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鼻子矮人(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3-27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豪夫是19世纪初叶德国才华横溢的青年作家,在他短短的一生中创作了不少流传后世的童话作品。在《冷酷的心》中彼得为了得到金钱,竟与可怕的荷兰鬼做起交易,在自己的胸膛里安放了一颗石头心;《小穆克》中那个总是穿着一双大拖鞋的不起眼的老人竟是一位有着神奇经历的人物;《长鼻子矮人》中的雅各喝了老巫婆的汤后竟然变成了一只小松鼠,7年以后,他闻了一种奇异的花香,恢复了人形,可是成了一个丑陋的长鼻子矮人,连亲生父母也认不出来他了……豪夫的其他童话也都引人入胜,深受读者的喜爱。

长鼻子矮人

许多年以前,在德国的一座城市里住着一位鞋匠与他的妻子,他们过着俭朴的安分守己的生活。白天,鞋匠坐在街道的拐角处修补鞋子,如果有人想托他做新鞋,他也愿意做,不过这时他得先买皮子,因为他很穷,家里没有存货。他妻子卖些蔬菜和水果,这些都是她自己在门口的小菜园里种出来的。因为她的衣服穿得很干净,而且蔬菜摆得又整齐又好看,所以许多人都喜欢买她的菜。

夫妻俩有一个漂亮的儿子叫雅各,今年12岁,雅各平时帮母亲卖菜。在菜市上,他总是坐在母亲的身边,要是人家买的菜多了,他就帮他们把菜送到家里去。

有一天,鞋匠婆又和平时一样坐在市场上卖菜。她的面前摆着几只筐子,里面放着白菜、卷心菜以及别的蔬菜和种子。在一只小筐里,还放着新鲜的梨子、苹果和杏子。小雅各坐在母亲身旁,用清脆的声音喊道:“到这儿来啊,先生们!瞧啊,多嫩的白菜,多香的卷心菜!太太们,这儿还有新鲜的梨子、苹果和杏子!谁要买?我妈妈要价很公道!”孩子这样吆喝着。这时,一个老太婆朝市场这儿走来。她穿着一身破衣服,一张脸又瘦又尖,皱纹纵横,一双眼睛红红的,一个钩鼻子尖尖的,一直垂到了下巴。她拄着一根长拐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一颠一滑,摇摇晃晃,好像腿上装了轮子,随时都会栽倒似的。

鞋匠婆专注地看着这个老太婆。她每天坐在市场上,至今已经16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当老太婆一瘸一拐地走近她,在她的菜筐前站住时,她不禁吓了一大跳。

“您就是卖菜婆汉娜吗?”老太婆一边用嘶哑刺耳的声音问道,一边不停地摇晃着脑袋。

“是的,就是我,”鞋匠婆回答说,“您想买点什么吗?”

“要看看,要看看!看看卷心菜,看看卷心菜。我要买的,你这儿有没有?”老太婆一边说,一边弯下腰看着菜筐,把一双又黑又丑的手伸进菜筐里,用蜘蛛般的长手指去抓那些摆得又整齐又好看的卷心菜,一棵棵地送到长鼻子底下闻来闻去。鞋匠婆看见老太婆这样翻弄她的卷心菜,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她不敢说什么,因为挑拣蔬菜是顾客的权利,再说,她还觉得这个老太婆特别可怕。老太婆把菜筐里的菜全翻遍了,然后嘟嘟哝哝地说:“烂菜,烂菜,没有一棵是我想要的,50年前的比这要好得多!破烂货,烂菜!”

这些话惹恼了小雅各。“喂,你这个老太婆,”他气愤地喊道,“你先把讨厌的黑手指伸进可爱的卷心菜里,乱捏乱翻,又把菜放到长鼻子底下去闻,弄得这些菜谁见了都不想买。现在你还骂这些菜是破烂货,你知道吗,连公爵的厨师也经常在我们这儿买菜呢!”

老太婆斜着眼睛瞅了瞅这个大胆的孩子,令人厌恶地大笑起来,然后用嘶哑的嗓音说道:“小孩子,小孩子!你不喜欢我的鼻子,我的漂亮的长鼻子?好吧,那就让你的脸上也长一个一直垂到下巴的长鼻子吧。”她一边说,一边踉踉跄跄地拐到另一只菜筐跟前,拿起几棵白净的菜头,狠狠地捏着,捏得菜头吱吱作响,然后又胡乱地扔进筐里,嘴里叽叽咕咕地说:“破烂货,烂菜!”

“你别那么摇头晃脑叫人讨厌啦!” 雅各怒冲冲地嚷道,“你的脖子细得像根白菜茎,一碰就断,你的脑袋要是掉在菜筐里,这些菜还有谁愿意买呢?”

“我这细脖子,你不喜欢吗?”老太婆笑嘻嘻地嘟哝道,“那就让你一点脖子也没有,让你的脑袋缩在肩膀里,省得从你的小身体上掉下来!”

