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会说话的木头(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3-27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木偶奇遇记》是意大利儿童文学作家科洛迪的代表作,作品想像丰富,情节曲折有致,语言生动幽默。

故事的主人公皮诺曹是个调皮的木偶。他天真无邪、头脑简单、好奇心强,但是又缺乏主见、没有恒心、经不住诱惑。他曾经想好好读书报答父亲,但是,又经不住外界的诱惑,跑去看马戏团表演。在他就要变成一个真正的孩子的前一个晚上,他又经不住同伴的引诱,去了“玩儿国”,于是变成了一头驴子。皮诺曹既没坏到无可救药,也没好到无可挑剔,而是和现实生活中的许多孩子一样,心地善良、聪明伶俐,但是又有很多缺点。最后皮诺曹克服了重重困难,改正了自己的缺点,终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孩子。

一段会说话的木头

世界上奇怪的事情总是层出不穷。

有一天,在樱桃师傅的木匠铺出现了一块会说话的木头。事情是这样的:老木匠安东尼奥(因为他有一个又红又亮的酒糟鼻,看上去像个熟透的樱桃,所以人们都管他叫樱桃师傅)找出了一块木头想做条桌腿。当他正要举起锋利的斧子削树皮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

“您下手可别太重啊!”

樱桃师傅吓了一大跳,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大圈,想看看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可是,桌子下面看过了,椅子下面看过了,把衣柜也打开检查了一遍,都没有人啊!

“屋子里除了我没有别人了呀。”老木匠抓了抓头上的假发,叹了口气说,“唉,看来我真的老了,耳朵也不好使了。”樱桃师傅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拿起斧子狠狠地朝那段木头砍了下去。

“哎呦!疼死我了!”一个细细的声音叫了起来,听上去像是一个挨了打的孩子的声音。

这下可把可怜的老木匠真的吓坏了,只见他目瞪口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天啊,难道是这段木头在和我说话?但是不可能,这段木头看上去和别的木头没什么区别啊,难道……难道这段木头里藏着一个人?”于是,樱桃师傅一把抓起木头,使劲往墙上咚咚地撞,然后停下来竖起耳朵听有没有什么声音,可是房间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也许是我得了幻听症了,得,我还是继续干活吧。”樱桃师傅开始小心翼翼地用刨子刨起木头来,他边干活还边哼着小调给自己壮胆。

“痒死我了,痒死我了,快停下!”一个细细的声音一边咯咯笑一边说。

“扑通”一声,樱桃师傅跌坐在地上,他脸色铁青,头上直冒冷汗,红樱桃一样的鼻子都变成青橄榄了,眼珠子吓得快要掉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敲门。

“进来!”老木匠连站起来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来的是樱桃师傅的老朋友杰佩托,因为他那头黄色的假发看上去像玉米糊,所以孩子们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老玉米糊”。可是杰佩托的脾气很暴躁,要是谁叫他“老玉米糊”被他听见了,准没有好果子吃。此时,杰佩托正在想心事,根本没有注意到樱桃师傅那副惊慌失措的狼狈相,他一进来就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

“嗨!老伙计,我想和你说个绝妙的事情。我要给自己做一个世界上最最棒的木偶,它会说话,会走路,更厉害的是它还能跳舞、翻跟斗、舞剑。我说,老伙计,我已经老了,需要有个孩子做伴,做个木偶还能给自己消愁解闷。再说了,这个木偶本领这么大,我还可以带着它周游世界,说不定还能挣口饭吃呢。您看这个主意如何?”

“太棒了,老玉米糊!”那个细细的声音叫了起来。

这下可把杰佩托气坏了,他的脸马上涨得通红,冲着樱桃师傅气呼呼地说:“你凭什么叫我老玉米糊?”

“我……我没有叫啊。”

“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是你还是谁?”

“我真的没有叫。”

“就是你叫的。”

“我没叫。”

“就是你!”

“我没叫!”

两个好朋友越来越激动,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杰佩托扯下了安东尼奥的白色假发,安东尼奥扯下了杰佩托的黄色假发。

“把假发还给我!”樱桃师傅说。

“你也把假发还给我!”老玉米糊说。

于是,两个小老头拿回了自己的假发,还相互道歉,并紧紧拉着手,发誓以后再也不打架了,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嗨,老伙计,您刚才说的那件事情确实很不错,可是,我能帮你什么呢?”樱桃师傅问道。

“我想要一段木头,您可以给我吗?”老玉米糊不好意思地说。

听到这话樱桃师傅实在太高兴了,他马上把那块奇怪的木头送给了杰佩托:“谢天谢地!或许您能用得上它。”这下,樱桃师傅总算松了口气。

杰佩托高兴极了,他又发誓自己要和老木匠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然后就拿着木头欢天喜地地回家去了。

虽然杰佩托是个手艺不错的雕刻师傅,但是他很穷。他住的是地下室,里面黑乎乎的,而且家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只有一把破椅子、一张小床、一张小桌子和几把雕刻刀。

杰佩托一回到家就马上拿出雕刻刀,聚精会神地刻起小木偶来。

“我得给心爱的小木偶取个名字,可是叫什么好呢?”杰佩托一边干活一边自言自语,“或者叫他皮诺曹吧,我认识有一家人都叫皮诺曹,他们日子都过得很好。好,就这么定了,但愿这个名字能给这个小家伙带来好运气!”

