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伴侣

  • 发布时间:2006-04-18
  • 来源:《幸福家庭10块基石》 
  • 字体:

越是充满活力和喜乐的婚姻,对孩子们越有益处。如果婚姻存在问题,家庭就不可能健康。家长给孩子的最好礼物,就是两个真心相爱的人之间鲜活持久的关系。——里奥纳德·思维特,《灵魂拉丁课堂》(Learn to Dance the Soul Salsa)

幸福美满的婚姻是抚养孩子最适宜的条件。人们常说,你能为孩子做的最棒的事就是好好爱你的伴侣(配偶)。有时候,这意味着满足伴侣的需要甚至比满足孩子的需要更重要。许多人成长在“子女第一、孩子至上”的家庭里,他们很难理解真正美好的婚姻应该是什么样子。换句话说,你在家庭中投入最多的应该是婚姻。

如果你是一位单亲家长,我要对你说的话放在本章最后。但现在,请相信你能够培养出幸福、健康的孩子,尽管你面对的挑战更大。

为婚姻多做“保养”

我和凯茜的婚姻被我俩戏称为“需要巨额保养费用”的婚姻。我们是在上大学第一天认识的,凯茜毕业一个星期后就嫁给我了。我们从恋爱到订婚,几乎什么冲突都没发生过,可当我们度完蜜月回到家,矛盾和冲突就接踵而至了。担任教会青年部牧师的时候,我曾经和凯茜在参加青年小组的路上发生了极其激烈的争执,以至于后来面对孩子时都觉得自己像个伪君子。更糟糕的是,教会在那段日子根本不谈婚姻问题,结果我以为教会里惟有我们在婚姻上有问题。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有一位同工告诉我们,他和妻子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冲突。从来没有!我陷入了深深的愧疚和自责。然而几十年过去了,我现在反倒为他们感到一丝遗憾,因为矛盾和亲密常常是结伴而来的。

也许我们的婚姻开始接受良好的“教育”是在结婚五年之后。结婚一年后,我们从加利福尼亚搬到了新泽西的普林斯顿,我们在那儿读的研究生。在普林斯顿的日子要比我们婚后第一年好得多,但我们仍然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和凯茜都意识到,现有的沟通方式不能对“需要巨额保养费用”的婚姻起到很好的作用。

读完硕士后,我们搬到了加利福尼亚的橙县。凯茜开始教书,我在一家教会接手了一个青年项目。于是,我们又开始忙碌起来。凯茜白天教书,晚上很自然地成了青年小组的第一位成人志愿者,我们从早到晚都为小组活动忙得晕头转向。不出三个月,我们青年部就从最开始的四个人壮大到一百多人,而且这一数字仍在不断攀升。与之俱来的是教会对我工作的肯定和鼓励,一年后教会把我的工资提高了一倍。我们认为,这件事甚至跟耶稣在水上行走的奇迹一样伟大。我们买了第一幢房子,生活看起来真是一帆风顺!我把全部精力都投在工作上,工作让我充满热情,也使我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

一天,在和学生们一起度过了快乐的傍晚后,凯茜突然对我说:“吉姆,我们得谈谈。”我能看出她是认真的,但那时我太笨了,居然以为她要和我谈小组里某个成员的问题。那段时间,我们正忙于给危机中的家庭和孩子制作一个MASN单元。帮助每个家庭过得更幸福是我的使命,单从这个项目的参加人数来看,你就知道我们做得有多成功了。于是,我和凯茜面对面坐在24小时营业的辣味餐馆里。

“吉姆,我感觉像是被你抛弃了。每次电话铃响,你就要出去一整夜,我感觉到‘我恨你’。我知道你会怎样回答——‘上帝有很重要的工作让我去做’,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你是对的。但是,吉姆,我甚至开始怨恨上帝了。”

凯茜的话仿佛一下子把我整个人钉在那里。是的,我们的生活已经失控了。虽然我们做的都是好事,但是由于忽视了婚姻,我和凯茜的亲密关系正在一点点被侵蚀。在紧张忙碌而富有成就感的一天过后,我回到家里倒头便睡,以便第二天能够起来“拷贝”这样的生活。凯茜继续说道:“我感觉你像有了外遇,虽然明知你没有这样的时间,但我肯定你没有在我们的感情上做任何投入。”

她说得没错。凯茜没有给我狡辩的余地,我也不能把责任归咎于上帝,因为他一直在祝福我们的青年部。于是,我只能说:“你说的有道理,但跟外遇之类没有关系,我的确没有把精力放在我们的婚姻上。”

我们的生活中根本没有恋爱、亲昵和健康关系的现成模式可以去效仿。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我们想努力找到解决的办法。现在得放弃我心爱的工作吗?可是以现在的生活方式和节奏,我们怎么可能生养孩子呢?我简直羞于告诉别人自己的婚姻问题有多严重。

尽管缺乏相关的知识,我们还是做出三个决定,希望藉此使婚姻走出困境。

1. 晚上定期约会。

2. 一星期最多只能有三个晚上不在家。

3. 凯茜对我的日程安排拥有否决权。

这三个决定是我们行动起来的第一步。我很喜欢晚上约会这项提议,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抽出时间。每星期只许在外面工作三个晚上的确令我很苦恼,但我知道自己需要这样的强硬措施约束我自己。然而凯茜的否决权成了我消极抵抗的法宝,我总是想尽办法让凯茜高兴,以伺机动摇前面两条原则。我私下里觉得,这样规定好像有些小题大做了。但事实证明,这三个决定挽救了我和凯茜的婚姻,也成了我们为人父母后很好的约束。