“别跟小孩胡扯啦。”鞋匠婆忍不住地说道,她对老太婆老是翻着挑拣,闻来闻去,真的恼火了。“如果你要买,就快点。你把我别的顾客都吓走了。”

“好吧,就照你说的办吧,”老太婆凶狠地扫了她一眼说道,“我买你6棵白菜头,不过,你瞧,我手里拄着拐杖,一棵也拿不了。让你的儿子替我把这些东西送到家吧,我会好好奖赏他的。”

小雅各害怕这个丑老婆子,不愿意跟她去,他哭了起来。但是他母亲严肃地吩咐他去,因为她认为,让这个身体衰弱的老太婆独自拎这么重的东西是一种罪过。雅各眼里挂着泪花,听从了母亲的吩咐,他把那些白菜头拾在一块布里包好,然后跟着老太婆走了。

她走得很慢,差不多走了三刻钟才来到城里一个最偏僻的地方,最后在一座快要倒塌的小房子前站住了。她从衣袋里掏出一把生了锈的旧钥匙,灵巧地把它插进门上的一个小锁孔里,咔嚓一声,门打开了。

小雅各走进门去,他立刻惊呆了!房子里面装饰得富丽堂皇,根本不像外面那样破烂。房子的天花板和墙壁都是用大理石砌成的,家具是用最美丽的黑檀木做的,上面镶着黄金和磨光的宝石,地板是用玻璃铺成的,光滑极了,以致小雅各滑倒了好几次。这时老太婆从衣袋里掏出一支小银笛,吹起一首曲子,马上有几只豚鼠从楼梯上跑下来。雅各惊奇地发现,它们竟然是用双腿直立行走,脚上穿着核桃壳,身上穿着衣服,头上戴着时髦的帽子。“你们这些混蛋,把我的拖鞋放到哪儿去了?”老太婆吼道,举起拐杖朝它们打去,打得它们吱吱直叫,乱蹦乱跳。“你们还要我在这儿站多久啊?”

豚鼠连忙跳上楼梯,拿来一双衬着皮里子的椰子壳,熟练地套到老太婆的脚上。

现在她一点也不跛了。她把拐杖扔掉,一把拉住小雅各,带着他从玻璃地板上飞快地滑了过去。终于,她在一个小房间里站住了。这儿摆着各种各样的用具,看样子像个厨房,房里有红木桌子和铺着华丽毛毯的沙发。“坐下吧。”老太婆十分亲切地说,同时把小雅各按在一张沙发的角落里,又拖来一张桌子摆到他面前,使他无法出来。“坐坐吧,你拎的东西一定很沉,人头嘛,可不轻呀,可不轻呀。”

“太太,您说的话怎么这样怪呀?”小孩喊道,“我确实很累,可我拎的是白菜头,是您在我母亲那儿买来的。”

“哎呀,你弄错了,”老太婆笑嘻嘻地说。她打开筐盖,从里面拖出一颗人头来。小雅各吓得魂不附体,他真的被弄糊涂了。

“你这样乖,我该赏你一点东西,”老太婆嘟嘟哝哝地说,“请稍微等一会儿,我去煮一碗汤给你喝,你喝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滋味的。”她说完,又吹起笛子来。许多豚鼠跑来了,它们系着围裙,腰带里插着搅拌勺和切肉刀。接着跳进来一群直立行走的松鼠,它们穿着宽松的土耳其扎脚裤,头上戴着绿色的天鹅绒帽子,看样子像是小厨工。松鼠们手脚麻利地在墙上爬上爬下,把锅、碗、鸡蛋、黄油、白菜和面粉取下来搬到灶上。老太婆滑动着那双椰子壳拖鞋,忽前忽后地在灶边忙个不停。

灶膛里的火越烧越旺,锅里冒出了雾气,沸腾起来,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老太婆一会儿跑过来,一会儿跑过去,松鼠和豚鼠跟在她后面。每次她从灶边经过时,总要把长鼻子伸进锅里,看看汤是不是煮好了。终于,汤发出嘶嘶的声音翻滚起来,蒸汽从锅里冒出来,泡沫淌到了火上。于是,她把锅子端开,把汤倒进一只银碗里,送到小雅各的面前。

“喝吧,小孩子,喝吧,”她说,“只要喝了这碗汤,你就会有我这副模样儿了,你还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厨师,这可是一门好手艺呀,可是那种菜呢?啊,那种菜你再也找不到啦。为什么你母亲没有把那种菜放在筐里呢?”小雅各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只是埋头喝那碗可口的汤。他母亲给他做过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但是没有一样像这碗汤这样好吃。当他刚把这美味的汤喝完时,豚鼠点起了阿拉伯神香,整个房间里飘起一片淡蓝色的烟云。这片烟云越来越浓,渐渐向下沉落,神香的气味熏得小雅各头脑晕乎乎的,他不时地提醒自己,该回去看母亲了。但他挣扎着刚站起来,又总是迷迷糊糊倒了下去,最后他在老太婆的沙发上睡着了。

他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梦。他梦见老太婆脱掉了他的衣服,给他裹上了一张松鼠皮。现在他像只松鼠那样又会跳,又会爬了。他跟别的松鼠和豚鼠交上了朋友,和他们一起给老太婆干活儿。起初,派他干的只是擦鞋匠的活儿,他得把老太婆的那双椰子壳涂上油,然后擦亮。从前他在家里常常帮父亲干这样的活儿,所以干起来得心应手。大约过了一年,他被调去干比较细致的活儿,和另外几只松鼠一起,捞取太阳光线里的飞尘,捞够了就用最细密的筛子筛,因为老太婆认为这种飞尘是最精细的食物。她嘴里牙齿都掉光了,嚼不动别的东西,她叫他们用这种飞尘做面包给她吃。

又过了一年,他被调到另一群仆人那儿,专给老太婆收集饮用水。他们得用榛子壳把露珠从玫瑰花上一滴滴收集起来,送给老太婆喝。由于她喝得非常多,他们的活儿也就重得要命。一年后,他被调去干室内工作,他得把地板擦干净。这也是一件不容易干的事情,要知道,地板是玻璃做的,他要想把地板擦干净,得在脚上缠些旧布,然后踩着布费力地在房间里滑动。到了第四年,他终于被调到厨房里工作。这是一件难得的工作,因为只有经过长期考验的人才能得到这份工作。雅各在厨房里从厨工当起,一直升到一级点心师,有关烹调方面的技术他样样精通,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做的饭菜好吃极了。

