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尿床与教育失误无关

  • 发布时间:2005-09-22
  • 来源:《父母》 
  • 字体:

如果孩子在床上有了“杰作”,爸爸、妈妈们都会感觉很沮丧。其实“尿床大王”并不可怕,孩子尿床也与教育失误毫无关系。

这里有一条好消息:只有10%的五六岁的孩子有时半夜还会尿床,到了10岁这个比率会下降到5%。

您可能要问:这个消息好在什么地方?

首先,五岁以下的孩子几乎没有不尿床的,按照医生的观点,在这个年龄孩子还不能100%地控制膀胱。其次,五六岁的孩子虽然夜间尿床的概率大大降低了,但很难完全避免把床上弄湿。这几乎与教育没有任何关系,也与孩子的能力没有关系。也就是说,无论孩子还是家长都不应该对床上的那张“地图”负责。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断下降的比率证明了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对膀胱的控制能力在不断提高。

如果孩子白天能保证裤子一直是干的,只是夜间还会在床上做些“文章”的话,妈妈们和爸爸们应该放宽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夜间也不会再有“故事”发生了。当然,总是要去买尿布湿多少让你心烦。或者更糟糕的是,如果孩子恰巧要在亲戚家过夜,而又在别人家尿了床,会有很多人因此不愉快或者感到尴尬。那么该什么办呢?

没有理由指责尿床的孩子。当他们把床弄湿的时候,要告诉他们这不是他们的错误。

德国哥廷根珀利克医院的院长Hildegard Zappel博士是儿童泌尿学方面的专家,他指出:“从孩子五岁生日开始,我们就可以期待孩子能终日保持‘干燥’了。”

如果孩子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该怎么办?

可以首先带他去看儿童医生,通过交谈、尿液测试以及一项对肾脏和膀胱的超声波检查,能够查明究竟是不是因为膀胱不严密这样的身体原因导致孩子尿裤子的。可以对孩子进行几天的观察,并且记录他在什么时候上厕所、频率有多高,观察“水龙头”究竟是控制严密还是“漏水”。此外,还要检查尿道系统是否有炎症。

其实,尿道系统发炎是很少见的。就像Zappel博士所说的那样:“90%的夜间尿床的孩子组织器官是正常的。他们的问题出在发育迟缓,也就是说他们的膀胱能够正常清空,只是选择了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

有些孩子白天不尿裤子,而夜晚从来都是湿漉漉的。有的孩子至少有半年不尿床了,可是突然又尿床了。这种反复的原因通常是因为心理上的负担,例如:父母的离婚或者有弟弟或妹妹出生,这多数可以通过谈话和给予更多的关注而得以解决。

在膀胱、大脑和意识之间的联系上出了点问题,“尿床大王”们的尿床事件就发生了。

成熟得慢的孩子到了五六岁的时候还偶尔尿床,是因为在膀胱、大脑和意识之间的联系出了点问题。白天膀胱会通过脊柱报告大脑它的状态,当膀胱盛到一定量的尿液的时候,意识就会产生上厕所的愿望。到了夜晚,一切也应该经过同样的程序,但是尿床的孩子在夜晚就做不到这一点了。

其中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孩子可能是睡得比较沉,而没有接收到膀胱满了的信号。科学家把这个造成尿床的原因称做“苏醒障碍”。

另一个原因是孩子的肾脏不能分泌足够的抗利尿激素。这种抗利尿荷尔蒙(ADH)能使肾脏在睡眠的时候只产生少量的尿液。

有的孩子的膀胱容量很小,白天的时候它可以通过经常上厕所来解决,而到了晚上小小的膀胱经常就会使尿液流溢出来了。

还有,如果孩子的父母里有很晚才“改”掉尿床的习惯的话,那么孩子尿床的可能性就很高了。这一点在男孩子身上表现得比女孩子尤其明显。

总有一天“尿床大王”会在没有尿布的情况下,也能保持床铺干燥。

为了让孩子保持床铺干燥,父母可能绞尽脑汁。其实你完全不必慌张,不需要做很多。因为这样的孩子慢慢地会自己结束尿床历史的。当然,通过一些练习能使他们在半年里“改”掉尿床的习惯。

