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兄妹(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3-23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青鸟》原是比利时作家、象征主义戏剧创始人莫里斯·梅特林克写的一部同名童话剧本,后来他的妻子为少年儿童阅读之便加工改写成这部散文童话。这部童话采用民间故事的主题和手法,故事优美,充满诗意,同时蕴涵着深刻的哲理。1911年,梅特林克因这部杰作而获诺贝尔文学奖。

《青鸟》描述伐木人的孩子咪棣和棣棣受仙女之托,历尽千辛万苦寻找象征幸福的青鸟的故事。他们到了回忆国、夜之宫、未来世界、坟地和森林,都没有捉到青鸟。最后,他们返回家中,发现青鸟就在自己家里。

两兄妹

在古老的大森林边缘,坐立着一幢伐木人的小屋。伐木人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男孩子名叫棣棣,十岁了,女孩子名叫咪棣,才六岁。

棣棣模样英俊,身材修长。他长着一头乌黑的卷发,脸蛋上总是笑意盈盈,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棣棣个性坚强,他具有一种小孩子的勇敢精神,显示出他高贵的品质,因此爸爸总爱带着他,一起去大森林里伐木。尽管衣衫褴褛,可是每次棣棣都精神抖擞地跟在爸爸身后,对路上遇到的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报以甜蜜的微笑。

咪棣性情温柔,美丽动人。她穿着妈妈给补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看上去很讨人喜欢。她的脸像雪一样洁白,一双大眼睛像大海一样蔚蓝。她不像哥哥一样勇敢,一点儿小事都能让她惊叫不已。她热忱地爱着哥哥,什么时候都不愿意离开哥哥,即使是长途跋涉,她也要追随哥哥的左右。

爸爸棣尔的小屋,是村子上最破旧的一所。小屋的对面,矗立着一幢豪华的庄园。白天,庄园里的富家孩子们在暖房、花园、平台上做着快乐的游戏。晚上,庄园里灯火通明,像一个燃烧着火的灯笼一样,照亮伐木人的小屋。

在圣诞节前夜,两个孩子离开了家,经历了一段奇妙的旅行。故事发生的时候,两个孩子正在睡觉。

这天晚上,妈妈温柔地吻着孩子们,哄他们睡着了。妈妈心里有些不安,因为天气不好,刮着狂风下着暴雨,爸爸不能像平常一样去伐木,所有家里就没有收入,妈妈就不能为两个孩子买礼物,放在孩子们的袜子里了。“唉,我真的很难过,在节日的时候,都不能为孩子准备礼物,我多想让他们高兴。”妈妈想,“他们都是懂事的孩子,棣棣平时总为我干活,咪棣也很乖,从不哭闹。他们知道家里很穷,不会缠着父母亲要礼物。孩子是很喜欢漂亮的玩具、香甜的蛋糕的。看来我只有攒点钱,明年一定为孩子买好他们想要的东西。”

孩子们很快就睡着了,四周静悄悄的,除了猫儿的呼噜声,小狗的鼾声和滴答的钟声,别的什么动静都没有了。这时突然一道亮光照进了小屋,紧接着灯自己亮了,两个孩子醒了,他们相互望着,打着呵欠。

“咪棣,你睡着了吗?”

“没有。今天是圣诞节吗?”

“不是,明天才是。不过今晚圣诞老人没有礼物送给我们。妈妈说,她没来得及去城里通知他。不过他明年会来的。”

“明年很远吗?”

“有很长一段时间呢。不过今天晚上,他会到有钱的孩子们家里去。……我有个主意,咪棣,让我们把窗户打开,看看对面的房子,那边的灯光多明亮啊。”

“我们能打开窗户吗?如果妈妈知道了,她可能会不高兴的。” 咪棣有些胆怯地说。

“妈妈已经睡着了,没有人知道我们开了窗,你听见那边传来的音乐声了吗?让我们起床吧。” 棣棣说。

两个孩子从床上蹦起来,奔到窗边,爬上放在窗子下的凳子,打开窗子,兄妹俩急切地往外望去。

“现在我们什么都看得见了。” 棣棣说。

“可是我还看不见,你把凳子全占了,哥哥。” 咪棣可怜巴巴地说。

“外面下雪了,来了两辆马车,前面有六匹大马。” 棣棣兴奋地说。

“有十二个男孩子从马车上下来了。” 咪棣尽可能向外张望。

“你看错了,她们都是女孩子。”

“她们穿的衣服可真漂亮。”

“你看见那棵圣诞树了吗,上面挂满了黄澄澄的玩具。” 棣棣说。

“那张大桌子上摆的是什么呢?”