七年很快过去了。一天,老太婆脱掉椰子壳鞋,拿着篮子和拐杖准备出门去。她吩咐雅各,在她回来之前,要把一只小母鸡的毛拔干净,在鸡肚里填满蔬菜,把鸡烤得黄黄的。老太婆出门后,雅各动手干起来。他扭断鸡脖子,放在开水里烫了烫,灵巧地拔掉鸡毛,把鸡皮刮得又光又滑,又把鸡的内脏扒出来。接着,他去找蔬菜填鸡肚。他走进蔬菜储藏室,可是这一次他发现了一个小壁橱,橱门半开着。这壁橱他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

他怀着好奇心走到跟前,想看看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哎呀,里面摆着许多小篮子,篮子里发出一股浓郁扑鼻的香味。他打开一只篮子,看见里面有一种蔬菜,形状和颜色都很奇特。它的茎和叶子都是淡绿色的,上面开着一朵鲜红的小花,还缀着黄色的花边。他拿起这奇怪的蔬菜闻了一下,一股浓郁的香味沁人肺腑。他想起,以前老太婆给他煮的汤里也有一股香味,和这香味一模一样。这股香味是那么强烈,使他忍不住打起喷嚏来,而且越打越厉害,最后他打着喷嚏醒过来了。

他惊异地向四面张望,原来他还躺在老太婆的沙发上。“我是在做梦吗?这梦怎么就跟真的一样?”他喃喃自语地说,“我觉得我确实变成过一只松鼠,和其他的小动物一块儿干过活儿,而且还成了一个大厨师。如果我把这一切都告诉母亲,她准会发笑的!可是,我不在集市上帮她的忙,竟在别人家里睡着了,她不会怪我吧?”想到这儿,他跳起来要走。可是,他的四肢已经睡得麻木了,尤其是他的脖子完全僵硬了,头也不能自如地转动。他发现,他的鼻子老是碰到橱柜或者墙壁上,当他转身时,鼻子就撞到门柱上。他看见那些小松鼠和小豚鼠围着他,一边跑,一边叫,好像要送他回家似的。他走到门槛边时,做出邀请他们跟他去的手势,可是他们却滑着核桃壳,很快跑回屋里去了。他听见他们在房子里啼哭。

他穿过几条狭窄的街道,好容易才找到回去的路。街上聚着一大群人,有人在叫喊:“嗨,瞧那个丑矮人!这个小矮人是从哪儿来的呢?嗨,他的鼻子多长啊,他的脑袋一直缩到肩膀里,一双手又黑又难看!”要是在别的时候,他一定会跟着去看热闹了,因为他很想看看巨人或者小矮人,或者古怪的外国服装,可是眼下他得马上赶到母亲身边去。

他来到市场上,看见母亲仍旧坐在那儿,筐子里仍然摆着许多水果,这样看来,他睡的时间并不长。可是,他从远处就感到她好像很悲伤,因为她并不招呼过路人买东西,而是用手支着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他走近母亲,悄悄地走到她的背后,亲切地把手放在她的胳膊上,说:“妈妈,你怎么啦?你在生我的气吗?”

汉娜转过身来,看见他,吓得大叫一声,朝后缩去。

“你要干什么,丑矮人?”她喊道,“滚开,快滚开!”

“妈妈,你怎么啦?”雅各吃惊地问道,“你肯定有哪儿不舒服,为什么你要赶走你的儿子呢?”

“给我滚开!”汉娜怒气冲冲地回答说,“你耍这种把戏在我这儿是骗不到钱的,丑八怪。”

“亲爱的妈妈,好好看看我,我确实是你的儿子,你的雅各。”

“瞧这个可恶的小矮人,他站在这儿准会把我的顾客全吓走的,他竟敢拿我的不幸开玩笑。他对我说:‘我确实是你的儿子,你的雅各。’真是个无耻的东西!” 汉娜大声对她旁边的一个女人说。

汉娜邻座的女人们站起身来,破口大骂雅各。要知道,市场上的女商贩们都知道她那漂亮的孩子7年前就被人拐走了。她们威胁他说,如果他不马上滚开,就要把他揍个稀巴烂。

雅各怎么也弄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想,今天早晨他像往常一样跟着母亲来到市场上,帮她摆好水果,然后跟老太婆到她家里去,喝了一碗汤,睡了一个觉,现在又回来了。可是,母亲和女商贩们却说7年了!她们还叫他可恶的小矮人!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见母亲不愿听他再说一句时,泪如泉涌,伤心地离开了,朝他父亲白天补鞋的铺子走去。“我去看看,”他心里想,“父亲是不是也不认识我。”

他来到鞋匠铺,站在门口朝里张望。鞋匠在埋头干活,压根儿没有看见他。可是,他偶然一抬头,朝门口望了一眼,不禁吓了一跳,连手里的鞋子、捻线和锥子都掉在地上,大喊:“天哪,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晚安,师傅!”雅各打了个招呼,走进铺子。“您好吗?”

“不好,不好,小先生!”父亲回答说,雅各十分惊异,因为父亲好像也不认识他了。“我干起活来已经不那么顺手了。我现在已经老了,就我一个人干活,想雇个伙计,又付不起工钱。”

“难道你没有儿子吗?他能帮你干活的。”雅各继续问道。

“我原来有个儿子,名叫雅各,要是还在,该是个高大能干的小伙子了,就能帮我干活儿了。唉,我命苦啊。天有不测风云啊!”