杰佩托对这个名字感到很满意,所以他干活就更带劲了。不一会儿,他就在那段木头上刻出了头发,刻出了小脑袋,接着就要刻眼睛了。这时候,奇迹出现了,只见那双刚刻好的眼睛自己骨碌碌地转动起来,然后就直盯着杰佩托师傅。

“老天爷啊,这太让人吃惊了!”杰佩托忍不住叫了起来,“我不是在做梦吧?”

杰佩托很想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他又急不可待地刻出了小木偶的鼻子。鼻子刚刻好,就开始长。长啊、长啊、长啊,短短几分钟就长成了一个很长很长的鼻子。杰佩托使劲用刀子把它削短,可是不一会儿又长起来了。

“唉,不管它了,还是做嘴巴吧。”杰佩托自言自语道。

可是,嘴巴还没有做完,就咧开了笑个不停。那笑声让杰佩托心烦意乱,没法集中精力干活。

“不许笑了!”杰佩托生气地说。可是,他的话一点也不管用,这个木偶笑得更厉害了。

“不准再笑!”这回杰佩托真的生气了,他瞪着眼睛吓唬小木偶。木偶吐了吐舌头,这才停止了笑。

于是,杰佩托接着干活。渐渐地,脖子雕出来了,身子雕出来了,胳膊和手也在雕刻刀下长出来了。

可是,小木偶的手刚一做好就不安分,它一把把杰佩托头上的假发扯了下来。

“噢!皮诺曹,你这是在干什么?快把头发还给我!”杰佩托很生气地叫道。可是,皮诺曹根本不理他,还把假发戴到了自己的头上。可是,这个假发对他来说太大了,几乎把他闷个半死。

看到皮诺曹这么顽皮,杰佩托心里感到非常难过,这种难过的滋味,他以前从来没有过,所以,他忍不住哭了。他对皮诺曹说:

“孩子,我还没把你做好,你就这样淘气、顽皮,不懂得尊重父亲,真是个小坏蛋!可是,你总归还是我的孩子……”杰佩托擦干了眼泪,继续做木偶的腿和脚。

刚把脚做好,杰佩托的鼻子就被狠狠地踢了一下。

“我真是自找苦吃啊!刚一开始就应该想到这些事情,可是现在来不及了。他现在是我的孩子,我是他的爸爸。”

杰佩托把木偶抱下来放在地上,开始教他走路。刚开始,皮诺曹的两条腿硬邦邦的,根本不会动。杰佩托耐心地搀扶着他,教他一步一步地走。过了一会儿,皮诺曹自己能走了,他开始在屋子里乱蹦乱跳,最后他一脚跨出了家门,溜到街上去了。

杰佩托跟在他后面使劲追,边追还边大声喊道:“抓住他!抓住他!”可是,皮诺曹像一只野兔一样,撒开了腿到处乱钻乱撞。街上的人看见一个木偶在跑步,觉得新鲜极了,他们都停下来看着他哈哈大笑,忘记了帮杰佩托拦住皮诺曹。

这时候,一个警察听到了杰佩托的喊叫声和人们的吵闹声,他以为是抓小偷呢,于是他站到了路中间,挡住了皮诺曹的去路。皮诺曹想从警察的两腿之间钻过去。可是,警察一把抓住了他的长鼻子,并把他交到了气喘吁吁的杰佩托手里。

杰佩托非常生气,他想拧皮诺曹的耳朵好好地教训他一顿。可是,他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皮诺曹的耳朵,原来,杰佩托竟然忘记给皮诺曹刻一对耳朵了。

皮诺曹见杰佩托要教训他,就躺到了地上打滚耍赖。人们一下子又围了过来,在一旁议论纷纷:

“可怜的小木偶!回去之后不知道杰佩托这个老坏蛋会怎么揍他呢……”

“是啊,别看杰佩托这个老家伙平时挺老实的,他的脾气可坏了。真不知道他回家后会怎么打孩子呢,我们要当心他虐待儿童!”

警察只听见了后面几个字。“虐待儿童?那还了得!”于是,警察不由分说就把杰佩托送进了监狱。

杰佩托一路上哭哭啼啼的:“我真是命苦啊,好不容易刻了个小木偶给自己当孩子,想不到最后竟然会因为这件事情进监狱……”

可是,皮诺曹这个小坏蛋却趁此机会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