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大学生,敢问路在何方

  • 发布时间:2005-12-05
  • 来源:《孩子》 
  • 字体:

2005年7月,辽宁省盘锦市10周岁的小男孩张火斤炀以505分的成绩被天津工程师范学院录取,成为了我国有高考制以来年龄最小的大学生,被不少人称之为“神童”。

火斤炀5岁就上小学了。他奇迹般的学习能力及跳级经历,离不开父亲张会祥的发现和辅导。课后辅导中,张会祥发现儿子有着超常的学习速度,在父亲的支持及鼓励下,神奇的学习能力使小火斤炀频频跳级。一年半后,张火斤炀参加了小学毕业会考,那时他才6岁多!

进入中学后,张会祥借来初一和初二的课本,在课余时间加以辅导。结果,争气的张火斤炀延续了跳级神话,初二、初三各用了半个学期,一年多以后张火斤炀就升上了高中,一路过关斩将,10岁就升到了高三。学期末,张火斤炀参加高考模拟试,400多人中他考到第219名,根据这个名次,他填报了高考志愿。2005年7月,小火斤炀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顺利考入本科高校。

爸爸是安全的依靠

有人曾问,小火斤炀在有限的时间里比同龄孩子多学了几倍的东西,难道不会超负荷吗?张会祥回答,火斤炀的课余时间从未曾“陷”在作业堆中,反而继续往前学习新知识,无形中摆脱了大量家庭作业的困扰,此外,每天还可以看两个小时的电视节目。特殊的学习方法锻炼了他的性格,小火斤炀上学后,连连跳级,实际上也是一种锻炼。普通孩子大概小学6年间都在同一个班级环境,而火斤炀不断地跳级换班,时间长了,比同龄人接触了更多的新老师、新同学,交往上也变得自然和大方。小学时,_炀爱唱歌,而且不怯场。每当有人让_炀唱歌时,他都高兴大方地去唱,开朗的性格很招人喜欢。

熟悉火斤炀的人都常听他大声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曲子没变,只是歌中的“妈妈”改成了“爸爸”。这不仅是因为张会祥在成长路上对他的照顾,更重要的,是张会祥倾其心力为他所做的一切事情中,都有一种让他深深信服的理念,他非常理解张会祥那从不溢于言表的深沉父爱。多年来的频频跳级,张火斤炀的环境中总是比他大的孩子,越往上升,年龄的悬殊就越大,到了高三,他和同学已相差八九岁。小火斤炀的心理发展并不可能与他的知识进度成正比,心灵需要依靠,此时,张会祥一直伴随左右,给他的巨大安全感可想而知!小火斤炀爱父亲,总能从父亲身上找到力量,父亲是他心中的大树,他是父亲身边一棵茁壮成长的树苗。

合理有效地进行沟通

张会祥说:“虽然让火斤炀快速往前学,但我们并没有给他设立很高的目标,宽松的标准才有宽松的状态,否则,孩子心里会有压力。”学习过程中,学校的每次“月考”小火斤炀都一定会参加,张会祥虽然知道他的能力,但从不定高分。小学月考,要求90分就行了;中学时,要求达到80分即可。到了升中会考,以孩子上学安全,家长接送方便为原则,张家选择了县重点高中。其实以火斤炀的学习程度可以考上市重点高中,但孩子小,离家远不方便,张家还是做出了很切合实际的选择。

张会祥认为,孩子都淘气,玩起来就没边儿,常常需要大人出面干预,必须说“不”的时候还是有的,但是说“不”一定要选择最佳时机。比如,多年来火斤炀每晚都看两小时电视,但面临高考冲刺,张家打算在高考前一个月内让孩子“戒”掉电视。为了有所缓冲,他们没有采取马上执行的方式,怕孩子没心理准备,难以接受,所以提前一个月就告诉了小火斤炀,让孩子逐渐减少看电视的时间。

在火斤炀高考最后一科结束时,辽宁省电视台和报社记者们到家里进行采访,采访还没到一半时,火斤炀就一定要离开,说是和伙伴们约好了6:30踢足球,怎么解释都不行。这时张会祥想,如果强行制止一定会闹僵,采访也无法进行,就耐心地对火斤炀说,小伙伴们都是通情达理的,如果他们得知火斤炀正在接受采访,一定会理解,不会坚持踢球了。接着让火斤炀打电话试试,果然对方一知道状况,非常支持,推迟了踢球的时间。

用“适合孩子”来决定事情

张火斤炀频频跳级的学习方法的确遭到了不少非议,开始时,连他妈妈都不接受。张会祥对她说:“你要相信我,我了解咱孩子,决不会害了火斤炀。”经过磨合,张火斤炀的父母也统一了思想,一心为孩子的前途努力。有些专家提出,孩子10岁上大学,成绩达到了,可心理的成熟达不到。对此,张会祥说:“10岁的孩子就只是10岁孩子的心理,为什么非得要求20岁孩子的心理呢?虽然他平时交谈、交流是和大孩子们在一起,但双休日回家还是和同龄孩子一起玩,接触不同的环境,但保留自己的生活。”