“你的儿子到哪儿去了呢?”雅各声音颤抖着问他的父亲。

“天知道,”他回答说,“7年前他被人从市场上拐走了。”

“7年前!”雅各吃了一惊。

“是的,小先生,是7年前。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当时我老婆哭哭啼啼地跑回家,说天已经黑了,孩子还没有回来,她到处打听,找遍了每一个地方。那天,一个丑老婆子来到市场上,把水果和蔬菜挑来挑去,讨价还价,最后买了好多,自己没法拿走,我老婆心肠好,派孩子给老太婆送菜去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他。”

“你是说,至今已经7年了?”

“到今年春天就7年了。我们到处张贴寻人启事,挨家挨户打听他。那个买菜的老太婆也没有人认识。一个已经活了90岁的老婆婆说,那个老太婆也许是凶恶的老妖婆克罗特维斯,她每隔50年才到城里来一次,买各种各样的东西。”

雅各的父亲一边说,一边使劲地敲着鞋子,并用双手把捻线往两边拉出来,拉得很长很长。雅各渐渐明白他出了什么事,他并不是在做梦,而是在老妖婆那儿被变成了松鼠,侍候了她7年。他顿时悲愤交集,简直要气炸了。最后他父亲问他:“小先生,也许您看中了我做的鞋子吧?您不想买一双新拖鞋,或者至少买一个……”他扑哧一声笑了,加上了一句,“买一个鼻套子?”

“请问,我的鼻子怎么啦?”雅各问道,“为什么要我买个鼻套子呢?”

“呶,买不买随您的便!”鞋匠回答说,“不过我得告诉您:假如我有这样一个吓人的鼻子,我一定要做个玫瑰色的皮套把它套上。请看,我这儿有一块现成的皮子,很漂亮。说真的,您的鼻子至少需要一码皮子。不过,有了套子您的鼻子会得到很好的保护。我知道,您一定经常把鼻子碰到门柱上或车辆上,您当然不想这样啦。”

雅各吓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鼻子又粗又大,大约有两只手长!这么说来,老太婆也把他的容貌改变了,怪不得母亲不认识他了,怪不得人家骂他丑矮人!“师傅!”他几乎哭着对鞋匠说,“您这儿有没有镜子?我要照一照。”  

“你别打搅我啦,我没有这玩意儿。不过理发师乌尔邦的店里有一面镜子,到那儿去照吧,祝您早安!”

父亲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把他推出门,然后关上门,坐下来重新干起活来。

雅各沮丧地穿过大街,走进理发店,去见他早就认识的理发师乌尔邦。“早上好,乌尔邦,”他对理发师说,“我来是求您帮个忙,请让我照一照您的镜子。”

“照吧,镜子就在那儿,”理发师一面喊,一面大笑起来。那些来刮胡子的顾客也跟着哈哈大笑。“您真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身材苗条,模样端正,天鹅脖子,皇后手,再漂亮也没有了。您有点自豪吧,准是那样。不过,您还是照照自己吧!免得让人家说闲话,说我妒忌您,不让您照我的镜子。”

理发师这么一说,店里的顾客一起哄堂大笑。雅各走到镜子前面一照,顿时泪水夺眶而出。“是啊,亲爱的妈妈,我这副样子,你当然认不出你的雅各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你在愉快的日子里,喜欢逢人就夸耀的儿子,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他看到,他的眼睛变得像猪眼睛那样小,鼻子大得吓人,一直垂过嘴边伸到下巴下面,脖子好像一点也没有了,因为他的头深深地缩进了肩膀里,他只有忍着极大的痛苦才能左右转动。他的个子还像7年前那样高。其他的小孩都是往高处长的,而他却往宽处长,弓背突胸,看起来像个装得鼓鼓的小口袋。他的一双细腿,软弱无力,可是手臂却粗得很,垂在身边像成年人的手臂一样。他的双手粗糙,发黄,手指又细又长,像蜘蛛腿一样,要他把双手完全伸出来,不用弯腰就能碰到地面。小雅各现在变成了一个畸形的矮人。

这时,他回忆起了那天早晨老太婆走到他母亲菜摊前买菜的情景。当时,他嘲弄过她的长相,现在她把这些都加在他的身上了。

“喂,您照够了吧,我的王子?”理发师说,“我想向您提个建议,小矮人。你不如到我这儿来干,衣食住行我全包了,你只要每天早晨站在我的店门口招徕顾客就行了。”

雅各心里非常恼火,可是,这种侮辱他只好忍受,他有什么办法呢?他冷静地对理发师说,他没有时间干这类工作,然后离开了那里。

虽然可恶的老太婆摧残了他的身体,却无法损害他的灵魂,这一点他清楚地感觉到了。因为他的思想和情感不再像7年前那样了,在这段时间里,他变得更加聪明了。他感到伤心,不是因为他失去了漂亮的容貌,不是因为他变成了一个畸形儿,而是因为他像条狗似的被父亲撵出了门,于是他决定再到母亲那儿去试一试。

他又向市场走去,来到母亲面前,恳求她冷静地听他把话说完。他向她提起那天他跟老太婆一起去的情景,向她提起他童年时经历的每一件事,然后告诉她,怎样在老妖婆那儿当了7年松鼠,老妖婆怎样把他变成了小矮人,因为那时他嘲弄过她。可是他的母亲不知道对这件事该怎么看才好。他讲他童年的事,讲得一点儿也不错,可是他说当了7年松鼠,她却不能相信。她说:“这是不可能的。”最后,她认为这事最好还是和丈夫商量一下。于是她收拾了菜筐,叫他跟她一起到鞋铺去。

