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在米粉里加太多的调料

  • 发布时间:2004-04-09
  • 来源:《孩子》 
  • 字体:

那年夏季,我到县城一间幼儿园实习。角色一下子由学生变为老师,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那些小不点很可爱,被我用几个故事、几次游戏哄一哄,就伏伏贴贴地黏在我身后了。每当我上课,纪律出奇地好,他们认真听我讲课,就是为了能多留下些时间让我给他们讲故事、带他们做游戏。我想,孩子们是爱上我这个新老师了。

实习结束的前三天早上,学校菜谱写着这天早上吃猪骨汤米粉。孩子都带了自己喜欢的调味品来幼儿园,例如酱油、辣椒酱、麻油、花生油、蒜蓉酱、醋……只有我什么都没带。于是,趁我去洗手,小家伙们抢着把调味品放到我的米粉里,大家可以想像到那碟米粉颜色之多,味道之丰富:几十个孩子几十种味道,闻一闻都怪里怪气的,更别说吃了。我忍不住笑了。孩子们见了,兴高采烈地抱成一团,嘻嘻哈哈地笑着喊:“老师笑了,肯定好味道!”我尝一口,哇!味道实在是难以形容,情急之下竟然吐了出来。孩子们的笑容没了,呆呆地看着我。先给我调味品的孩子责怪其他孩子:“一定是太咸了!我已经先给了,你们又给!都怪你们!”后给调味品的孩子不乐意了,立刻反驳:“就准你喜欢老师,我们喜欢她就不行?!凭什么只有你能给啊!”“我只给了一点点,都怪你,给那么多!”……你一言我一语地闹得不可开交。

我端着米粉,笑着说:“中国有56个民族,我的米粉也快有那么多种味道了,种种味道表达的都是对老师的爱,虽然米粉难以下咽,我却被你们对老师的爱所感动,就算没吃,也要对你们每个人说声谢谢,谢谢大家!”听我这样说,他们才高兴地笑了。

我却有点笑不出来。

这碟怪味米粉让我想到了许多。

孩子因为对我的爱,每人都为我的米粉加了自己喜欢的调味品。同样,现在的孩子也是三千宠爱在一身,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各种爱、各种期望全都勾兑在一起,你怕他冷,我怕他寒,单衣、棉衣一起来,孩子能适应吗?还有各类特长班,不怕孩子辛苦,让孩子从早到晚不停地学这学那,以至于什么都学得一瓶子不满半瓶子乱晃,这种情况下,是否也是正在把孩子调成一碗怪味米粉?

如今,我也做了家长,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我总是会记起那碗被孩子们“滥爱”的米粉,它时刻提醒我,用什么样的方式教育、施爱给孩子才最为恰当。

●文/张锦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