这些方法在我们家中很管用,我特别希望你也能尝试一下。但在你做决定前,我还是再给你讲几个故事吧。

晚上定期约会

我和凯茜几乎从没错过晚上的约会。虽然生活很忙碌,有时很多事情也在牵扯着精力,但每周我们都至少会有一个晚上停下来,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多数情况,我们的约会花不了太多钱。事实上,在孩子小的时候,请保姆的钱要比约会的开销大得多。约会时,我们许诺不谈论家庭的花销问题或是孩子们的读书计划,那段时间只属于我们两个人。这不是一段相互责备的时间,而是我们向配偶的情感账户存款的时间。从此,凯茜便能应付紧张的日程安排,因为我们每星期的约会时间都是凯茜的避风港,在那里她能得到我的支持和鼓励。当然,约会不一定要在晚上,上午或下午都可以。

我和凯茜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日时,我们安排孩子们去参加夏令营,而我俩便开始了二人之旅,尽情享受了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光。不过,这其中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谈论那几个孩子。实际上,我们想把注意力从子女身上转移已经很难了。旅行中惦记着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对,但倘若早晨醒来发觉夫妻间除了孩子便无话可言了,一方或双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根本无暇他顾,这样的婚姻肯定存在问题。

一起呆在家

我们约定,每星期只允许我有三个晚上不在家。实际上“3”这个数字没有任何特殊意义,只不过对我们比较管用罢了。在美国,牧师平均每星期有五天晚上不在家,但我和凯茜可不能在这种情况下保证家庭生活健康、正常。你必须清楚什么是夫妻生活和家庭生活正常运作的底线,然后在保障家庭基本需求的同时,不断给生活添加点新的东西。

丽贝卡14岁时,她的一个朋友在青年小组开始之前来我们家吃晚饭。我们围在桌边用餐,尽管比较匆忙,但我们是在一起用餐。她的朋友带着羡慕说:“这感觉真好,我都不记得我们全家上次一块吃晚饭是什么时候了。”有趣的是,她的母亲刚刚找我和凯茜倾诉过,说她的家庭生活过得很艰难。在家里多待几个晚上未必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它至少在我们家是一剂良药。

一票否决权

从我和凯茜开始实施上述三条规定起,日程安排就成了我们最头疼的事,也成了我们争论的焦点。其中,最严重的分歧就是那些被凯茜否决掉的安排。从一开始,我就感到拥有否决权使凯茜成了家里的权力中枢,也成了我的梦魇。然而,我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现在,我们总是一起计划日程表,也极少为日程安排与对方争吵。凯茜常常对细节很在意,我则充当对每件事情拍板钉钉的角色,当然她一般都是拥护我的。有时,我俩会一起为做出的决定烦恼,因为这些决定常使我们的生活更加忙碌。但由于这是两个人的共同决定,就不会彼此责备了。

给单亲家长的话

如果你是个单亲家长,并且一直在跟我学习这一章的内容,那么现在你的心里可能已经充满了复杂的感受。每次我和单亲家长座谈的时候,我都提醒自己这些家长有多么不容易,他们肩负着比常人更重的担子。教育子女对两个人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更何况是一个人。

我想和你一起分享一段来自《圣经》的故事:摩西和以色列人正在与宿敌亚玛力人争战。上帝指示摩西把手里的杖举过头顶,如果摩西举着杖,以色列民就会得胜;如果摩西手臂酸困下垂,亚玛力人就会获胜。最后,众人纷纷来到摩西的身边,帮助他举起手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摩西手里的杖始终没有倒下,以色列人最终取得了的胜利。(参见:出17:8-16)

当你感到疲惫失望时,是谁在你身边帮助你抚养孩子?你是否因太过疲倦而输掉了许多本应取胜的战斗?所有的父母,尤其是单亲家长,都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寻求帮助,为自己也为孩子们寻找来自他人的支持和帮助。教会通常就是你加油、充电的理想场所。

我们的一个朋友玛丽,也是一个单亲妈妈,并且被我们评为“年度最佳母亲”。她是个网络工作者,总在寻找自己能够帮助的人和能够帮助自己的人。她决定加入教会,在那里有很多母亲互相关照,也相互帮忙照看各自的孩子。她支付不起奢华的旅行,也没有太多时间离开工作岗位,但是她把零钱积攒起来,组织一些有趣的家庭聚会和短途旅行,给孩子们创造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她的生活没有按照她梦想的样子实现,但她总是努力寻找生活中积极的一面,并寻找像她一样的青年工作者,能够互相搀扶着把孩子培养成有责任感的人。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上帝的帮助和他人的支持下,你的孩子也会茁壮成长的。

思考与讨论

1.你的父母在婚姻上给你树立的榜样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2.你是否同意葛培理下面这段话:

如果夫妇能够在婚姻上付出他们恋爱时一半的努力,那么事情的进展状况会让他们惊讶无比。

3.你的婚姻中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哪些地方已经做得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