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合理要求的背后

  • 发布时间:2006-05-16
  • 来源:当代家庭教育报 
  • 字体:

穿裙子还是不穿,一位小姑娘和妈妈发生了“重大分歧”——这样的小小战争好像在很多家庭发生过。这究竟只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是里面大有文章?

在这里,妈妈茹风勇敢地把自己的案例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来自教育专家李跃儿的不同视角的即时评价是否让我们的读者有所反省和收获?

妈妈:

刚刚夸奖了闺女,这不,今天我们这两个冤家又干上了。

起因是裙子。从周一开始小姑娘很想穿裙子上学,由于我对天气和天气预报都没有信心,而且觉得穿裙子不利于幼儿园的活动,所以以天气还冷不适宜穿为由劝阻了她,并许诺回家后可以穿。昨天晚上对她说“这裙子都穿了三天了,臭了,明天让姥姥洗了吧”,小姑娘点头。

李跃儿:

孩子们在一个美的环境里被熏陶过以后,就开始发现“什么是不美”,进而对“美”有了追求。这时,我们成人就不能太实用主义了,而得先支持孩子对于“审美”的实践。

如果我们只用实用主义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的话,人类生活就会变得无趣。如盖房子,盖成坯子能够遮风挡雨就行了,没必要加上红的尖项、刷上漂亮的颜色、进行装修等;饭菜也不用要什么色了,有营养、味道好、做得灰不拉唧,我们也能吃得下。

因为只有人类在审美上如此要求这些日用品,才使我们与地球上的其他低级动物有了区别。如此看来,这小姑娘正在从“小动物”变成“人”。妈妈们要帮助她。

妈妈:

今天早上,一睁眼睛:“妈妈,悠悠穿的就是短裙子,她不怕冷我也不怕!”。我想,反正那裙子已经在水里泡着了,答应了也没问题:“行,但是今天不行了,已经洗了,明天只要天气和今天一样,你就穿。”

“不行嘛,就今天穿!”完了,小冤家开始了。她只要一开始就很难结束,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我开始烦躁。

李跃儿:

上帝给了她不可知的力量,使她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特质,才能使小姑娘完成那些“创造自己”的巨大工程,否则,她就不能成为一个“人”。

小姑娘已经很照顾妈妈了,因为她给妈妈找了一个小理由。

妈妈:

“你昨天已经答应洗了,我们才洗的呀!那这样,我去看看姥姥是不是真泡水里了,如果没有,你就穿!”,我下楼。

“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你抱我一起下去!”

李跃儿:

妈妈做得很好,但我们看出来,在这件事上,孩子有些不信任妈妈了。

妈妈:

“我抱不动!”我开始动怒了,虽然这时候理智告诉我,如果抱她下去,估计就此平息,但我控制不了自己了,转身下楼。还没走到卫生间,就听见小家伙嚎哭着穿着裤衩背心、光着脚冲下了楼,我没有理她,开始换衣服,做要上班状。

小姑娘立刻哭喊:“妈妈别走,妈妈别走!”

李跃儿:

早晨穿着睡衣,被妈妈抱着下楼去看裙子——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啊!孩子们都是创造美的大师,可妈妈不配合,而且还生了气,并威胁孩子!对于孩子来说,没有什么比妈妈威胁“离开她了”而感到恐惧的。眼看要到手的幸福快泡汤,她当然要拼命地挽回。

妈妈:

我说:“只要你看一下裙子是不是在水里,然后立刻上床,我就不走”!

李跃儿:

孩子是在要爱,裙子只是一个媒介。但妈妈只看到裙子。不知其她妈妈是不是这样?这是我们在培训教师时最初要她们掌握的技能。如果给足了爱,裙子就会放弃掉。裙子很容易被说服放弃掉的。

妈妈:

小姑娘去看了一眼泡在水里的裙子,继续站在楼梯上哭。

“上床,我数1、2、3,如果你还不上床,我立刻上班!,1……2……3”,小姑娘终于上楼了。

李跃儿:

噢,妈妈同志!任何人都不允许使用这种方式!!谁要再用,我跟谁急!!!

因为孩子从来不知道“3”后面的结果,她们会无穷地想象,想象大都会超过真实,那就跟鞭打差不多了。

这个123就等于告诉孩子“妈妈不爱你,别来这一套,收起你对妈妈的感情!”

妈妈:

总算了结了,我如释重负地上楼准备给她穿衣服。可出乎意料地是,小姑娘继续嚎哭:“你给我把裙子拿上来,我要穿!”

李跃儿:

解决问题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时间被省略掉,“冲突”是结束了,但“问题”依然存在。

小姑娘没有从冲突中获得成长,只得到了一个信息:妈妈不是知己。

妈妈:

“你不是已经看到裙子湿了吗?怎么穿呢?”我吼起来了!

李跃儿:

由于妈妈一直没搞清楚冲突的演变过程,所以,只能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

妈妈:我们一定要让自己有情感,而不是有情绪!

情绪总在搞破坏,不是好东东……

妈妈:

“我就要,就要!”小姑娘也完全失去控制了。

“好,我给你拿上来,如果你不穿,看我揍不揍你!”我转身下楼,把泡裙子的盆子端了上来。

李跃儿:

穿不穿裙子,是小姑娘作为一个人的个人权利,也就是“人权”。她起码应该享有这个自由。妈妈显然是“霸权主义”者。如果有人这样对待茹风,不知她会怎么想。

妈妈:

拧干,拿给她:“穿不穿?”

“穿!”

“真穿?”

“真穿!”

我忍无可忍,把湿裙子套在她脖子上,小姑娘这下明白穿湿衣服意味着什么,“我不穿了!”

李跃儿:

如果茹风不带气,这个做法简直棒极了。

我们园里的孩子们都非常信任成人,他们不懂得成人用“反向堵气”的方式使他们不去做成人不喜欢的事儿。老师们发现这一点后,也觉得好笑。有时我们会忘了,不自觉地使用这种方式,当发现孩子完全在认真对待我们的话时,便感到非常惭愧。

如:小宝骂脏话,老师把她带到园长办公室,园长说:“你要说脏话就在这里说,说完了才可以出去。”小宝很认真地说:“那好吧。”便说出了那句非常刺耳的脏话。园长说:“你还想说吗?”小宝说:“想。”园长说:“那就说吧,使劲说。”小宝便跳着脚,大声地喊着说起来。园长实在忍不住,便假装低头捡东西,笑完了,再直起腰。骂到后来,小宝请求园长:“我骂得牙都疼了,不想骂了,可以不骂吗?”

妈妈:

于是我给她穿上衣服、裤子。

战争结束!

李跃儿:

实际上,这场“试探妈妈爱”的战争,留下了一些遗憾。

编后语:一个小小的生活场景,告诉我们:首先要以尊重的态度对待孩子的成长和审美需求;第二,要看到孩子“不合理要求”背后的合理要求,用爱去满足她;第三,生活需要智慧,家长如果让烦恼的情绪控制了,和孩子的“战争”只有双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