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中的一刹那与恒久远

  • 发布时间:2006-03-24
  • 来源:《妈咪宝贝》 
  • 字体:

受访人物小档案

父亲:陈肖庚,清华大学教育学院主任

女儿:陈可,5岁半

宝贝最喜欢的食物:鸡蛋西红柿面条

宝贝最喜欢的运动:骑小自行车、游泳、打保龄球

采访、拍照的时候,小陈可一直在给我们跳舞,轻盈、美丽、优雅,如同一只快乐的小蝴蝶,看得出来她非常喜欢舞蹈,陈肖庚也不时地向女儿介绍摄影师的那些摄影设备是做什么用的,语气亲切和蔼,没有家长和孩子之间的“距离”感……

陈肖庚是心理学硕士,在清华做教育工作,对教育孩子颇有自己的想法。采访过程中,小陈可和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她的热情以及表现出来的“社交”能力,足够说明陈老师理论实践相结合的成功。

一刹那,迎来生命中最大的幸福

传承观念,一般是初做爸爸的男人冒出来的第一潜意识。看见女儿第一眼的陈肖庚也是这样,“看到她很像我,就觉得自己有了延续,这让我莫名地高兴,有一种迎来生命中最大的幸福的感觉。”

这个传统男人的潜意识让他面对刚刚出生的小生命,慌乱且不知所措:不知所措地欢喜,不知所措地幸福,不知所措地疼爱,不知所措地担心……一心扑在女儿身上的陈肖庚这样形容自己有了女儿的生活状态:“我和爱人比较随意性的生活从此画上句号了。”

小陈可出生的第一天晚上,不知什么原因不停地哭,护士说,她哭你就抱着,护士的这一句话,让新爸爸一晚上没睡,一直就抱着这个“委屈”的、却珍贵无比的女儿,结果陈可甜甜地睡着了,他却迷迷糊糊地“幸福”着困了一夜……

一刹那的“疼”,让他更加珍爱女儿

女儿6月底出生,陈肖庚9月就要离开女儿远到北京读研究生,这让他更加珍惜和女儿在一起的每一分钟。

他爱女儿是和妻子不一样的,他不像妈妈那样关照宝贝的冷暖饱饿等实际需求,而是看着宝贝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那么柔软的一个小生命,碰哪儿都怕碰坏了,“我就每天盯着她看,总是看不够,每天好像都发现一些新变化,头发更密了,更黑了,小指甲长长了……有一天女儿的小指甲真的长了,小孩子指甲长了很容易把脸抓破,我就开始给她剪,虽然很小心,但是剪到小拇指的时候,小孩子的指甲特别薄,把小指的一点肉带了下来,血一下就出来了,虽然孩子的末梢神经发育不全,但是她还是抽了一下手,我心疼得一夜没睡。”这样的“疼”恐怕陈肖庚会记住一辈子。

一刹那,体会分离的“痛”

陈肖庚9月初来到北京读研。那时候,女儿出生2个多月,还是一个不会翻身、不会爬的婴儿。

“孩子这么小,把孩子和妻子留在老家,感觉压力很大,觉得自己身上责任很重,那时候读书是学分制,只想着尽快把书读完,然后见到孩子,因此除了学习,其他的活动很少参与,忙起来的时候‘五一’、‘十一’都回不去。”

他身边带着女儿的照片,那是满月以后很小的一张照片,走的时候剪下来放在钱包里面。“想念女儿特别厉害的时候,我就给她写信,然后发到自己的邮箱里面,类似于写日记,比如:我今天怎么想你了,我今天都干了什么,你在干什么?……”

陈肖庚没有见过女儿学坐、学爬,再回到家里已经是春节,见到女儿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他非常痛苦的事情。“见到她的那一刹那,女儿管我叫了一声哥哥,叫得我热泪盈眶。”原来陈教授自己有两个哥哥,他们各有一个男孩,这两个男孩都很大了,十八九岁,而那时他因为在读书,穿着上可能像个学生。“孩子还不会走,躺在那里,我过去看她,她正在睡觉,等她睁开眼睛,妈妈说,这是爸爸,叫爸爸,她根本不认识了,看了看我,叫了一声哥哥。”

