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昆虫的世界里(附图)

  • 发布时间:2005-09-19
  • 来源:《健康娃娃》 
  • 字体:

我的儿子今年6岁,我总觉得他是小虫错投了人胎,因为他对那些会飞会爬的小虫们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简直到了“亲近”的地步。我记得当他还被抱在手上的时候,扑打着翅膀的飞蛾引得其他同年龄孩子皱起眉头、哇哇乱哭,而他却对着它面露笑容,伸长了手要抓。长大以后,他和那些小虫就更加亲近了……

儿子吃饭不当心,总会把饭粒、菜屑什么的洒在桌子上,甚至地上。记得一个双休日午饭时,我说了他一句:“这么多的饭和菜落在地上,小心招来蚂蚁!”儿子看着我眨眨眼睛,在以超常的速度完成了午饭后,弯下腰拾起地上的饭菜来。刚想表扬他,他却兴高采烈地说:“我到下面看看蚂蚁来不来。”手里捧着饭菜粒就没了踪影。当我急步跟到楼下时,只见他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死死地盯着一只正在拖饭粒的蚂蚁,眨都不眨一下。随后,“加油!加油!”“不行,不行,人太少了,快去叫一些伙伴。”“喂,在这儿哪,在这儿哪!快点过来!”儿子既像一个观众又像一个指挥员,在那儿手舞足蹈,兴奋不已。就这样看了足足有15分钟后,他终于有些闲不住了,东张西望找来一根细树枝,去拨弄拨弄食物,面对被打散的蚂蚁们慌乱的样子他哈哈大笑。而后,他又把树枝往蚂蚁洞里捅,嘴里嘟哝着:“蚂蚁窝到底有多深?”用力地捅几下还不过瘾,干脆全身趴到地上凑近了洞口闭上一只眼睛往里面瞧……接下来,还上演了手指试探蚂蚁洞、沙石、树叶堵洞口、水灌蚂蚁洞(说是“看看蚂蚁会不会游泳”)、蚂蚁爬上手指等诸场“好戏”,儿子忙忙碌碌,乐此不疲。就这样折腾了整整有半个下午,要不是看在他那份带劲和专注的份上,我早就把他制止住了!

过了几天,他兴致勃勃地跟我说:“妈妈,你知道吗,蚂蚁分成工蚁、雄蚁和蚁后三种。”他还滔滔不绝地跟我讲了许多关于蚂蚁的其它知识,我真诧异这些他都是从何而知的。

类似的例子还很多,我们家经常被儿子叫嚷着要养这养那,夏天的金龟子一定少不了,抓来的小瓢虫也要养起来,还为捉蜗牛钻在烂泥地草丛里不出来呢……

我弄不明白为什么儿子会对这些小东西如此着迷,而且它们常常把儿子弄得手脏、脸脏、衣服脏,把房间也弄得脏兮兮、乱糟糟。从书上也可以知道很多昆虫的知识,可儿子却为何偏偏喜欢和小虫“亲密接触”呢?我又是一个看到昆虫会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妈妈,不知道如何去引导他。

本期解读专家——杨金鑫   儿童心理学博士

一句话解读——

孩子的详细气质类型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显现出来,有些孩子喜欢直接亲近、触摸自己喜欢的事物,重要的是家长应该从细节中发现孩子的特点并积极创设适合孩子学习气质的情境。

想起了昆虫诗人和蝴蝶王子

6岁的男孩迷恋上了昆虫,那样沉醉于探索昆虫世界,体会着这个过程给他带来的惊喜和满足。让我不由得想起了两个人,一位是流行了近100年的巨著《昆虫记》的作者,被人称为昆虫诗人的法国著名昆虫学家法布尔。另一位是中国成都的蝴蝶王子,成都蝴蝶博物馆馆长赵力。

寄居祖母家的生活让法布尔爱上了昆虫

看过《昆虫记》的人都会被书中对蜘蛛、蜜蜂、螳螂、蝎子、蝉、甲虫、蟋蟀的生老病死、生活习性的细致入微的描摹和记录深深感染和感动。它的作者法布尔以毕生的时间与精力,详细观察了昆虫的生活和为生活以及繁衍种族所进行的斗争,然后以其观察所得记入详细确切的笔记,最后编写成书。法布尔4岁左右,父母送他到祖母家生活,暂时减轻家庭衣食负担。天真的孩子爱上了祖母家的白鹅、牛犊和绵羊,迷上了户外大自然中的花草虫鸟。法布尔7岁,回到父母身边,到村里的小学。但小法布尔对昆虫求知欲望格外强烈。他常有机会跑到乡间野外,每次回来,兜里装满了蜗牛、贝壳、蘑菇或其他植物、虫类。

父亲的激励让赵力痴迷蝴蝶

我们中国的蝴蝶王子赵力,年仅30岁就写出了让世人惊叹的著作《图文中国昆虫记》。他自幼就是一个昆虫迷。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捕捉金龟子、蝉、蜻蜓等昆虫,而五彩斑斓、形态各异的美丽蝴蝶,更激发了他无限的迷恋。据说他的第一只蝴蝶标本就是在6岁时做成的。当时,赵力的父亲发现了儿子对昆虫的痴爱时,没有象一般的父母那样以为会耽误学业,而是跟家人说:“他喜欢昆虫,就让他玩吧。”于是,他们的家中,就时常会有他带回来的各种昆虫在地上爬,在空中飞。

想起这两位在昆虫界的大师是有感于他们从小发子内心的对昆虫世界的热爱和身体力行的探索,更是感动于他们的父母对孩子迷恋昆虫的宽容和支持。

孩子的详细气质类型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显现出来。有些孩子喜欢直接亲近、触摸自己喜欢的事物,有些孩子喜欢在书中学习和体会新鲜事物。这两种气质类型各有所长,重要的是家长应该从细节中发现,你的孩子喜欢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获得知识,并积极创设适合孩子学习气质的情境。

解读妈咪疑惑:

昆虫诗人和蝴蝶王子的父母对孩子的态度,其实就可以回答孩子的母亲在文章的末尾感叹了——“从书上也可以知道很多昆虫的知识,可儿子却为何偏偏喜欢和小虫“亲密接触”呢?我又是一个看到昆虫会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妈妈,不知道如何去引导他。”

很多时候,家长比较偏重于孩子学习结果,而忽略了孩子获得这些结果的过程。如果说《昆虫记》是法布尔一生的热爱、激情和研究的结果,如果说,《图文中国昆虫记》是年轻的蝴蝶王子的从童年到少年到青年的成果。那么,比这些结果更能给他们自身带来快乐的是迷恋昆虫的过程,是在昆虫王国里体会到的。(撰文/vi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