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祖父身边的路上(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3-24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作者约翰娜·斯比丽出生在瑞士苏黎世附近的一个村庄里,从1879年起,她写了大量的故事,其中最著名的有《海蒂》。

海蒂是个聪明活泼、心地善良、纯真可爱的小姑娘,她热爱阿尔姆山美丽的自然风光,更爱那里的人们。她用爱感化了性格孤僻的祖父,赢得了双目失明的祖母的爱,还让彼得开始爱好学习。她被姨母带到了法兰克福薛斯曼先生的家中,陪伴残疾的女儿克拉拉。她用自己善良的心赢得了薛斯曼先生和他母亲的喜爱,也赢得了克拉拉的友爱与信任。故事在三个老人和三个孩子的纯真美好的情感中展开,把读者带到一个充满温馨之爱的世界。

到阿尔姆祖父身边的路上

一个阳光明媚的六月的早晨,一个身材高大,外表壮健的姑娘,拉着一个脸蛋黝黑、腮帮子红得像山楂果一样的小姑娘的手,在风景优美的古老小镇梅恩费尔德通往阿尔卑斯山上的小路上奔走着。

小姑娘看起来还不到五岁,身上穿着好几套衣服,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当她冒着热气费力地跟着那个大姑娘往山上走的时候,她的两只小脚就像深陷在那双笨重的鞋里似的,困难地移动着。

小道两旁郁郁葱葱的山林,散发出扑鼻的芳香。

一步一步走了一个钟头的路,两个姑娘来到了半山腰的村子。这村子叫多弗里,意思就是“小村子”。村子里的人都向那个高个大姑娘问好,原来这是她童年时代的老家。不过,她没有停下来,她一面答话和回礼,一面只顾赶路。

当她走过最后一栋小屋子的时候,屋子里有人在喊她:“迪提,等一下,我也和你一道到山上去。”

那大姑娘停住了脚步。小姑娘马上缩回手,坐在草地上喘起气来。

“你累了吗,海蒂?”大姑娘问。

“不,我热得要命。”小姑娘说。

“我们快要到了。”大姑娘给她鼓气。

这时候,一个高大的女人从屋子里走出来了,看样子她挺愉快的。

“迪提,你把这孩子领到哪里去?她是你姐姐留下的孤儿吗?”

“是的。我把她领到她祖父那儿去,她以后得和他在一起。”

“没搞错吧!让她和阿尔姆叔叔一起过?那老头不把你撵回去才怪哩。”

“他不会的,他是她的祖父,也该操操心了。我照顾她到了现在。巴蓓尔,我在法兰克福找到了一个好工作。我不能再给她拖累了。”

“可你知道,他从不和别人来往,从不上教堂,从不露脸,偶尔拄着拐杖出来走走,人们都避开他,他们害怕他。”肥胖的巴蓓尔说。

“可不管怎么说,他是她祖父,照顾她是他的本分。我想他不会苛待她的。就算他真的苛待她,那也是他的事,我管不着了。”

巴蓓尔自己的家是在普拉蒂古的山谷里,不久以前她才嫁到这个村子里来。她不了解阿尔姆叔叔,总以为他行为古怪。迪提呢,一直住在多弗里,一年前才离开这个地方。那时,她母亲死了,她只好搬到拉盖茨去,在一家旅店作女招待。这个早晨,她带着小女孩从拉盖茨动身时,碰巧有个熟人运干草到梅恩费尔德来,她们就顺路过来了。

巴蓓尔想打探有关阿尔姆叔叔的消息,她一边搀着迪提的臂膀,一边问道:“为什么人们都害怕他?他为什么一直躲着别人?”

“我可不知道,再说我才二十六岁,他可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啦,年轻时他是什么样,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他和我母亲都是多姆莱斯地方的人。”

她们只顾讲话,把小女孩远远地甩到了后面。小女孩在悬崖上跟牧童彼得和他的羊群在一起呢。

“她挺好奇的,长得不像个五岁孩子那样安分,凡事都得瞧瞧,问个究竟。估计长大了不会吃亏的。”迪提看着小女孩。

“阿尔姆老头从前不是阔过一阵子吗?”巴蓓尔问。

“是的,他阔过一阵子。在多姆莱斯他有过最好的农庄,可他把钱都花在喝酒和赌博上了。他父母伤心过度,先后去世了,接着他也失踪了。听说是到那不勒斯当兵去了,十多年没有音信。”迪提滔滔不绝地讲着。