一刹那的“酸”,给女儿一个完美的家

小陈可和妈妈到北京和爸爸团圆的时候已经两岁多了。新家是陈肖庚仓促买的一套远郊的房子,因为他实在想给女儿一个完美的家。

“她奶奶跟我说,对门有一个小男孩,她经常和他一起玩。有一次一起在外面玩,男孩的爸爸要带那个男孩回家,她拉着人家的爸爸不让人家回去,这孩子拉着别人的爸爸不让走,她妈妈心里挺难受的。”

一刹那的“酸”让陈肖庚在北京开始使劲地找房子,最后匆匆忙忙买了现在这处房子,他很快把妻子和女儿接了过来。

一刹那的“乐”,陪伴女儿的亲子时光

约采访和拍摄的时候,陈肖庚说最好是周日,因为女儿周六没有时间,周日她的钢琴课只有45分钟,下课赶回来接受采访还不算晚……

陈可今年5岁,但她要上很多课外课,而上这些课外课是她最高兴的事。

“兴趣班都是她自己按照爱好选的,不喜欢的肯定不报,平时肯定不报,只有周末两天上,开始报完以后,发现有一个周五晚上的班,我就找幼儿园的相关人员说,如果你调不了这个班,我宁可退了,星期五晚上我不想让孩子再学习了,孩子上了一天幼儿园,应该休息,好好放松。现在,她的兴趣班是周一晚上:绘画班;周三晚上:舞蹈班;周六早上:数学班,就是做手工;周日上午:钢琴班。”

小陈可练钢琴非常自觉,除了练琴,她有机会就跳舞,这些时候是她最高兴的时刻了。

每次上课陈肖庚都要陪着女儿一起去,这是他了解女儿的最好机会,也是他和女儿共同的欢乐时刻。

一刹那的“趣”,记录女儿的三项“最”

* 最好的胎发

女儿出生的时候,头发非常好,基本上小背头,满两个月的时候给她剪头发,理发师进来就说奇怪,他说这哪是刚出满月的孩子啊。剪下来的头发我放在了一个信封里面收藏起来。

* 最美的画

在幼儿园,女儿喜欢画画,她画过的画我都给她装订成册,很潦草的画我也收起来了,按照画的日期,装订的时候,我还会写一些话。

* 最初的“审美”

从上了中班以后,女儿对衣服的穿着有了最初的“审美”,不会再穿男孩的衣服,如果这件衣服她们班里有孩子穿她就不会再穿了;而且她穿衣服很干净,每天接她回来后都保持得很干净。

爸爸爱女儿的恒久远“工程”

陈肖庚的教育理念是:跟着主流走,但还是要让孩子轻松一点。

现阶段,陈肖庚没有像有的家长那样,又教认字又让做算术,他只希望孩子高兴地学与玩,“我们没有强迫她做任何事情。”

再过一些日子,小陈可就要上学了,关于上学陈肖庚有着这样的想法:“我的想法和现在的学校有很大出入,但是我会给孩子讲清楚,哪些东西是她要学的,哪些东西要选择性地学。让她能够达到升学的条件就行。只要孩子的性格发育正常,内心很阳光很快乐就可以了。另外,她可以学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样她就有特长了。”

“我和妻子达成共识:不需要孩子将来很特殊,做一个女强人或者一个女博士或者一个女企业家。我们希望她的发展方向平凡一点,希望她的生活无忧无虑,在物质上能满足生活的需要,也不会很累,这样就可以了。”

新好爸爸观点:情商和智商同样重要

“我觉得智商很高的人不一定能成功,智商和情商齐头并进更容易成功。比如温州现象,文化程度不高,小学水平,测智商不一定高,但是情商非常高,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也成功了;智商非常高的人,情商不高,成功并不容易;情商、智商都高,但都没有到峰值,都在中上的时候,这样的人往往会成功。做企业也好,做科研也好,这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在这样的理论指导下,陈肖庚培养女儿智商的同时,特别注意培养她的情商,比如经常给她讲一些和人相处的方法;面对不同的情况,告诉她该怎么处理;适当地让她有一些挫折感,让她不至于太脆弱,不至于因为一点小事就萎靡不振;从小就告诉她遇到困难要勇敢地去面对。(文/文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