“是蛋糕、水果和馅饼。”

“他们跳起舞来了,他们跳得多高兴啊。” 咪棣拍着手说。

“我们也跳吧。” 棣棣叫喊着。

两个孩子兴奋地又是唱,又是跳,陶醉在别人家孩子的幸福中,忘记了自己的贫穷困苦。棣棣看到富人家的孩子们正在分吃蛋糕,他觉得自己也吃上了美味的蛋糕:“咪棣,他们吃蛋糕了,那蛋糕看上去很好看,吃起来味道一定会很好。”

“我要吃两块。” 咪棣舔着嘴唇说。

“我要吃四块。” 棣棣叫嚷着,“我分给妹妹一块。”突然,门外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声音吓坏了孩子们,他们动也不敢动。是谁,这么晚了还来敲门?今天是圣诞前夜,所有的人都会在家里庆祝节日,难道是鬼怪来了?两个孩子吓得抱成一团。

“棣棣,我害怕。” 咪棣抖着身子。

“咪棣,有我在,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棣棣勇敢地说。

令人惊奇的是,门闩自己抬起来,门开了,一个矮小的老太太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绿衣服,扎着一条红头巾。她的模样丑陋不堪,背是驼的,腿是瘸的,眼睛只有一只,鼻子又尖又长,一直耷拉到下巴。

两个孩子一见她又凶又丑的模样,害怕得更厉害了。而且门竟然自己会开,难道这个老太太会使妖法吗?如果是这样,兄妹俩真是太危险了。棣棣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太太,他觉得自己是哥哥,应该保护妹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挺身而出。抱着这个坚定的信念,他勇敢地注视老太太的一举一动。

老太太一瘸一拐地走到兄妹俩面前,凶声恶气地问:

“你们这里有会唱歌的草儿和青鸟吗?”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会唱歌的草儿,棣棣有一只鸟儿……”咪棣哆哆嗦嗦地说。

“这是我的鸟儿,我不会把它送给别人。”棣棣赶紧说。

这的确是个正当的理由,谁愿意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呢,何况又是个陌生人?让棣棣奇怪的是,为什么老太太要问他鸟的事情呢?青鸟又是什么样的鸟儿呢?

老太太戴上眼镜,仔细瞅了一会儿棣棣的鸟,说:“这不是我说的青鸟,青鸟浑身都是青色的。这只鸟的颜色不够青。我要一只青鸟给我的女儿,她病得很厉害,只有青鸟才能让她恢复健康,拥有幸福。我的女儿病好了,才会幸福。”

老太太举起一只弯弯曲曲的手,用一种神秘的口气对孩子们说:“我需要你们去寻找青鸟,你们马上就出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孩子们交换了一下迷惑的眼神。这个老太太的一举一动都很奇怪,一进门就要求他们去找青鸟,可是孩子们从没有见过青鸟,又怎么能找到青鸟呢?她的模样和说话的语气都和普通人不一样,她到底是什么人呢?棣棣想到这些,有些害怕地说:

“您似乎很像我们的邻居柏林考脱太太……”

棣棣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太太,他觉得老太太的模样很像邻居柏林考脱太太。因为柏林考脱太太的店铺就在他们小屋隔壁,那是个令人向往的地方,店里摆满了各种各样好吃的和好玩的东西。好心眼的柏林考脱太太也有一个和老太太一样难看的鼻子,她也上了年纪,而且也和老太太一样,走起路来弯着身子。不过她很和气,而且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不幸的是,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只能躺在床上,她非常想要棣棣的鸟,可是棣棣不愿意把鸟送给她。

让棣棣大吃一惊的是,那老太太竟然气得脸都发紫了。原来她不喜欢有人像她,因为她是仙女,可以爱变什么模样,就变什么模样。那天晚上,碰巧她变了一个又老又丑的驼背老太太。她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怎么可能会有人像她?

“我是仙女蓓丽吕!”她大声说,“我长得怎么样,是漂亮还是丑陋,年老还是年轻?”

