂聪明,只是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能,所以他对布里昂非常嫉妒。更何况,布里昂还是法国人,他们这些英国的孩子不应该听从一个法国人的指挥。

这时,天已经亮了,他们现在能看清楚这块陆地近处的情况。这个海岸边既没有房屋,也没有炊火,显然没有人居住。布里昂和戈登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海面,狂风已经渐渐平息了,咆哮的巨浪也开始慢慢平静下来。

突然,布里昂看见多尼范和另外三个孩子把帆船上备用的一只小快艇拖出来,准备把它抛进海里。

“你们要干什么?”布里昂向他们走过去。

“我们干自己想干的事。”一个名叫威尔科克斯的孩子说。

“你们要抛弃我们?”布里昂又问。

“你说什么呢?”多尼范傲慢地说,“我们一到那个海滩上,就马上派一个人把快艇划回来接你们过去。来,咱们上船。”

“不行,万一快艇撞在礁石上碎了呢?潮水落下去之后,这一带的海水可能还会很深,那些年龄小的孩子需要它。”布里昂严厉地说。

“我警告你,你少管闲事!”多尼范大怒道。

“我也警告你,我偏要管你们!”布里昂也提高了声音。

正当多尼范和布里昂快要打起来的时候,戈登出来干预了。

“好了,多尼范,你还是耐心地再等一会儿。你这样做会把小艇毁掉的。”戈登说。

“我就是看不惯他发号施令!”多尼范说。

“我不想发号施令,但是,当关系到大家的利益时,我也不允许别人发号施令!”布里昂义正词严地说。

“难道我就不关心大家的利益吗?可是,既然已经上岸……”多尼范还在争辩。

“多尼范,不要再争了,问题是现在我们还没有上岸呢。”戈登说。

于是,一场战火就这样平息了。

这时,海水开始退潮了,但是得等到中午十一点钟左右才会退到最低。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大伙儿开始张罗他们的午餐。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以来,他们几乎一点东西都没吃过,所以这顿饭吃起来格外地香。

吃过饭之后,布里昂、戈登、莫科又走到船头,观察周围的情况。莫科把一个测深锤扔到海水中,发现海水表面离礁石的距离还很远,也就是说,等潮水落到最低点,他们也不可能从这里走到海岸上。

“怎么办?”戈登焦急地说。

“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常清楚,那就是我们必须在涨潮之前离开斯鲁吉号。要是再在这条船上待上一晚上,我们就完了。”布里昂说。

“没错,可是,我们怎样才能离开斯鲁吉号呢?或者我们造一只木筏,或者拉一条渡索……”

“好主意!我们不妨在海滩和斯鲁吉号之间拉一条渡索,这样我们就能顺着它滑过去了。”布里昂兴奋地说。

“谁来拉渡索?”

“我。”布里昂说。

船上有好几根三、四十米长的缆绳,布里昂选了一根他认为合适的缆绳,然后脱掉衣服,把它系在自己的腰上。

“喂,你们到这边来,准备放缆绳。”戈登喊了一声。

多尼范和他的几个死党知道这次行动的重要性,所以他们还是走过来一起帮着放缆绳,以节省布里昂力气。

可是,尽管这样,布里昂还是没游出多远就筋疲力尽了。当他向一个漩涡冲过去的时候,马上就被海水裹住了,被吸向了漩涡的中心。

“救命!救命!快收绳!”布里昂大叫了一声,就被漩涡吞没了。

“收绳!”戈登冷静地命令道。

不到一分钟,布里昂就被拽回到甲板上,那时他已经不省人事了。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又苏醒过来了。

这时已经过了中午,潮水又开始往上涨。风又开始大起来,浪一个接着一个,越来越大。正当孩子们的心情越来越紧张的时候,突然,一个巨浪猛扑过来,托起了斯鲁吉号。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斯鲁吉号就被推进了海滩中部的一个沙丘上,然后就停在那里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