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晚上(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3-29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本书是德国浪漫主义作家阿尔德乌斯·霍夫曼为孩子创作的一部出色的童话。故事讲述七岁小姑娘玛利发高烧时梦见归她保护的一个咬核桃小人(胡桃夹子)和老鼠打架。后来她听了教父讲的故事,认定咬核桃小人就是教父的侄子小朵谢梅。在幻梦中,她与小朵谢梅同游有着蜜饯牧场、橘子水河、香甜蛋糕新村的小娃娃王国,然而她美丽的想象却被大人们斥为胡说八道。由于受到惊吓,玛利的精神几乎失常。几经曲折,她才又愉快地回到那奇妙瑰丽的童话国度中。19世纪俄国伟大的音乐家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的情节即源于这部童话。

圣诞节的晚上

那是12月24日那一天的事情。在市参议会里面做卫生参议的舒太仓先生和他的太太一早便对他们的两个孩子说:“今天一天,不许你们走进中间那个房间,更不许你们走进由中间那个房间通过去的放圣诞树的那个房间。要我们叫你们进去,你们才可以进去。”

弗里茨和他的小妹妹玛利在后房的一个角落里等了一天。天已经黑起来了。如同往年一样,到了这一天,照例是不把灯火拿进去的。两个孩子真的有些害怕。

玛利那年才七岁,弗里茨哥哥对她说,他听见有些人在关起来的那两个房间里面走动,还看见一个个子不怎么高的男子,刚才偷偷地在过道上走过。他知道这人正是他们的教父朵谢梅。玛利一听见教父的名字,便欢喜得连忙合起掌来说:“教父朵谢梅会做好了怎样一些好玩的东西送给我们呢?”

在高等法院里做参议的朵谢梅先生,并不是一个漂亮的男子。他身材又高又瘦,脸上皱纹很多,右眼遮着一块黑纱,头上是个光顶,平时他戴着满头雪白的水波纹假发。这些假发很精巧地安装在用白云母做的罩子上面,戴在头上完全看不出是假发。再说朵谢梅那一双手,可以说是和他的假发同样精巧,他不但懂得修理钟表,而且还做得出很好的钟表。

每逢舒太仓家里的自鸣钟发生毛病,不会镗、镗、镗响起来的时候,朵谢梅便到来了。他总是用一根很尖的工具,对着钟的肚子里刺进去。玛利看见,好像刺着自己的肚子一样,痛得要命。但是那个钟并不因此受到损害,相反的,它走动得更加准确。敲起来的时候,声音更加响亮。朵谢梅每次到来,都会带着一些好玩的东西给孩子们,有时候是一个小人,眼睛会骨碌碌地转,并且会对着人鞠躬,引人发笑;有时是一个小盒子,一揭开盒盖,便跳出一只小鸟来。

要是到了圣诞节,他送给孩子们的东西,就会比平时更加精巧。可是,由于太精巧的缘故,所以一送到他们手里,他们的父母便把那些东西好好地收藏起来,不许他们拿来玩。

这一次圣诞节,玛利很急于要知道教父朵谢梅会做好怎样一些好玩的东西送给他们。

弗里茨猜想教父朵谢梅这次送给他们的东西,可能是一座炮台,在炮台里走出走进的各种各样的兵,在那里练习放炮,炮声响得像打雷一样。

“不是的,不会是一座炮台,”玛利抢着说,“教父朵谢梅曾经对我说起一个漂亮的花园,里面有一个大湖,一群绑着金领带的天鹅,在湖上游来游去,唱着非常好听的歌。一个小姑娘走到湖边,引那些天鹅到湖边来,把杏仁糖喂给它们吃。”

“天鹅哪里会吃杏仁糖?”弗里茨这样反驳他的妹妹,“而且教父朵谢梅也不见得能做出这么一个大花园。就是能做出的话,我们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因为爸爸和妈妈会立刻把它收藏起来。我认为还是爸爸和妈妈送我们的东西实惠得多,我们要拿来怎么玩,便怎么玩,玩完之后,还可以由我们自己保存。”

玛利同意哥哥这种说法。那么,他们希望爸爸、妈妈这次送给他们什么东西呢?玛利说,他们那个名叫杜鲁的大娃娃已经很旧很脏了,她希望能得到一个新的大娃娃。她认为妈妈是懂得他们的心愿的。弗里茨说,他的动物园里还少一个狐狸,他的兵营里,还差一些轻骑兵。他的这些情况,爸爸知道得很清楚。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弗里茨和玛利互相紧紧地靠着,各人想各人的心事。忽然,在他们面前响着一片清脆的银铃的声音,关了许久的那些房门忽然打开来了。灿烂的光芒由那个摆放着圣诞树的房间散射出来。两个孩子对着这些灿烂的光芒走去,嘴里不停地惊叹。爸爸和妈妈在门口等他们到来,拉着他们的小手说:“进来吧,孩子们,你们看,等着你们的是怎样一些漂亮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