她提出这些问题的目的是,想试探一下棣棣心地是否善良。孩子转过脸去,不敢把真话说出口。

“哦,太好了!”棣棣害怕得四肢发起抖来。他不愿意说面前的这位老太太又凶又丑,他是个善良的孩子,不想让别人难过。他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老太太会是仙女,仙女就是这副模样吗?仙女不应该是美丽动人的年轻姑娘吗?他记得妈妈给他讲过很多有关仙女的故事,她们心地善良,爱帮助勤劳的人们,当她们来到自己的家里时,会给自己的家带来幸福的。棣棣听老太太说她自己是仙女,虽然很怀疑,可是他愿意相信别人,因此也相信了老太太的话。

仙女听到棣棣的回答,非常高兴,她让孩子们穿好衣服,跟她一起走。棣棣心里不是很情愿,因为没有得到妈妈和爸爸的准许,他们是不应该离开家的。可是仙女的女儿需要他们的帮助,他是个热心助人的孩子,希望能尽自己的全力帮助她。仙女帮咪棣穿起衣服来,问道:

“你们的父亲母亲去哪儿了?”

“他们在隔壁睡着了。”咪棣指着右边的门说。

“那么你们的祖父和祖母呢?”

“他们死了。”

“那么你们有弟弟妹妹吗?”

“有的,他们都死了。” 棣棣回答,“我有三个弟弟,四个妹妹。”

“他们死的时候我好伤心。” 咪棣垂着头说。

“你们愿意再见到他们吗?”

“愿意,请您把他们带到我们这儿来吧。”

“我可没有把他们带来,”仙女和气地说,“他们住在回忆国里。就在你们去寻找青鸟的路上,你们还可以见到弟弟妹妹们。只要往左边拐几个弯,不是很远。”

棣棣听仙女这样说,心里高兴极了。自从爷爷奶奶去世以后,他一直很想念他们。爸爸妈妈说爷爷奶奶去了很遥远的天国,很难见到了。现在仙女说,他们住在回忆国里,只要愿意就可以去看望他们,这听起来,真让人喜出望外。棣棣开始对眼前的老太太产生好感。

“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呢?”仙女继续问道。

“在看对面的屋子,他们——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在吃蛋糕呢。”

棣棣让仙女走到窗前一起看。“瞧,他们吃的蛋糕多漂亮啊。”

“可是他们在吃,你们也吃不上。”

“我们可以看着他们吃嘛。”

“真是小孩子的想法。你们就不想吃一点吗?”

“我们看着,就可以啦,妈妈没有钱买给我们吃。”

“你们不生气吗,他们竟然不分给你们吃一点。”

“没关系,看着也一样。那边多漂亮啊,比我们家漂亮一百倍!”

“那边和这边一样,只是你们看不见。”

“不,我看得见。”棣棣说,“我的视力很好,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你看不见。”仙女沉思了一会儿,从身上的大口袋里,取出了一顶绿色的帽子。这不是一顶普通的帽子,帽子的中间有一颗雪亮的钻石。这颗钻石具有特殊功能,它能指出真理,从而帮助孩子认识事物的真相,那就是:每一件事物都有生命,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它生来和我们的生活相谐调,并使我们的生活愉快。

仙女知道,棣棣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仙女一定要让他享受幸福,教给他看清事物中的真善美。仙女告诉棣棣,按一下帽顶,就可以看到事物的灵魂;把帽顶向右转,就可以看到过去;把它向左转,就能看到未来。

“太好了!”棣棣兴奋地接过帽子,左瞅瞅右看看,可过了一小会儿,他不安地说,“爸爸会把它拿走的。”

“不会的,只要它在你的头上,谁也看不见它,难道你不想戴在头上试一试吗?”

小男孩刚戴上帽子,眼前的一切就都变了。丑陋的老太太变成了一个年轻美丽的公主,穿着光滑的绸缎衣服,戴着闪闪发光的首饰,她迷人的微笑照亮了整间小屋。她真的是妈妈说的仙女的模样,看上去可亲可敬。

“您真美丽,真好看。” 棣棣由衷地赞美道。而咪棣呆呆地站在仙女的面前,羡慕地望着美丽的仙女。

这时候,棣棣看见小屋子也不再是破旧不堪的,家具光亮得像大理石一样闪着光,孩子们高兴地欢呼起来。

可是让他们惊奇的还不止这些。这时,家中那台古老的钟突然打开了,十二个穿着华丽的舞蹈家,唱着悦耳的歌声,从钟里走出来,围绕着两个孩子唱啊跳啊。

“她们就是在你们的生活里帮你们掌握时间的。”仙女说。

“她们真美,我真想和她们一起跳舞。”棣棣羡慕地望着她们,突然他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从面包锅里跳出了一个矮矮胖胖的小人,他浑身都是面粉,正对着孩子们直鞠躬呢。那是面包,他利用自由之神统治的机会,出来散一会儿步。他的腮帮子鼓得像两个小球,又粗又短的手臂可笑地搭在圆球似的肚子上。他穿着一套皱巴巴、紧绷绷的面包色外套,头上缠着一条面包圈似的头巾。这时,一个个小面包也跟着出来了,她们和钟点们拉着手跳起了圆圈舞。