“你瞧,”她对鞋匠说,“这人说他是我们丢失的儿子雅各。他对我讲,7年前有一个老妖婆把他从我们手里拐走了,并使他着了魔。”

“是吗?”鞋匠怒气冲冲地打断她的话,“好哇,这个小棍蛋!我1小时前才对他讲了这些话,他竟马上拿去戏弄你!喂,我的小儿子,你着了魔吗?好吧,我来给你除掉。”说着,他抓起一捆刚剪好的皮带,冲到雅各面前,朝他高高隆起的背上和长长的手臂上抽去,雅各疼得哇哇直喊,哭着逃走了。

这座城市里像其他地方一样,很少有人动恻隐之心去帮助一个不幸的、样子可笑的人。因此,可怜的雅各一整天没有吃到东西,也没有喝水,晚上不得不睡在教堂又硬又冷的台阶上。

第二天早晨,初升的太阳把他照醒,他严肃地思考起来,既然父母把他赶走了,今后他将怎样生活呢?这时他突然想起,他当松鼠时学到了一手精湛的烹调技术,他相信许多厨师会雇用他。于是,他决定要好好地利用这门手艺。

雅各想起,在这座城市里有一位公爵,他是一个出了名的讲究吃喝的人,喜欢吃各种美味佳肴,常在世界各地为自己寻找名厨。于是他向公爵的宫廷走去。在宫门口,他说想求见厨师长。他们听了哈哈大笑,然后领着他穿过前院,每到一处,仆人们都停住脚步瞧着他,一个个捧腹大笑,并跟上去瞧个没完。渐渐地,后面跟了一长串各色各样的仆人,他们前拥后挤,乱成一团,好像敌人冲到门口似的,叫嚷声响成一片:“小矮人,小矮人,你们看到那个小矮人没有?”

这时宫监怒容满面,手握一条大鞭子,跑了出来。“该死,你们这帮狗崽子,干吗这样吵吵闹闹?你们不知道爵爷还在睡觉吗?”说着他挥起鞭子,朝几个马夫和门卫的背上狠狠地抽去。“啊呀,老爷!”他们叫道,“您难道没有看见吗?我们带来了一个小矮人,像这样的小矮人,您恐怕还从来没有见过呢。”宫监一看见雅各,好容易才憋住,没有笑出声来,因为他怕一笑会有损他的尊严。于是,他用鞭子驱散了其他的人,把小矮人领进宫里,问他来干什么。当他听说小矮人想求见厨师长时,就回答说:“你找错了人,小孩子,你应当来找我,找宫监。你想在公爵身边当个贴身小厮,是不是?”

“不,老爷!”小矮人回答说,“我是一个能干的厨师,会做各种各样的名菜佳肴,请带我去见厨师长吧,也许他用得着我的手艺。”

“那就随你的便吧,小矮子。”说着,宫监牵着他的手,领他走进厨师长的房间。

“老爷!”小矮人一边对厨师长说,一边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鼻子都碰到了地毯。“你不需要一个高明的厨师吗?”

厨师长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放声大笑起来,说:“怎么?你是一个厨师?你以为我们的炉灶很低,你只要踮起脚尖,拼命把头伸出肩膀,就能看见上面的东西吗?啊,亲爱的小人儿!送你到我这儿来当厨师的人,把你当傻瓜愚弄了。”厨师长说完放声大笑起来,宫监和房里所有的仆人都跟着他哈哈大笑。

可是雅各并没有慌乱。“你大概不会舍不得一两个鸡蛋,一点点糖浆和酒,一点点面粉和香料吧?”他说,“只要您给我提供这点东西,我可以在您面前很快把菜做好,那时您就会说我是一个真正的厨师了。”

“好吧!”厨师长一面说,一面挽起宫监的胳臂。“好吧,为了开个玩笑,让我们一起到厨房里去吧!”他们穿过一些厅堂和廊道,最后来到了厨房里。厨房是一间高大而宽敞的房子,20个炉灶上日夜不熄地燃着火焰,厨房中间流过一道清澈的溪水,这道溪水同时用来养鱼。橱柜里各种美味可口的东西,应有尽有。厨工们正在走来走去地忙着,弄得锅盘叉匙丁当作响。厨师长一走进厨房,大家就静静地站住了,只听见炉火燃烧的劈啪声和溪水流动的潺潺声。

“爵爷今天吩咐做什么早点?”厨师长问一级早点师,那是一个年老的厨师。

“老爷!他说给他做丹麦汤和汉堡红丸子。”

“好,”厨师长继续说,“小矮人,爵爷要吃什么,你听见没有?这两道难做的菜,你敢做吗?我发誓,这种丸子你绝对做不出来,这有秘诀呢。”

“没有比这更容易做的菜啦!做汤嘛,请给我几种蔬菜、几种香料,还有野猪油、根菜和鸡蛋;做丸子嘛,”他低声说,只有厨师长和早点师才能听到,“做丸子,我需要四种肉、一点料酒、鸭油、生姜和一种叫‘开胃菜’的东西。”

“啊!我发誓,他说的分毫不差。”早点师惊讶地说道,“你在哪个魔法师那儿学来的?你说的这种开胃菜连我们也不知道。不用说,用它做出来的丸子一定更好吃。啊,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厨师!”

