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怪招育出哈佛姐妹花

  • 发布时间:2006-03-22
  • 来源:《婚姻与家庭》 
  • 字体:

谁都知道,哈佛的MBA是最具价值的学位。因此,报考哈佛的竞争也最为激烈,我国每年数万人申请只有几十人能通过。而一对来自普通家庭的姐妹,却先后考上了哈佛的MBA,成为名副其实的哈佛姐妹花。尤其令人称奇的是,妹妹小时候的成绩并不是特别优异,甚至连班上前五名都进不了。她们有什么“绝招”吗?家长又是怎样教育她们的?

边看电视边做作业,如此“恶习”也鼓励

湖南益阳市工商局的龚晓帆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龚彦焱,小女儿叫龚陟帜,姐姐比妹妹大6岁。

女儿们小的时候,龚晓帆的想法很简单,只希望她们健健康康地成长,无忧无虑地生活。因此,龚晓帆没有像众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一样,设计一条“辉煌”的成才之道,千方百计地督促女儿们走上“正轨”。每天,龚晓帆下班回家最开心的事,就是逗孩子们玩。他经常趴在地上和女儿做游戏,甚至还和女儿比赛谁爬得快。父女俩顽皮、开心的样子,常常逗得妻子哈哈大笑。

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龚晓帆开始注重培养孩子良好的品德。他从不强制女儿接受自己的思想,什么道理都要讲得她们心服口服。他认为教育子女是父母的权利,但权利不是等级,更不是专制的理由。为了加强和女儿们的交流,龚晓帆用尽了办法——看到女儿喜欢看童话、听故事,他经常给女儿买书、讲故事。而且每次买回故事书、连环画,不管工作多忙,龚晓帆都要抽时间先仔细看上一遍,然后详细地给孩子们讲解,回答她们提出的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

龚晓帆不但竭力尊重孩子,还要求妻子也尽力做到。平时,妻子经常潜意识地唠叨着数落孩子,他就使眼神暗示阻止。为了尊重孩子的意见,他甚至玩出一些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昏招”来——

龚彦焱上学后,有一段时间,龚晓帆的妻子总是想方设法把女儿打扮得漂亮一点,但龚彦焱却并不领妈妈的情,闹着要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母女俩经常为此发生不快。见女儿“不听话”,母亲感到很伤心。但龚晓帆却认为这是因为孩子长大了、有主见了,因此对妻子说,不就是一件衣服嘛,干吗搞得都不开心,随她去吧!他还背着女儿对妻子说,我们应该让孩子有权选择,要尊重女儿的意见。在他的劝说下,这场母女间的“战争”竟以女儿的胜利而告终。

龚彦焱很小就喜欢看电视,尤其喜欢看动画片,《聪明的一休》《铁臂阿童木》等都给她的童年带来了不少的乐趣。后来,学习渐渐紧张了,龚彦焱对电视的着迷一点儿也没有减少。母亲催她做作业,她就把椅子搬到电视机前,边看电视边做作业。刚开始,龚晓帆对女儿的这种坏习惯很是担心,便严令她先做完作业再看电视。可关上电视机安静了,龚彦焱却反而静不下心来——因为她心里老惦记着动画片的剧情。龚彦焱委屈地对龚晓帆说:“爸,关上电视机我做不下去了!我边看电视边做作业还做得快些,不信你检查呀。”龚晓帆以为女儿是找借口,一开始根本不相信。但为了让女儿心服口服,他还是给了女儿证明自己的机会。没想到的是,龚晓帆偷偷地反复检测了几次,竟发现女儿边看电视边做作业,效率果真还挺高的。他心想,可能是女儿习惯了电视开着的学习环境,她看电视用的是潜意识,而做作业却用的是大脑,两者影响并不大。于是,对女儿这个旁人眼里的“恶习”,他也不再以“一心不能二用”为理由加以阻拦了。后来,小女儿龚陟帜居然把姐姐的这个“特异功能”继承下来,即使在期末考试前,她都不放过自己喜欢的动画片。