Irmgard Zuleger博士与尿床的孩子打了十多年的交道了,他的经验因此很有价值,他写了一本书叫做《20步克服尿床》。其中有一段话是写给尿床的孩子的:“看看小孩子,当他们学走路的时候,有的人学得快一点,有的人慢一些。膀胱也是一样的,需要练习,最后孩子们就能控制它了。”

当孩子从负疚感和羞愧中解脱出来的时候,会使尿床的孩子很轻松,这对保证夜晚不再湿漉漉很有帮助。

此外,膀胱训练也很有益处。例如,白天的时候,当膀胱发出信号的时候,并不要马上就去厕所,而是让孩子等一会,感受一下膀胱满的时候上什么感觉。这样的练习使意识能够识别膀胱满了的时候的感觉,当夜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它就能分辨出来,并且作出正确的反应。同时,这也是对膀胱的训练,有助于它能多盛一些尿液。

如果这种方法没有效果,国外的儿童医生会建议使用一种新的产品:闹钟床垫或闹钟裤子。这两样东西的原理是一样的,电池驱动的湿度传感器感到被淋湿了之后,就会发出铃声。孩子或者父母会被铃声叫醒。由于膀胱的压力、尿床和铃声几乎同时出现,这样膀胱压力就会转化为清醒脉冲。慢慢地孩子就能在感觉到膀胱的信号时,就会醒来。从而被延迟的发育也被弥补了。因为这种产品在国内不容易买到,父母也可以在一发现孩子开始尿床,就马上叫醒他,会达到同样的效果。不过这会影响成人的休息。

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例如学校组织郊游或孩子在其他小朋友家过夜,可以用有些药物阻止肾脏的一些活动,从而使夜里产生很少的尿液,孩子就不会在很多人面前尿床了。但是这种方法并不能让孩子学会自己控制来保持夜晚的干燥,而且药物也会有一些副作用,因此只能在个别的情况下使用这样的方法。

如果这一切对孩子来说都是负担,那么你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干脆安心等待。在尿床的孩子之间,每年都有15%的孩子在发育和成长的过程中,不经过任何治疗和帮助,而结束了尿床的历史。

Zuleger博士为孩子找了一些练习的伙伴,让这些伙伴们帮助我们的孩子锻炼孩子的意志和膀胱之间的联系。

伙伴1:鲸鱼Robby。你可以帮孩子画好一条鱼,然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上面画线或鳞片,彩色代表干燥的夜晚,而黑色代表尿床的晚上。与鲸鱼Robby相似的另一个方法是日历法,就是用太阳表示干燥,用云彩表示湿漉漉的夜晚。孩子们都希望看到一条彩色的Robby,这会帮助他们克服尿床的。大约25%的孩子在鲸鱼Robby或日历等相似的方法的帮助下,告别了湿漉漉的夜晚。对于所有的孩子来说,时间都能帮助他们完成身体上的成熟。

伙伴2:两个小精灵,马克一和马克二。告诉孩子,这两个精灵分别住在大脑和膀胱里。他们都是懒骨头。白天它们都在睡觉,可是孩子可以自己注意,不让裤子里发生什么故事。而到了晚上,睡着之后,马克二就会从膀胱向大脑发出信号了:“嘿,马克一,我满了,马上就要溢出来了。”然后,马克一就会回答:“我马上就告诉他,你等一等,我要让他醒来。”

但是,如果这兄弟两人罢工了,那么所有的东西就都到裤子里了。所以告诉我们的孩子。可以在睡觉前先告诫它们:“马克兄弟,你们一定要让我有一个干燥的夜晚。”这样的想法对孩子有双重作用:不但可以提醒孩子的意志控制膀胱,还可以告诉孩子:“我整个白天都能控制自己的膀胱,如果夜晚不能的话就不是我的错误了,而是马克兄弟的责任。”(编译/付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