“不过我们还得让他试一试。把他要的东西都给他,让他马上做早点。” 厨师长说。

按照厨师长的吩咐,厨工把每一样东西都送到炉灶上。可是小矮人太矮,连长鼻子都够不到炉灶上。因此他们只好把两张椅子并在一起,又在上面放了一块大理石板,请这个奇怪的小矮人爬上去动手做早点。厨师、厨工、仆人和其他人都围住他,目不转睛地看着。

他的手艺是那么灵巧熟练,一举一动是那么干净利落,大家看了都惊讶不已。他把食料配好后,便叫人把两口锅放到火上煮,等他说“好”时再端下来。接着他开始数一,二,三……数到五百时,他叫道:“好!”锅子端下后,他请厨师长尝尝味道。

厨师长走到灶边,舀了一勺尝了尝,不由得闭起双眼,快活地咂了咂舌头,说道:“味道好极了,味道好极了!宫监,你想尝一尝吗?”宫监鞠了一躬,拿起勺子尝了一口,高兴得不得了。他对早点师说:“亲爱的早点师,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厨师,不过,像这样鲜美的汤和汉堡丸子,你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时,早点师也尝了一口,顿时对小矮人的手艺佩服得五体投地,马上拉住他的手晃动着说:“小子!你真是一位烹调大师!”

这时,公爵的侍从走进了厨房,对大家说,公爵老爷要用早餐了。于是,他们把这两种食物放在银盘上,给爵爷送去了。过了一会儿,公爵派来一个使者,叫厨师长去见他。厨师长赶忙穿上礼服,跟着使者走了。

厨师长走到公爵面前时,他已把银盘里的食物吃得精光,正在抹胡子。“听着,厨师长,”他说,“我对你的厨师一直都很满意,不过,告诉我,今天的早餐是谁做的?自从我继承爵位以来,还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美味的早点。告诉我,这个厨师叫什么名字,我要赏他几个金币!”

“爵爷!说起来这真是一件奇事。”厨师长回答说,接着他原原本本地讲了起来。公爵听了非常惊奇,马上派人把小矮人叫来,问他是谁,从哪儿来的。可怜的小雅各当然不能说他中了魔法,变成了松鼠,侍候过老太婆。不过,他也不喜欢撒谎,所以他老老实实地说,他现在既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他的烹调技术是从一个老太婆那儿学来的。

“如果你愿意待在我这儿,”公爵说,“我每年给你50个金币,一套礼服,另外再给你两条裤子。但是,你得每天亲自给我做早点,并指导别人做中餐,总之,我的伙食就由你来总管啦。此外,我给宫里每一个人都起了一个名字,今后我就叫你‘长鼻子’吧。”

现在,小矮人的生活有了保障,他干这份差事很出色。自从长鼻子矮人到了宫廷后,可以说公爵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以前,他对厨师们做的菜不满意,就常常把盘子碟子扔到他们的头上。可是小矮人进宫后,一切像魔术似的全变了样。现在,公爵不是一天吃三顿,而是吃五顿,尽情地享用小矮人做的拿手菜,从来没发过火。他觉得样样食物都鲜美可口,人也变得随和亲切了,而且一天天地胖起来。

小矮人惊动了全城。大家都恳求厨师长允许他们看看小矮人怎样烹调。有几个最显要的贵人甚至得到公爵的许可,派他们的厨师到宫廷厨房里来,跟小矮人学习烹调手艺。每人每天付给他半个金币,这使小矮人有了不少的收入。

雅各就这样在宫里住了将近两年,生活很富裕,声望也很高,只是一想起父母,他心里就感到忧郁。

雅各总是亲自到市场上买家禽和蔬菜。有一天早晨,他又到鹅市上去选购又肥又大的鹅。他来回走了好几趟,留心地在搜寻。现在大家见了他,不再嘲笑和讥讽他的相貌了,相反,一见到他,便肃然起敬,因为谁都知道他是公爵的著名厨师。如果他把他的长鼻子转向哪个卖鹅的女贩,那么她就认为自己要交好运了。

突然,他发现街角上坐着一个妇女。他走到这个女贩面前,打量了一下她的鹅,然后拿在手里掂掂分量。这些鹅正合他的要求,于是,他把三只鹅连同笼子一起买下了,扛在宽阔的肩膀上,向宫里走去。走着走着,他忽然发现,三只鹅中只有两只嘎嘎地叫,像是真正的鹅,而第三只却静静地坐在笼子里,只是轻声叹气,像是人在呻吟,他感到很奇怪。“这只鹅大概有病,”他自言自语地说,“我得赶快回去,把它宰了做成菜。”他刚这么想,就听见这只鹅用清晰而洪亮的声音说:

你要宰我,

我就咬你,

你要拧我的脖子,

我就叫你活不长。

雅各吓了一大跳,连忙把鹅笼放到地上。这只鹅用美丽的眼睛望着他,叹了一口气。“天哪!”他喊道,“你会说话,鹅小姐?我简直没有想到。哦,你不必害怕!我很懂得生命的意义,像你这样一只奇异的鹅,我是不会杀害的。不过,我敢打赌,你不是生来就披着这层鹅毛的。我自己也曾变过一只可怜的小松鼠。”

“你说对了,”鹅回答说,“我并不是生来就披着这层鹅毛的。唉,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伟大的魔法师的女儿咪咪,会在一个公爵的厨房里送命!”