对龚晓帆如此随意地由着孩子的性子,很多亲戚都觉得这样“昏”家教对小孩子不利。龚晓帆却不以为然,他觉得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尊重孩子的选择,其实对塑造孩子的自信心和培养孩子的主见大有益处。而且这样还能让孩子学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使孩子形成责任感。

在龚彦焱读初中的时候,考中专特别热,学校安排很多同学去参加音乐、美术、体育之类的特长培训,龚彦焱也被安排去参加音乐培训。学了两个月后,龚彦焱就不想去了,犹豫了好一阵子,终于鼓起勇气回家和爸爸说起自己的想法。龚晓帆没仔细考虑就答应了。

小女儿龚陟帜特别好客,经常邀请同学来家里玩耍。一到放假,女儿就带着一大群男孩女孩把家里闹得翻了天。龚晓帆的妻子老是唠叨着叫女儿文静一点:“女孩子家的,带这么一大群人打仗似地追进跑出,像什么样子!” 龚晓帆马上反对:“陟帜,没关系,小孩子就是要活泼一点。”因为他觉得,孩子能有自己的交往圈子,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这样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和心理健康。

事实证明,龚晓帆尊重女儿选择的思想没有错—在父亲的指引下,两个女儿比一般同龄的孩子更自立、更懂事。尤其是龚彦焱,她的学习成绩令人刮目相看,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她都是班上的第一名。

不补“短腿”补“长腿”,偏科成绩赶上去了

但是,小女儿龚陟帜的学习却没有姐姐那样好,常常出点小状况。不过,龚晓帆自有怪招对付她。

龚陟帜喜欢看一些脑筋急转弯的书,经常用一些奇怪的问题来难倒父亲,并常常因此洋洋自得。她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龚晓帆给她讲故事,他用“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来形象说明,要求女儿“早睡早起”。不想,龚陟帜竟来了个脑筋急转弯:“不对!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可早起的虫子却被鸟吃啊。”龚晓帆一听,严厉地对她说:“脑筋急转弯告诉人们的是一种思维角度,并不是要人随便乱套用!”没想到龚陟帜却不服气地说:“爸爸,你自己脑筋转不过来,就不要批评我了!”龚晓帆想,今天要是不能把女儿说得口服心服,她这个“急转弯脑筋”就肯定转不过来。

龚晓帆灵机一动,对女儿说:“我出个脑筋急转弯的题目来考考你,答不上来你就要听我的,以后不许再胡乱急转弯。” 龚陟帜脑袋一扬:“考就考!”

龚晓帆拿来一个玻璃罐,叫女儿用桌子上的核桃把罐子装满。龚陟帜一边摇着罐子,一边装。见女儿使劲把罐子塞得满满的,龚晓帆问她:“装满了吗?” 龚陟帜肯定地说:“装满了。”

龚晓帆拿来一小袋芝麻,轻轻地摇动罐子,把芝麻顺着核桃之间的空隙填满了。龚陟帜恍然大悟:“我知道了!”龚晓帆又问道:“那满了没有?”“满了。”

龚晓帆又舀来一杯水,浇了上去,一点也没有溢出来。龚晓帆问道:“现在你服气了吧?”龚陟帜脸红红的,终于低下了头。龚晓帆乘机和女儿讲道理:“人就像一个容器,不能自满,自满了就装不下东西了,就接受不了新的知识……”

从此,龚陟帜再也不自以为是地乱用脑筋急转弯了。

升入初中后,龚陟帜的理科成绩不大好,因此拖了全部科目的后腿,每次考试,她的成绩始终徘徊在班级5至9名之间。尽管家里从没对她提出批评,但生活在姐姐优异成绩光环下的龚陟帜,却感受到了很大压力,她拼命想把理科成绩赶上去,可越是这样越学不好,甚至看到理科课本就胆怯。那天,龚陟帜有些失落地对爸爸说道:“爸爸,看来我要成为班上的尖子生是不可能了!”