“后来,他突然带着个孩子在多姆莱斯露面了。可那儿的人都不欢迎他,他伤心至极,发誓再也不踏上多姆莱斯的土地了,于是就迁到多弗里来。他是在外乡结婚的,后来妻子死了,他就和儿子托拜尔斯孤单度日。那时他手头上还有些钱,还让托拜尔斯去学木匠呢。他的孩子挺踏实,在多弗里,人们都怀念他。就是没人信任那老头子,有人说他在那不勒斯与人争吵,杀了人,吃了官司。我母亲的祖母是他祖母的表姐,我们叫他叔叔。自从他搬到阿尔姆以后,他就成了阿尔姆叔叔了。”

“托拜尔斯后来怎样?”巴蓓尔接着问。

“他娶了我姐姐阿迪海德,婚后生活挺和美的,可惜好景不长。两年后,托拜尔斯在盖新房时给一根掉下来的大梁压死了。阿迪海德伤心过度,两星期后,也去世了。”迪提说道,“人们说这是阿尔姆叔叔不相信上帝的报应。从那后,他性子变得暴戾了,跟谁也不说话,别人都回避他。”

“后来,他迁到阿尔姆山上去,一直在那儿住下来。我和母亲抚养着姐姐的女儿,那时她才一岁。去年,母亲死了。我要到巴斯的旅店干活,便把她寄养在朋友家里。这一回我的女主人要我跟她一起到法兰克福去。”迪提接着说。

“可你不能把这小女孩交给山上那老头儿呀!”巴蓓尔责备道。

“我毕竟也尽了自己的责任。我不能再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孩子去法兰克福。巴蓓尔,你打算上哪儿?我们已到了阿尔姆的半山腰了。”迪提反驳道。

“我到啦。我准备找老牧人彼得的老婆聊一聊。她冬天时为我纺了不少纱。再见,迪提,祝你好运。”

迪提和巴蓓尔握手再见,她看着巴蓓尔走进了山坳里那间坍塌的黑洞洞的屋子去。牧童彼得就住在屋子里。他只有十一岁,可每天得下山到多弗里把羊群赶到阿尔姆山上去。到了傍晚,他又得匆匆忙忙把羊儿赶回山下。整个夏天,只有把羊群赶回到多弗里那一会儿,他才能够和那儿的小朋友呆一会儿,其余的时间他只能一个人在山上和羊儿在一起了。

彼得有个母亲和一个失明的祖母在家。每天他都得早出晚归,而且为了能多在外面玩一会儿,他总是啃完面包,喝口鲜奶,就往外跑,在家里难得多待一会儿。

他父亲牧人彼得多年前砍树出了意外事故,送了命。他母亲名叫布莱吉特,大家都称她为“牧人彼得的老婆”,称他失明的祖母叫“祖母”。

小女孩跟着彼得和羊群在山道上走着,天气炎热,弄得她直喘气。看着彼得赤着脚跳来跳去,她也坐下来脱掉鞋袜,拉掉了围巾,也脱掉了身上的几件外套,只剩了一套轻便的内衣裤了。她把衣服堆在一起,赶忙向前追着彼得和羊群,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

迪提看到她这个样子,喊道:“海蒂,谁叫你把衣服脱掉啦?”

“我不想穿这么多。”海蒂才不管姨妈的责备呢。

“彼得,跑回去把衣服拿来,快点!”迪提又叫道。

“时间来不及啦。”彼得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迪提给了彼得一枚五生丁的钱币,他高兴得一阵风似的跑到了山下那堆衣服前,一把抱来,又跑回来了。

迪提叫彼得帮着她把衣服带到阿尔姆叔叔那儿去,彼得也十分情愿。他左手夹着衣服,右手挥动着棍子,走在后面。海蒂和羊儿快活地伴着他,蹦蹦跳跳地走着。

大约过了不到一个钟头,他们到了那所坐落在悬崖边的阿尔姆叔叔的屋子。在这里,可以俯瞰下面山谷美丽的景色。屋子后面耸立着三株枝繁叶茂的老杉树。远处的悬崖峭壁中间,散布着许多美丽的牧场。

海蒂来到小屋前面时,阿尔姆叔叔正坐在屋子旁边看着他们呢。

“您好吗,爷爷?”海蒂伸出手来。

“好,好,这是怎么回事?”老人疑惑地问道。他留着长长的胡子,两道浓密的灰色的眉毛连接起来,像一团乱草。

“早上好,叔叔,”迪提走向前来,“我把托拜尔斯和阿迪海德的女儿带来了。你认不出来了吧,一岁以后,您就没见过这孩子了。”

“这孩子跟我一块有什么好呢?”老人说道。

“可是叔叔,海蒂得跟着你,我已带了她四年了。”

“要是她哭哭啼啼地想你,怎么办?”

“您自己想想办法吧。”

迪提说着就匆匆告别了,动身去多弗里。

一路上,她感到心里有些内疚,因为姐姐把海蒂托付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