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忽视的个体差异

  • 发布时间:2005-06-30
  • 来源:爱婴丛书《亲职教育方案》 
  • 字体:

妈咪的苦恼

枚蓝正经历着煎熬。她在考虑女儿姗姗的培养方向。邻居家的豆豆刚过完4岁生日,就把“沉重”的钢琴搬回了家,随后请了钢琴老师,从此,豆豆家传出了单调的钢琴练习曲。在此之前,豆豆的妈妈还斥“巨资”让豆豆参加一个有名的英语学习班,好像两年下来要花掉8000块。还有,豆豆是一家早期教育机构的会员,每月都会寄一些智力开发的玩具。此外,豆豆参加幼儿园的舞蹈班。听豆豆的妈妈讲,豆豆对所有的这些都感兴趣,效果还不错。

杂志、报纸、电视中铺天盖地的信息说明6岁前是儿童发展的关键期,对孩子的发展如何如何重要。枚蓝粗略算了一下,如果孩子要达到比较理想的发展状态,那所占用的时间就是每天早上从7点到晚上7点,包括休息日。

还有朋友的影响。枚蓝的好友琪打来电话,说她自己正在犹豫要不要让蓓蓓学习古筝,琪自己非常喜欢民乐,但是她不知道蓓蓓是不是也喜欢,能坚持下来。蓓蓓的性格一点都不像女孩,动作灵敏,身体灵活,跑、跳、爬高样样不惧,真不知道让她做这些女孩的事情成不成。过了几天,琪告诉枚蓝她放弃古筝了,为蓓蓓选择了男孩的功夫:象棋和武术。“以后就让蓓蓓拿这当特长了。”

除了对孩子自身发展的影响,枚蓝不得不考虑特长的问题。不管上小学、中学还是大学,特长生都是有优待的。这是现状。记得自己上大学时,对有“一技之长”的同学佩服地五体投地。看着人家在舞台上引吭高歌、翩翩起舞,优美的音乐从手下缓缓流出,枚蓝可没少眼热过。那时只恨父母没有培养自己,深信凭自己的资质,如果也有机会从小学习,一定不比他们差。咳,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难道就靠下一代来完成了?

宝宝的道白

我是姗姗,妈妈最近一阵很是苦恼,因为周围的小朋友都在学点什么,她不知道是不是也让我参加到现在的“潮流大军”中。好像学点什么已经成了一种风气,这也对,因为我们这些小朋友都很好奇,求知欲旺盛,可是就怕家长不考虑我的特点,看见别的小朋友学也让我学。我说话分量不大,用大人们的话来说是“没谱”,可是大人应该了解我们啊。人和人不一样,在大人身上表现地更明显,就说我妈妈吧,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唱歌也好听,就不能画画,那是画什么不像什么,真难看。爸爸画画就比妈妈好,可是他从来说不过妈妈,妈妈几句话就能把他反驳地哑口无言。豆豆的妈妈跳舞跳得好,她从小就教豆豆跳舞,可我没看过妈妈跳舞,她也没教过我跳舞,可能她不会跳吧。

妈妈还没让我学点什么,这可不是说妈妈不重视我,妈妈一直很注意培养我各方面的能力,有一阵我认生得厉害,妈妈就利用各种机会带我出去玩,见各种各样的人,后来我就不怕生人了。我还有很多好玩的玩具,妈妈说对我的发展有好处,我也听不太明白,可能就是好吧。

豆豆现在可忙了,学跳舞、钢琴、英语,还有其他活动,我想找她玩,可她没有时间。我和豆豆是好朋友,可我们俩大不一样,豆豆喜欢跳舞、唱歌,我也喜欢,可我跳得没有豆豆好。我没有自卑,我也有自己的优点呀。我更喜欢动手,搭积木、剪纸、穿珠子、拼图我都喜欢。还有蓓蓓姐姐,她跑得可快了,我追不上她,她还敢从高高的台子上跳下来,也不摔跤,看得我好害怕,我可不敢。阿姨说蓓蓓姐姐像男孩,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反正,我喜欢蓓蓓姐姐。

专家的话

其实,个体差异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每个家长都能理解自己的孩子与别人不一样,碰到具体事情的时候脑子里却往往没有这跟“弦”。看到别的孩子学钢琴,没有仔细考虑自己孩子的特点,就去学;拿自己孩子的缺点与别的孩子的优点比等等。下面这个有趣的“橘黄物块移动”实验可以从一个方面说明个体差异的问题。

科学们通过一个简单的实验来观察和检测了婴儿如何发展其不同的能力。对象是十一个半个月大的婴儿,目的是考察其思维能力。让婴儿坐在母亲腿上观看在小戏剧舞台上的表演,演出的第一幕是一个橘黄色的大块东西从蓝色吊箱上吊起,缓慢地穿过舞台,然后重新放回箱子处,重复做6次。第二幕也是相似的,只是橘黄色的物块小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