张会祥告诉记者:“我们始终以‘适合孩子’来决定事情,并没有好高骛远。当初发现他智商很高,就充分挖掘他的潜力,让他发挥在最佳状态。同时,我们尊重他的选择,本来希望他考化学,可他喜欢数学,我们也尊重他的意见。高考结束时有记者问:‘你们就那么自信火斤炀一定能考上大学吗?’我们说:‘非常自信。’记者说:‘万一没考上呢?’我们说:‘没有万一。’这是真心话,我们和孩子一路走过来,心里有数。孩子的目标不高,是第二批本科,因为火斤炀的学校每年都有400多名学生考上二本高校,他模拟考成绩排在219名。辽宁省二本录取线是458分,火斤炀考了505分,高出录取线47分,这应该是发挥出最佳状态了。我不敢说自己的孩子将来一定是个优秀的孩子,但在他这个年龄段,该得到的辉煌都达到了,希望他早毕业几年,早做贡献。每个父母的决定都是为了孩子好,有能力拓展的家庭可以拓展,不能要求家庭教育都一个模式。火斤炀走过的路不见得适合别人,但我认为他在学习上是成功的。”(文/姬 华)

神童的成长更坎坷

曾被誉为“神童”的东北男孩王思涵10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东北育才中学少年班,用4年的时间完成了初、高中课程。2001年,14岁的他以572分的高考成绩考进沈阳工业大学。但是今年18岁,本应大学毕业的他,却因“除英语及格外,其他科目成绩为0”,被学校“责令退学”。“神童”对于所有的家长和老师来说都是翘首期盼的事情,但是“神童”对于孩子的命运来说,是好是坏,是成功还是失败,却难以预料。

并不是每一个“神童”都有着辉煌的前程。有的孩子,儿童时期智力超群,但由于心理和生理发展不平衡,以至知识和能力发展也不平衡。孩子的发展就像生态系统的发展,需要各方面协调,某一方面的超前,并不一定决定他的终身成就。大多数神童都是因为学习能力超前而被捧为天才,但是他们幼小的年龄难以承担成人的压力,加上他们从小受到家长、学校和社会的过度关注和褒奖,缺乏了自我管理能力、吃苦耐劳精神和与人沟通、合作的能力。跳跃式的发展,人为地掐断了从少儿到青年的正常成长规律和周期,一帆风顺的人生旅途养成了他们一些性格弱点,这就决定了“神童”比一般儿童更为坎坷的成长之路。(文/王万里 )

不可“捧杀”神童

美国家长认为给“吃不饱”的神童适度开“小灶”不仅合理,而且也是必需的,因为遵循的就是因材施教。但这类加添的“小灶”,并非书本知识或需要背诵的资料,而是动手、动脑、写作、分析等实践或研究能力的超前培养。一名当工程师的家长,就要求自己年仅6岁的“神童儿子”,自行设计工艺难度不小的太阳能热水器,而他提供给孩子的只是一些资料,外加100美元的“科研经费”。儿子经过长达2个月的努力,并请教了行家,最后终于大功告成。通过这番艰苦实践,这名神童再也不会由于多余的精力找不到发挥而感到无所事事。

美国人不仅看到了神童的长处,同时也发现了神童存在的短处——神童的超常智力有可能成为他们社交生活的一大障碍。人们往往认为只有弱智儿童才需要得到大人们的关爱,殊不知神童并不一定发展全面,尽管他们的智商很高,但“情商”在许多情况下甚至还可能低于一般同龄孩子,心理上也远未发展成熟。他们强烈的求知欲、广泛的兴趣以及与众不同的处世方式常常遭到成人的曲解,因此,他们比一般孩子更有可能变得“咄咄逼人”或“不讲道理”,由此在同龄人中更容易成为不受欢迎的“另类”。

鉴于此,美国家长和教师时兴对神童们可能出现的“社交障碍”加以关心和引导——常常和神童们一起讨论朋友意味着什么,怎样才能成为别人的朋友。鼓励神童们掌握改进“人缘”的“基本功”:发现小伙伴的长处并由衷地作出称赞;经常询问小伙伴们一些问题,并显示对他们的爱好有着同样浓烈的兴趣;邀请小伙伴参加自己的活动;乐于助人,而不是将自己当成“焦点人物”,唯我独尊、旁若无人……使神童们在跟其他小伙伴的相处中明白一个道理:没有哪个人是样样精通的“全才”,自己虽然在某些方面确有天赋,但在另一些方面却可能不如其他孩子。 (文/唐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