其实,龚晓帆对女儿成绩偏科早就有所担心。但考虑到女儿平时也很用功,成绩在班上还算进入了前列,心想孩子会自己慢慢摸索到好的学习方法的,也就没有过多干涉和督促。但这次,女儿的话让龚晓帆心里猛地一惊—不好,女儿产生自卑心理了!

龚晓帆先是安慰了女儿一番,要她不要着急,然后便去找老师商量。老师建议说,龚陟帜的文科成绩好,以后自习课、放学回家后的时间,可以少做点文科的练习,多补补理科。于是,龚陟帜按老师的建议要女儿强化补习理科。

一段时间后,龚晓帆发现女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一个劲儿地抱怨理科太难了,学不进去。龚晓帆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便自己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想,与其这样把大量时间花在理科上,功课还是赶不上去,还不如把时间用在文科上,把文科学得更冒尖些。于是,他要求女儿改变策略,多学文科,并给女儿下了硬指标——文科成绩每门必须班上第一,而对理科成绩,则只要求她把基础知识学扎实,进入班上中等水平就算完成任务了。随后,龚晓帆还找到女儿的理科老师,要求老师上课时难的问题不要向女儿提问,简单的问题可以多让她回答。

在龚晓帆这个怪异“舵手”的操纵下,龚陟帜开始把学习精力的重点转移到文科学习上。就这样,龚陟帜的文科学习天赋完全展现出来:她的记忆力惊人,背英语单词、记文科知识点,无不在班上遥遥领先,很多次考试,她的文科成绩门门满分!文科的成功激起了她的自信心,渐渐地,她对理科学习的厌恶感消除了,有兴趣了,理科成绩也慢慢赶了上来,成为班上最冒尖的学生。

就这样,龚陟帜克服自卑心理,赶上了偏科的“短腿”。从此,她的学习一路高歌,成绩直线上升。初中毕业时,龚陟帜以高出第二名27分的成绩,考上了姐姐曾经就读的益阳市一中。

放纵女儿“贪心”不足,收获一对哈佛姐妹花

大女儿龚彦焱高中快毕业时,武汉大学的两名招生工作人员来到益阳一中招收保送生。这年武汉大学分到益阳市一中的保送生指标只有一个,而且是理科——龚彦焱读的是文科。工作人员在考察过程中,了解到龚彦焱优异的学习成绩后,一个劲儿地夸赞她太优秀了。他们遗憾地说,龚彦焱如果不到武汉大学去读书,真是学校的一个损失。半个月后,一份武汉大学的《保送生招收表》寄到了益阳一中,表上赫然填着龚彦焱的名字。原来,招生工作人员赶回武汉后,特意向学校详细介绍了龚彦焱的情况。为此,武汉大学专门召开了校务会,决定破例给她一个保送指标。然而,令人惊讶的是,面对这份许多学生梦寐以求的表格,龚彦焱竟摇摇头说:“我不去,我要读北京大学!”一言既出,老师、同学都惊讶不已。班主任觉得她是年少轻狂,反复做她的工作,要她珍惜机会。可龚彦焱还是决定非北京大学不读!

这天晚上,龚彦焱回到家里,把自己拒绝保送的事情告诉了爸爸。女儿就这样放弃读武汉大学的机会?龚晓帆心里其实也在打鼓——在那个年代,考上大学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更何况是全国鼎鼎有名的武汉大学;再说,老师、亲友都会来劝说,经过那么一折腾,女儿的心理压力肯定会加大,到时候能考出怎样的成绩还很难说。但是,这些念头仅仅在他心里停留了几分钟,龚晓帆便打定主意要支持女儿——既然女儿都有这样的豪情壮志,当父亲的怎么能拉她的后腿呢?于是他翘起大拇指鼓励女儿说:“好!我们要读就读最好的大学!爸爸相信你能考上北京大学。” 父亲的支持让龚彦焱高兴不已。

