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十九个月(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3-24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海伦·凯勒是一位残障教育家,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性之一。在她十九个月大的时候,一场大病夺走了她的视力和听力。八岁时,海伦的父母亲为她找到了一位家庭教师——莎莉文小姐,在莎莉文小姐和家人、朋友的帮助下,她先后进入柏金斯盲校和剑桥女子学校学习,并考入哈佛大学,开始尝试写作。《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如实地记录了她的这段生活。面对残酷的现实,海伦·凯勒勇敢地接受了挑战,并用爱心去拥抱世界,以惊人的毅力面对困境。她不仅用行动证明了人类战胜命运的勇气,而且还将自己所经历的痛苦和幸福记录下来,以勉励后世。

珍贵的十九个月

1880年6月27日,在这个炎热的夏日,我出生在美国亚拉巴马州的塔斯甘比亚镇。

我的祖先来自瑞典,他们很早就举家来到了美国,并在亚拉巴马州的塔斯甘比亚镇买了一块土地,然后就在这里定居下来了。据说,那时候的塔斯甘比亚还是一个非常偏远的小镇,它远离大城市,人烟稀少,物资缺乏。像日常生活必需品和农场所需要的农具、肥料和种子等这些东西都要到760英里以外的费城购买,生活非常不方便。去费城购买这些东西就成了祖父的任务。由于路途遥远,所以在去往费城的途中,祖父总是会写信报平安,而且,他还很细心地把自己在途中的所见所闻写出来,读他的信简直是一种享受。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们闲暇的时候,我们还会时不时地翻出祖父那些已经泛黄的信件,从中感受逝去的那个年代的点点滴滴。

我的父亲亚瑟·凯勒是美国内战时期的南方军队的一名上尉,我的母亲凯蒂是他的第二个妻子,她比我父亲小好几岁。

其实,和大多数的孩子一样,我的生命一开始是平凡而简单的。我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所有的人对我的降临都感到兴奋和喜悦。他们每个人都争着要给我取名字,而且为此争得面红耳赤,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取的名字才是最有意义的。最后,经过协商,他们终于同意了我母亲的意见,决定用我外婆的名字“海伦·艾培丽特”作为我的名字。

名字确定了之后,接下来我就该接受牧师的洗礼了。这对于家里人来说又是一个挑战,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我的父亲太兴奋了,以至于把我的名字都忘记了。所以,在洗礼的时候,当牧师问他我叫什么名字的时候,父亲竟然说叫“海伦·亚当斯”。所以,我的名字就由原来的“海伦·艾培丽特”变成了“海伦·亚当斯”,从此,这个名字跟随了我一生。

当我长大懂事后,我的家人告诉我,我从小就对周围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心,而且非常要强。当我六个月大的时候,我就会模仿大人讲话,说几个简单的单词,如“茶”、“你好”等,这让我的家人感到非常惊奇。家人还告诉我,在我刚满一周岁的时候,我就学会了走路。一个夏日的傍晚,当母亲给我洗完澡把我从浴盆里抱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了夕阳将窗外那些树的影子投在了我们家的地板上,摇曳生姿。于是,我就从母亲的膝盖上爬下来,去追逐那些光和影的嬉戏,就这样,我迈出了独立行走的第一步。

在家人的百般疼爱中,我幸福地度过了生命中最初的时光。我看见百花盛开的春天,阳光刺眼的夏天,黄叶遍地的秋天和萧瑟肃杀的冬天,这一切对于一个幼小的生命来说是那么的新鲜。可是,就在我想继续探索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时,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来临了。

在一个春暖花开、百灵鸟在枝头愉快地歌唱的春天,我突然生病了,可怕的高烧折磨着我稚嫩的身体。医生的诊断结果是我得了急性胃充血和脑充血,根本没有治愈的希望。也许是一种求生的本能,就在我的家人陷入绝望的时候,在一个早晨,我的高烧奇迹般地退了。家人对此感到非常惊奇,他们禁不住喜极而泣。但是,他们刚一开始没有发现这次高烧夺走了我的视觉和听觉,我又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在高烧退去后,我不得不像一只鼹鼠一样避开阳光,以前这明媚的阳光是那么地吸引我,但是,现在它却让我的眼睛感到炽热、疼痛难忍。于是,我就常常在一个角落里蜷缩着,视力一天不如一天。终于,有一天当我睁开眼睛时,发现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东西也看不见。我感到非常惊恐和孤独。当我明白自己再也看不见外面的世界之后,悲伤的情绪笼罩了我,这种情绪让我终生难忘。

从此,我就生活在一个没有声音、没有色彩的世界里,我对声音和色彩的所有的记忆,就来自于那生命中最初的十九个月。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九个月,但是,那蔚蓝的天空、碧绿的小草、五颜六色的鲜花,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间。

直到现在,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小时候住的房子。祖父和祖母的房子是一间正方形的大房子,旁边还有一间给佣人住的小房子。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之后,父亲就在祖父和祖母的房子旁边加盖了一间小屋子。这个小屋子的四周长满了葡萄藤、金银花和爬藤蔷薇,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座浓荫蔽日的凉亭。于是,我们的邻居就给这个小屋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绿色家园,这个绿色家园是我童年时代的天堂,它伴我度过了生命中最难忘的日子。

在我的家庭教师莎莉文小姐还没有出现在我生命中之前,我经常依循那些花的芳香,独自一人在屋子的周围散步,寻找刚刚盛开的百合花和紫罗兰,呼吸那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当我悲伤的时候,我也会独自来这里寻求安慰,当我置身于那沁人心脾的鲜花丛中时,我那烦躁不安的心也就渐渐地平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