“请放心,亲爱的咪咪小姐,”小矮人安慰她说,“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是公爵殿下的厨师,我保证不让任何人把你宰掉。我准备在自己的房间里搭一个棚子给你住,每天给你提供足够的饲料,只要我有空,就来和你聊聊天。我会对其他的厨师说,我在用各种特殊的菜叶,给公爵喂养一只鹅。等到有了合适的机会,我就把你放掉。”

鹅含着眼泪向他表示感谢。小矮人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他杀了另外两只鹅,而为咪咪搭了一个棚子,借口说这只鹅是特地为公爵饲养的。他给她吃的不是一般的鹅食,而是面饼和甜食。他一有空,就去和她聊天。他们彼此讲了自己的身世,雅各这才知道她是哥特兰岛魔法师的女儿。她父亲和一个老妖婆发生了争执,老妖婆用阴谋诡计战胜了她父亲,并对她报复,把她变成了一只鹅,带到了这座城市。雅各也对她讲了自己的遭遇,她听了对他说:“我多少也懂一些魔法。你刚才告诉我,在菜筐旁发生过争吵,你闻过菜后突然变了模样,老太婆还对你说了几句话,根据这些,我猜想,老妖婆是用一种菜让你中魔了。如果找到这种菜,你中的魔法就可以解除啦。”当然,这番话并不能使小矮人得到多大的安慰,因为这种菜他到哪儿去找呢?

不久,一位侯爵到公爵这儿来做客,他是公爵要好的朋友。公爵马上派人把长鼻子矮人叫来,对他说:“我要证明你是不是手艺高超的烹调大师。今天到我这儿来做客的这位侯爵,是除我之外最有名的美食家,也是精美菜肴的大鉴定家。你要把每天的菜搞好,要让他每次进餐都感到惊喜。在他做客期间,每样菜都不许重复,否则我就要你的命。只要你做到这一点,无论你需要什么东西,我都可以满足你。”

于是,雅各使出了浑身的本领,他整天笼罩在烟雾中,守候在炉火旁。

侯爵在公爵的宫中待了14天,每天至少吃五顿。公爵很满意小矮人的烹调手艺,因为他看到客人的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情。第15天,公爵派人把小矮人叫到餐桌前,给他的客人做了介绍,并问侯爵是否对他的厨师感到满意。

“你真是一个高明的厨师,”侯爵说,“我在这儿住了这些日子,每一样菜你都没有重复过,而且样样菜味道都好极了。不过,请告诉我,为什么这些天来你还没有献上皇后馅饼呢?这可是食品之王啊。”

雅各吓了一大跳,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馅饼,但他仍然从容地回答说:“啊,老爷,我以为您还要在宫中住很久呢,所以一直没有献上这种食品。要知道,在分别的那天,除了皇后馅饼,一个厨师还能拿出什么为您饯行呢!”

“是吗?”公爵说道,不禁哈哈大笑。“这种皇后馅饼,你还从来没有做过孝敬我呢。难道你想在我临终时才献给我吗?饯行的食品,你就另外想一种吧,我要你明天就把皇后馅饼端到桌上来。”

“遵命,老爷!” 雅各说完就走了。但是他心事重重,因为他丢脸和倒霉的日子终于到了。这种馅饼他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做。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自叹命苦,痛哭起来。这时鹅儿咪咪走到他身边,问他为什么哭泣。她听说是皇后馅饼的事后,就对他说:“你别哭了,这种食品在我父亲的餐桌上是常见的,我还大致记得要用哪些配料。这种那种原料你各用一些,即使必要的原料配不齐,老爷们也不一定能吃得出来。”咪咪这么一说,小矮人高兴得跳了起来。他马上动手做起皇后馅饼来。他先做了一个小的试了试,味道好极了。

第二天,他烤了一个较大的馅饼,上面用花环点缀起来,然后派人送到餐桌上去。他自己穿上最好的礼服,也到餐厅里去。他走进去的时候,切饼师正把饼切成几块,放在小银勺里,递给公爵和他的客人。公爵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瞪大双眼望着天花板,把饼咽了下去,然后说:“啊,啊,啊!怪不得这种饼叫做皇后馅饼,我的小矮人也称得上厨师之王啊。您说是不是,亲爱的朋友?”

侯爵拿了几块小的放在嘴里,细细品尝着,脸上显出讥讽的、诡秘的微笑。“这饼做得确实不错,”他一边说,一边推开了盘子,“但是并不完全像皇后馅饼。”

公爵听了生气地皱起了眉头,羞得满脸通红。“小矮人,”他喊道,“你胆大包天,竟然拿这种东西来骗你的主人?”

“啊,老爷,这块饼我确实是按照烹调规则来做的,决不会缺少什么东西!” 雅各哆哆嗦嗦地说。

“撒谎,你这混蛋!”公爵吼道,抬起腿一脚把他踢开,“我的客人决不会瞎说饼里还缺少点东西。我恨不得叫人把你剁碎,烤成一块馅饼!”

雅各扑通一声跪倒在客人面前,抱住他的双腿。“求求您告诉我,这饼到底缺少了什么?请不要叫我丢掉性命吧。”

“我就是说出来,也帮不了你多大的忙,亲爱的长鼻子,”客人怪笑着回答说,“我昨天就料到,这种馅饼只有我家的厨师会做,你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告诉你吧,饼里缺少一种菜,这一带没人识得这种菜,它叫做‘喷嚏菜’。没有这种菜,馅饼就没有香味,你家老爷永远也不会像我一样能尝到这种馅饼了。”

公爵大发雷霆。“不,我一定要吃到这种饼,”他嚷了起来,两眼直冒怒火,“我明天要是拿不出你要的这种馅饼,就把这混蛋的脑袋挂在宫门口示众。狗东西,你滚吧,我再给你24小时的期限。”

雅各又回到自己的房间,痛哭流涕,向鹅诉说他的灾祸降临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菜。

“如果只是找这种菜,”她说,“我还能帮你的忙,因为我的父亲教我认过各种各样的菜。如果在别的时候,恐怕你的性命难保了,幸好现在是月初,这种菜正好在这时候开花。告诉我,在宫廷附近有没有老栗树?”

