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兵帅克干预世界大战(图)

  • 发布时间:2006-04-17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捷克著名作家雅·哈谢克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背景,创作了传世讽刺杰作《好兵帅克》。帅克是一名普通士兵,因为被军队宣布为“白痴”而退伍。后来,由于他在酒馆里议论皇储斐迪南遇刺事件,被抓入警察局。经历许多波折后,帅克回到家里,那时世界大战已经爆发,于是他又不得不应征入伍。作者通过主人公帅克这个普通士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从应征入伍到开赴前线的经历,深刻揭露了奥匈帝国统治者的凶恶专横及其军队的腐败堕落。对于帝国主义军队对人民的奸淫抢劫,官兵之间欺上压下的荒唐关系,他们对俘虏的禽兽般的凶残,以及各级军官的愚蠢、贪婪,小说都作了淋漓尽致的描写。

好兵帅克干预世界大战

“天啊,他们竟然把斐迪南给干掉了!”女佣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对帅克说。

前不久,帅克刚退伍,原因是军区审查委员会认为他神经不健全。现在他靠贩狗过日子,还患有风湿症,这不,他正在用药揉搓膝盖呢!

“叫斐迪南的人满大街都是,摩勒太太,您说的到底是哪个斐迪南呀?”帅克问。

“还有谁,就是斐迪南大公呗!据说他们是用左轮手枪把他打死的,那时他正和夫人坐在汽车上兜风呢!”摩勒太太说。

“噢,用左轮手枪?他们真是干得太棒了!坐汽车兜风,很威风嘛,可是斐迪南也许根本不会想到这次坐汽车会让他一命呜呼,真是可惜!”

“我还听说有好几个刺客呢!”

“那还用说,做这种大事情当然得好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才比较周全。而且,干这种事情,还得穿得特别体面才行,否则连接近大公的机会都没有,就谈不上什么暗杀了!”

“听说斐迪南大公当场就断了气了。”

“这活儿干得可真够麻利的!我要是有机会干这事儿,我肯定要买一只上好的枪,保准在两分钟之内就能干掉二十个大公!好了,我这就去瓶记酒馆看看,有没有什么风声。”

不一会儿,帅克就到了他常去的那家瓶记酒馆。让他很失望的是酒馆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酒馆的老板巴里维茨,另外一个是警察局的密探布雷施奈德。巴里维茨正在洗碟子,布雷施奈德在一旁总想从他口中探出点什么,可是都白费力气。

“今天天气可真不错。”布雷施奈德没话找话。

“我可不觉得。”巴里维茨一边洗碟子一边说。

“听说斐迪南大公被干掉了。”布雷施奈德又说。

“哦,先生,对这档子事情我可不感兴趣,我只是一个普通生意人,客人让我给他来罐啤酒我就给他一罐啤酒,来碟花生米我就给他一碟花生米。什么大公,什么政治,这些都不是我能管得了的,除非我想找死。”巴里维茨说。

布雷施奈德碰了一鼻子的灰,觉得很尴尬,于是他环顾四周,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事情来了。

“你这里原来挂过皇帝的一幅画像,现在怎么没了?”布雷施奈德问道。

“哦,一只苍蝇在那幅画像上拉了一摊屎,我就把它收起来了。你想,万一哪个多嘴多舌的人把这件事情传出去,那不就糟了吗?”巴里维茨说。

“哦,原来是这样。”布雷施奈德脸上掠过一阵不易觉察的冷笑,“那您认为暗杀斐迪南大公的人到底是谁呢?”

帅克刚好在这时候进来了,他连忙说:“依我看,肯定是土耳其人干的。嗨,巴里维茨,你喜欢土耳其人吗?”

“对我来说,无论是土耳其人还是塞尔维亚人都一样。只要他们来我这里喝酒,付了钱,我都很欢迎。”巴里维茨说。

“那是,”布雷施奈德说,“不过,你不得不承认,斐迪南大公被暗杀对奥地利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可不是吗?”帅克接上去说,“这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损失,要知道,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傻瓜就能取代斐迪南大公的位置。我想,皇上马上就会下令跟土耳其人开仗,到时,我一定第一个报名参军,为国捐躯!”

帅克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表情非常真诚,也非常兴奋。

“如果真和土耳其人干上了,德国佬很可能会和他们站在一边。不过,咱们可以和法国联合起来,要知道,法国和德国积怨很深。到时就有好戏看了。”

还没等帅克把话说完,布雷施奈德就站了起来,他对帅克说:“不要再说了,你跟我出去一下。”

于是,帅克就跟着布雷施奈德来到了酒馆外的过道。布雷施奈德从口袋里掏出证件,对帅克说:“你被捕了!”

“可是,先生,我可没说什么呀。”帅克很疑惑地说。

“你自己可能没注意,可实际上你已经犯了好几桩罪了,最严重的是你犯了叛国罪。”布雷施奈德很坚定地说。

这下帅克觉得自己再争辩也没什么用处了,于是他又跟着布雷施奈德乖乖地回到酒馆里。

布雷施奈德径直走到巴里维茨面前,问:“你结婚了吗?”

“结了。”巴里维茨说。

“如果你不在这里,你老婆能照顾生意吗?”

“应该没问题。”

“好,那你被捕了,巴里维茨先生。”布雷施奈德说,“你和老婆商量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就来抓你。”

“为什么?先生。我可没说什么呀。”巴里维茨觉得很冤枉。

布雷施奈德很得意地笑了一下,说:“您刚才不是说苍蝇在皇帝的画像上拉了屎吗?就冲这句话,你就得跟我走一趟。”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巴里维茨痛不欲生。

“不要这样,巴里维茨先生,我也因为叛国罪被捕了。”帅克安慰巴里维茨。

就这样,帅克跟在布雷施奈德后面离开了瓶记酒馆。可是,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难过的表情。相反,他看起来显得很高兴,他是为自己杰出的洞察力而感到自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