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是我的梦想(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4-13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鲁滨逊漂流记》是英国著名作家笛福的代表作,小说以一个苏格兰水手在荒岛上的真实经历为原型。主人公鲁滨逊从小向往航海,成年后多次出海经商。在一次航海途中,船只遭遇飓风袭击,鲁滨逊流落到南美洲的某个荒岛。在岛上,他造房子,种粮食、水果,驯养野生动物,烧制陶器,制造工具,给自己建设了一个家园,彻底改变了无衣无食的苦难命运。他还从野人的屠刀下救出一个人,作为自己的仆人。二十八年后,他帮助一艘在小岛靠岸的大船平息叛乱,并搭乘这艘船重返故乡。他在巴西的种植园获得巨大盈利,他成了富翁。

航海是我的梦想

一六三二年,我出生在英国约克市,我的家境还算可以,虽然我们不是本地人,但我的家庭还是受到当地人的尊敬。父母给我取名叫鲁滨逊·克鲁伊茨内。但是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克鲁索。

我是家里的小儿子,也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了。我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但大哥在战争中阵亡了,二哥也一直下落不明,所以家里除了两个妹妹以外,只剩下我一个男孩了。父母没让我学谋生的手艺,他们更注重我今后能过上体面的生活。

我父亲花了很多钱,送我去寄宿学校就读,一心一意想要我将来学法律。按照他的计划,如果我自己勤奋努力,将来完全可以发家致富,过上安逸快活的日子。但我从小只喜欢胡思乱想,对于大海有一种痴迷的向往,一心想出洋远游。

父母对我头脑里的这种想法忧心忡忡,起先他们只是小心翼翼地劝告我,从各个侧面来促使我回头,回到他们所喜欢的法律学习上去。但是这对我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

后来,父亲开始和我摊牌,他表示坚决不同意我出去航海。父亲把什么办法都用上了,一开始是循循善诱、语重心长,接着又拿我两个哥哥的遭遇来向我现身说法。他说如果我不听劝阻执意要去的话,一定会像当初的大哥一样,落得个呼天天不应。大哥当年就是不听父亲的劝告,执意要去参军的。

说到伤心的地方,父亲不禁老泪纵横。他说的这些话,虽然我没有完全听进去,可却完全是对我后来遭遇的一个准确预言。

曾经有一度,我被父亲的劝告打动了,放弃了出海远航的想法。但是过了不久,广阔无边的大海就开始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实在无法抗拒这种诱惑。

我想到让母亲去对父亲说说情,好让我能出一次海,因为母亲平时对我最好,对我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的。但这一次,她的态度却更是坚决,比父亲的态度还要坚决。她认为如果我出海的话,一定不会有上帝保佑的,一定会遭到厄运。

就这样耗了一年多的时间,我终于下定决心,离家出走了。一天,我偶然来到海港城市赫尔,在那里,碰到了一个朋友。他怂恿我乘他父亲的船去伦敦。我很想去,但我想父母肯定不会答应我出海。于是我狠狠心,也没给他们捎个话,登上了这艘开往伦敦的船。

没想到,我们乘坐的船刚出港就刮起了大风,风助浪势,煞是吓人。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景,感到胆颤心惊,仿佛海浪随时会将我们吞没。每次我们的船跌入浪涡时,我想我们会随时沉入海底,再也浮不起来了。我发誓只要让我双脚一踏上陆地,我就马上回到我父亲身边,今生今世再也不乘船出海了。

但是到了第二天,暴风雨过去了。当晚和第二天清晨天气晴朗,落日和日出显得异常清丽,令人心旷神怡。那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美景。望着前天还奔腾咆哮的大海,一下子竟这么平静柔和,真是感到不可思议。那天晚上,我和伙伴们尽情喝酒,把自己过去的决心,统统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到了第八天早晨,风势突然增大,大海卷起了狂澜。船舱里涌进了很多海水。形势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就连久经考验的水手们,脸上也显出惊恐的神色来。到了半夜,船底漏水了,底舱里积了四英尺深的水。于是全船的人都被叫去抽水,但底舱里进水越来越多,我们的船显然不久就会沉没。

全体船员登上了小艇,任凭小艇随波飘流,逐渐向北方的岸边飘去,终于在温特顿岬角登上海岸。我们受到了当地官员、富商和船主们的热情款待;他们安置好我们住宿,还为我们筹足了旅费。我又跟随朋友们去了伦敦。

我朋友的船长父亲,在听说了我的事情以后,很严肃地和我谈了一次话。从我父母亲人的反应里他看出,我这样一个人不适合去航海,航海肯定会给我带来厄运。我的第一次航海就遇到那样的事情,很准确地说明了这一点。

这位船长说:“你是个灾星,我今后再也不和你坐一条船,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干。 你最好还是清点一下口袋里的钱,从陆路回家,今后再也不要想航海的事情。因为那会毁掉你,也会毁掉别人的。”

船长说得很肯定,简直是不容置疑。亲人们说我不适合去航海倒也罢了,一个有几十年经验的老水手也这么说,这时我心里对自己产生了疑问。我还真要考虑一下,今后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自己的梦想了。

我也曾想过回家,但一想到周围人的议论,我又动摇了。我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虽然我知道父母亲不会笑话我,反而会欢天喜地地迎接我的归来,但我不能堵住街坊邻居的嘴,这是我最大的顾虑。

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我就这样思想斗争了好长时间,内心的渴望还是压倒了理智的思考。就在不久前发生的灾难,现在想起来好像也不那么危险了,我反而觉得那是每一个航海者都必须经过的阶段。

在伦敦,我又认识了一位船长。他曾到过几内亚沿岸,在那儿,他做了一笔不错的买卖,所以决定再走一趟。他听我说要出去见见世面,就对我说,假如我愿意和他一起去,可以免费搭他的船。

对船长的盛情,我正是求之不得,我立即上了他的船,并捎带了点货物,都是些玩具和日用品之类的小东西。由于这位船长朋友的正直无私,我赚了一笔不小的钱。在他的指导下,我还学会了一些航海知识,学会了记航海日志和观察天文,还懂得了一些做水手的基本常识。这次航行使我既成了水手,又成了商人。

我把这次航海成功的喜讯写信告诉了父母,向他们要了一些钱,作为我下一次做生意的本钱,我想扩大我的本金,赚更多的钱。

两次航海的成功,使我俨然成了做生意的商人了。成功的喜悦在我内心膨胀,我更加坚定地要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走下去了。不久,我又踏上了一艘驶往几内亚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