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争抢抢双胞胎

  • 发布时间:2006-06-14
  • 来源:《年轻妈妈之友》 
  • 字体:

人们常说第一次当妈妈是女人生命中的一次升华,而第一次就当双胞胎的妈妈,则应当是升华中的升华吧。反正,在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今天,我这个双胞胎的妈妈比别的妈妈有着更多的与众不同的感受。

对于别家的宝宝而言,他理所当然是家里的小皇帝,家里所有的东西:玩具、图画书、零食,以及爸爸妈妈的爱,全是他一个人的。而我们家的一对女儿就不同了,她们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她”,这个“她”正在跟自己分享着一切,因此她们很早就具有了“竞争”意识,知道要为自身利益而“奋斗”。

最早的“奋斗”出现在她们6个月左右的时候。那时她们已经能很好地独坐了,我们大人吃饭的时便将她们两个放在客厅地板上面对面坐着,给她们中间堆一大堆红红绿绿的玩具。可能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吧,她们经常会同时相中同一件玩具,并同时伸手去抓,然后便是互不相让的拉据战。因老二个子大一些,大多时候她是胜利者。还好那时候的老大颇有姐姐风范,一般倒也不作计较,只好自己啃着大拇指聊以自慰。

再大一些,她们的“私心”也加重了。我们刚将玩具放下,两个小东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玩具据为己有再说:速度极快地将玩具一件一件藏到自己的小屁股后面去,一会儿功夫,两人的前面空空如也,于是又开始“嗷嗷”叫起来要对方的玩具。我们只得隔一会儿就进行一次“抄家”活动:将玩具再一一搬回来。

到她们能连滚带爬能走路的时,我们家里已经成了惨不忍睹的战场。任何一件小物件,哪怕一张毫无用处的小纸头,一个不知什么时候掉在角落里的旧瓶盖子,都能成为战争的导火索。这时的老大已毫无姐姐风范,老二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更是肆无忌惮。我听着家里此起彼伏的锐哭声和尖叫声,真担心自己随时会晕过去。讲道理对她们来说无异是对牛弹琴,我只能动用武力――强行将她们拉开,再想法去安抚那个在战争中失利的小家伙。

那段时间,两个小家伙白嫩的小脸上经常伤痕累累,抱她们出去玩,我经常得满脸惭愧地向好奇的人们解释她们受伤的原因。在他们充满同情的叹息声中,我绝望地想:这样的战争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

没想到,美妙的和平时光很快就降临了。在她们两岁左右,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家里受欢迎的物件全都有了明确的归宿:那只丑丑的小老虎是老大的,那只穿裙子的小熊是老二的;封面上分别是小象、小松鼠和小老鼠的图画书是老大的,封面上分别是小猪、小鸟和小狐狸的图画书是老二的;那条红花边的手绢是老大的,那条蓝花边的手绢则是老二的……这些东西是怎么分配的?是谁分配的?分配的原则和依据是什么?不知道,这一切对我来说永远是一个谜。我所能领会到的只是,小孩子自有小孩子的世界,这个世界亦有她们自己独立运行的秩序和法则。

在那一段时间,我有点回不过神来。我常常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们像守财奴一样很小心地看管着自己的物品,时刻警惕着对方的来犯。一般情况下,她们都能自觉遵守秩序。偶尔,一个小家伙手痒痒了,或者想夺人所爱了,会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摆弄一下对方的东西。而另一个小家伙呢,即使她正在干别的事,也总会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敏捷在最短时间内发现,一边尖叫一边奋不顾身地扑上去:“这是我的,不须动!”这种时候我也不必像以前一样为难,而是理直气壮地充当裁判:是谁的东西就归谁。有时我也会提建议:“你们是好姐妹,好朋友,东西可以换着玩的呀!”这种中庸思想开始她们是听也不要听的,但说多了,她们便有了印象。终于有一天,我听见两个小家伙自己在进行外交:“给我玩一下呀,我们是好姐妹,好朋友呀。”我屏住呼吸等待着――另外一个小家伙严肃地思考了几秒钟,终于点点头,答应了。

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来孺子可教也!

文/谢倩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