碟子们也加入了舞会,在食品柜上跳上跳下,丝毫不在意他们随时都可能摔得粉碎。玻璃杯跳得当当响,至于餐刀和餐叉们,他们大声交谈着,声音大得都听不见别人的说话声。

正当大伙跳得兴高采烈时,一股红色的火焰从烟囱里冒了出来,整个屋子迅速充满了红色的火光,看上去像着了火一样。所有的人都吓得躲进角落里,棣棣和咪棣哭喊着躲进仙女的长裙里。

“火来了,”仙女说,“别害怕,他是来给你们凑热闹的,他的心肠很好,只不过性情有些急躁,你们最好别惹恼他。”

孩子们小心地从仙女的长裙里向外张望,他们看到一个高大的汉子,穿着火红色的紧身衣,头发一绺绺竖起来,臂上挂着丝质的披巾,当他大笑着挥动手臂时,丝巾像一道道火焰一样。看到大伙怕成一团的样子,他高兴地甩着双臂,像疯子一样,又是蹦又是跳。

仙女看着火得意洋洋的样子,想出了一个制服他的主意。她用仙杖对着水笼头一指,一个美丽的姑娘出现在大伙面前。她像泉水一样清澈动人,她的歌喉像淙淙流动的溪水声。她神情忧郁,穿着一身像睡衣一样长长的拖裙,裹在衣服外面的一层水,发出闪闪的光。她先迟疑地向四周张望,当她看到火的时候,立刻向他泼起了水,火立刻浑身都湿透了。火怒不可遏,气得冒起了白烟,可是他一贯是水的手下败将,所以老老实实地躲进烟囱里。这时水才安了心,忧郁地坐在一旁。

孩子们终于定下心来,正准备向仙女打听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在这时,“啪!”有一个声音打破宁静,大伙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原来牛奶壶掉在地下,摔成了碎片。从碎片中站出来一个可爱的姑娘,她神色慌张,搅着双手,看着大伙。

棣棣赶紧跑上前去安慰她,她是牛奶,一副逗人喜爱的模样。从她那满是奶油的外衣上,散发出清甜的香味。棣棣亲切地吻了她一下。

咪棣此时正专心致志地看着糖块,那包在蓝色糖纸里的糖块,似乎也有了生命。从里面钻出一个小人,他长着尖尖的头,细细的手臂,短短的腿,孩子们一见到他滑稽可爱的样子,就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糖的化身,棣棣,他的口袋里装慢了糖,他的每一根手指都是糖做的。”仙女介绍说。

孩子们一听,高兴极了,因为有了一个糖做的朋友,无论什么时候想吃糖,只要从他的身上咬一口就行了。孩子们立刻对这个滑稽的小人充满了好感。想想吧,随时吃他一口,这多好!

“汪汪……早安!小主人!我会说话了,我爱你,我爱你,以前我怎样摇尾巴,怎样叫,你都不明白我的意思,现在我终于可以说出口了。我爱你!”变成人的小狗蒂鲁,兴奋地跟每个人打起了招呼,他的两条后腿站在地上,两条前腿在空中抓来抓去,他依旧穿着棕色的外套,他的头还是哈叭狗的头,不过他比平常要大得多,而且滔滔不绝地说起话来了。他尽可能地说着,好像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光一样。

他一会儿坐,一会儿满屋乱跳,不是撞在家具上,就是撞在咪棣身上,他亲热地吻着两个小主人,快活得伸长了舌头,摇摆着尾巴,喘着粗气。他觉得自己是新事物的世界中最重要的一员。他是伴随孩子们去旅行的心地善良的动物,他性格纯朴厚道,是永远可靠、永远忠实的朋友。

跟孩子们亲热后,他觉得有必要向每个人问候一下。他真是太高兴了,看起来非常幸福。只是他还保留着狗的缺点,一点也没有改变狗的性格。他嫉妒,尤其是嫉妒猫。出于无奈,他得容忍猫在身旁,分享这一家子的疼爱。

当他看到小猫蒂勒脱也变成人,享受着孩子们的关爱时,他真是厌恶透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猫也变成了人!”他痛苦地想,“瞧她那对尖尖的耳朵,长长的尾巴,还有那身黑身服,丑得像魔鬼。不管我的小主人怎么说,我都讨厌她,我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一个真正的动物看待。我要吓唬她一下。我实在是太讨厌她了。”