果然不出所料,父女俩主意刚定,龚晓帆单位同事、街坊邻居和亲朋好友,全都闻讯跑来当说客。有人委婉地说:“人家武汉大学一片好心,怎么能拒绝呢?” 有人说得比较直接:“武汉大学也算是全国顶尖大学了,能够保送就去读吧。到时候也未必一定能考得上北京大学。”也有人甚至敲警钟:“人要知足啊,不要太贪心了。”

但龚晓帆哪里会被这些劝说所左右,他说:“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她想读北京大学,我当然要支持啊!”见龚晓帆和女儿一样,如此“贪心不足”,大家都摇着头走了。人虽走了,可背后的议论却在继续。甚至有些小心眼的人还在背后说闲话:“等着瞧吧,看那孩子能考个什么学校,到时候连武汉大学都考不上,他们准会后悔死!”龚晓帆没有理会,只是想方设法为女儿减轻心理压力,鼓舞她的信心。

不久,在高中毕业会考中,龚彦焱获得了全校总分第一的好成绩。也许是机缘巧合,北京大学当年在湖南也有保送生名额。益阳一中觉得龚彦焱确实是难得的人才,就向北京大学推荐了她。最终,龚彦焱成功通过审核,幸运地成为了北大的保送生。

龚彦焱传奇般的上学经历,在亲友、邻居和同事中传为美谈。这激起了龚家另外一个女儿——龚陟帜的好胜心,这个还在上小学6年级的小女孩便说出了一句豪言壮语—— “我要上哈佛!”小女儿当众说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换了别的人家,可能会被警告“要谦虚一点!”可龚晓帆听了却高兴极了,一个劲儿地表扬女儿——他想要的就是要孩子有这份豪情。

在北京大学度过4年的学习时光后,龚彦焱考取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生。硕士毕业后,她分配在中国建设银行总行工作。3年后,龚彦焱实现了妹妹小学时的理想——考上了美国哈佛商学院的MBA,并获得了7.5万美元的奖学金。

而妹妹龚陟帜这几年也取得了良好的成绩,高考时她以湖南省文科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大学。姐姐考上哈佛时,龚陟帜刚好从北京大学毕业。其时,龚陟帜已被英国的两所大学录取为研究生,其中一所还是全英排名前五名的大学。

看到姐姐考上了哈佛的MBA,龚陟帜也豪情万丈。当她从姐姐那里了解到报考哈佛MBA必须有3年的工作经验后,为了尽早有资格报考哈佛的MBA,龚陟帜毅然决定放弃到英国读研究生的机会。

于是,类似于姐姐龚彦焱放弃武汉大学保送指标一样的场景出现了—众多亲友又来劝说,要龚陟帜还是不要放弃去英国读研究生,毕竟那是全英国排名第五的大学。不用说,这次,龚晓帆依然对女儿的“贪心”采取了支持的态度。

在父亲的支持下,龚陟帜进入了北京著名的金融投资公司——中金公司工作。虽然享有丰厚的待遇,但龚陟帜没有放松自己考哈佛的那根弦,她一边努力工作,一边努力学习,为3年后的考试做准备。

3年时间一晃而过,龚陟帜报考哈佛MBA的机会也来了。毫无悬念地,她顺利地通过了哈佛的笔试和电话面试。2005年初,哈佛商学院MBA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她的手中。

2005年7月19日,龚陟帜在上海登机飞往波士顿,开始了她的哈佛之旅。

小编絮语:

一对普通人家的姐妹花先后考上著名的哈佛MBA,让人惊诧,令人羡慕。龚家姐妹的成功,与其父龚晓帆独特的教育方法不无关系。也许从龚父“匪夷所思”的教育方法中,您能得到深刻的启发,但在此,我们更要说的是,龚父的教育方法值得借鉴,却不能生硬照搬。因为,每个家庭的环境、每个孩子的性格和成长环境都不一样,因此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不能一概而论,全套照搬,而应该因材施教,对症下药。只有这样,小树苗才能被“扶直”,才能健康成长,茁壮成长。(文/无为 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