“有!” 雅各回答说,心里觉得轻松了一些,“就在湖边,离这所房子200步远的地方,长着一片栗子树,可是,你问这种树干什么?”

“只有在老栗树的树底下才长这种菜,”咪咪说,“我们别耽误时间了,快去找你需要的这种菜吧。你把我抱在怀里,到了外面再把我放下来,我帮你找。”

他照她说的那样做了,抱着她走到宫门口,想要出去。可是门卫举起枪拦住了他,说道:“我亲爱的长鼻子,你完蛋了,我接到最严厉的命令,不许放你出宫。”

“我到花园里去总可以吧?”小矮人说,“行行好吧,你派个人去问问宫监,我是不是可以到花园里去寻找几样香菜。”门卫请示后,得到了许可,因为花园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园里的人休想从那儿逃出去。

雅各抱着咪咪来到花园里,小心翼翼地把她放下,她赶在他前面,朝长着栗子树的湖边飞快地跑去。他紧跟在她的后面,心里怦怦直跳,因为这是他最后的一线希望了。他拿定了主意,如果咪咪找不到这种菜,他宁可投湖自尽,也不愿叫人砍掉脑袋。

这时,咪咪四处寻找,一会儿奔到这棵树下,一会儿奔到那棵树下,用嘴翻弄每一棵小草,可是白费力气,连“喷嚏菜”的影子也没有发现。她感到又懊丧又着急,不由得哭了起来;因为已到晚上,天渐渐黑了,周围的东西更难辨认了。

这时,雅各偶尔向湖的对岸望了一眼,突然叫了起来:“你瞧,你瞧,湖对岸还有一棵高大的老栗树。让我们到那儿去找找吧,说不定在那儿会碰到好运气。”鹅连忙蹦起来,扑打着翅膀朝前奔去,小矮人迈开两条短腿,跟在后面拼命地追。

老栗树枝繁叶茂,投下一大片阴影,四周黑乎乎的,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到了树底下,鹅儿突然停下来,高兴地扑着翅膀,把头迅速地伸进茂密的草丛里,摘下一样东西,含在嘴里,小心翼翼地递给惊疑的长鼻子,说道:“这就是那种菜,这儿长着一大片,足够你用啦。”

小矮人若有所思地看着这种菜,一股扑鼻的清香,使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他当初改变模样时的情景。这棵菜的茎和叶子也是淡绿色的,开着一朵鲜红的花,花上缀着一道黄色的边儿。

“谢天谢地!”他终于叫了起来,“真是奇迹啊!你听我说,我相信,把我从松鼠变成丑陋的小矮人的东西,就是这种菜。我现在可以闻一下试试吗?”

“等一等,”鹅儿请求说,“你先摘下一把菜,我们回到你的房里去,你把你的钱和其他东西都收拾好,然后我们再试试这种菜的威力!”

他们就这样定了,回到小矮人的房间里,他紧张得连心跳的声音都听到了。他把平时省下来的五六十个金币、几件衣服和几双鞋子打成一个包裹,然后说道:“上天保佑,让我解脱精神上的这副重担吧。”说完,他把长鼻子伸进花心,使劲地吸了一口香气。

突然,他浑身震动起来,各个关节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他觉得他的头伸出了肩膀,他又瞟了一下鼻子,发现鼻子越变越短,他的背和胸脯开始变平,腿也变长了。

鹅看到这些变化,说不出的惊异。“哈!你多么高大,多么英俊啊!”她喊道,“谢天谢地,你根本不是原先那副样子了!”雅各听了非常高兴,合拢双手祈祷起来,但是,心中的欢乐并没有使他忘记该怎样感谢鹅儿咪咪。虽然他急切地想去见父母,但出于感激之情,他克制了这种愿望,他对咪咪说:“没有你,我绝对找不到这种菜,只好永远保持那副丑样子,说不定还会死在刽子手的屠刀之下呢。我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的恩情。我一定要把你带到你的父亲那儿,他精通各种魔法,很容易解除你身上的魔法,使你恢复原形。”

雅各抱着鹅,顺利地走出了宫门,因为没有人能够认出他来。他上路了,朝海滨走去,那儿是咪咪的家乡。

他们一路平安,到了咪咪的家乡。魔法师解除了女儿身上的魔法,赠给雅各许多礼物,送他走了。他回到了家乡,他的父亲认出这个漂亮的小伙子就是他们丢失的儿子,真是喜出望外。雅各变卖了魔法师送给他的礼物,用这些钱买了一家店铺,渐渐地富裕起来,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在雅各离开公爵的王宫后,那里发生了一场大动乱。第二天,公爵正要兑现他的誓言,却发现小矮人已经无影无踪了。侯爵硬说,公爵怕失掉自己最好的厨子,暗中把他放走了,还指责公爵言而无信。因此,两位爵爷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蔬菜战争”。他们打了好几仗,不过最后还是讲和了。为了庆祝和约的签订,侯爵命令自己的厨师做了皇后馅饼,公爵美美地享了一次口福,因此,这个和约就叫做“馅饼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