此时猫舔净了身子,擦干了爪子,然后从容不迫地伸出爪子,递给咪棣:“早上好,小姐。”

两个孩子尽情地抚摸着她。

突然狗扑了上来,朝她大叫。猫不屑地瞥了狗一眼,朝后退了几步:“你的举止很不文明,先生,我不认识你!”猫觉得自己是个庄重的动物,高贵无比,应该和狗划清界限,在她看来,狗跟一个没有教养的人一样可恶。因此她以无比轻视的语气对狗说话。狗受到了侮辱,气得直跳起来。猫不甘示弱地弓起了背,竖起尾巴说道:“我不害怕你!”

看来,猫和狗之间即将爆发一场战争了。两个孩子连忙上前,准备安抚他们。猫和狗简直不能和平共处,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争吵不休,平时他们的吵闹还不够多吗?当他们变成人的时候,他们也改变不了,仍然是互相敌视。就在这时,一道雪亮的光,一道正午的光,一道炫目的光,照亮了小屋。

“阳光来了!”孩子们惊奇地叫着,“可是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呀!”

仙女正准备告诉孩子们是怎么一回事以前,棣棣已经看到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站在窗边。在耀人的光环中央,她身上披着闪闪发光的面纱,明媚的脸庞像初升的太阳一样光芒四射,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仿佛能看到人的内心深处。

“那是美丽的公主。” 棣棣说。

“她长得真美丽!” 咪棣羡慕地看着光。

“光来了。”仙女说。

光微笑着走向两个孩子。她是大地的力量,美的化身。她一向无拘无束地穿行在天地之间,毫无偏袒地布施她的光泽。她遵从仙女的委托,在短时期内将自己压缩成人的模样,准备带着孩子们去认识另外一种光——智慧之光。虽然这种光,人类看不见也摸不着,可是它无时无刻不在帮助人类理解所有的事物。人们只知道自然的光线,却不知道是智慧之光,在帮助他们生活,帮助他们认识世界。光神无比慈爱地搂着两个孩子,在她看来,孩子们最容易接近她,信赖她,她也愿意和孩子们在一起。

“光之神!”所有的动物和静物欢呼起来。大伙围着她载歌载舞,表达心中的爱慕之情。孩子们乐得手舞足蹈,他们的欢呼声比谁都高。

事情的结果可想而知,爸爸棣尔用力敲着墙,大声说,如果他们还要大喊大叫的话,他就要从隔壁过来。如果爸爸真的过来,发现这边的情况,棣棣和咪棣肯定不能和仙女一起出门了。

“转动钻石!”仙女命令棣棣。

棣棣手忙脚乱地转了起来,他还没有掌握转帽子的技巧,再说他心情太紧张了,生怕爸爸会到这个屋子里。他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以至于他转得太快了,所有的动物和静物都来不及恢复原形。他们不知所措地到处乱窜。水忙着找水龙头;糖站在撕碎的糖纸前哭泣;最大的面包没有能跳进锅里,因为所有的小面包已经乱七八糟地跳进锅里,把地方全占满了;狗钻不进狗窝,猫钻不进猫篮。只有钟点,她们一向走得很快,只有她们毫不延迟地溜进钟里。

光镇静自若地站着,她安祥的态度和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她不需要找地方藏起来,她微笑地看着乱成一团的大伙。

“发生什么事了?”大伙围着仙女哭喊着,“我们该怎么办?”

“你们将要和孩子们一起旅行,旅行结束时,你们统统都会死去!”仙女告诉他们。

除了狗以外,他们都伤心得痛哭流涕。而这时,又传来了敲墙声。

“是爸爸,”棣棣说,“他起床了,我听到了脚步声……”

“好吧,现在你们别无选择,已经太晚了,”仙女说,“我们得马上出发,首先到我家去,你们要重新装扮……火,你不要靠近任何人;水,你别弄得到处都湿漉漉的;狗,你不要去捉弄猫;还有,糖,如果你不想把自己融化的话,你就停止哭泣。面包带上装青鸟的笼子。我们从这儿走!”

说完,她用仙杖点了一下窗户,窗户立刻往下拉伸成门的样子,他们踮着脚尖走出门。等大伙一出去,窗户又恢复成原状了。

在圣诞前夜,棣棣和咪棣听从仙女的安排,前去寻找青鸟,能给他们带来幸福的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