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美国医生是怎么治发烧的

  • 发布时间:2004-09-08
  • 来源:当代健康报 
  • 字体:

大毛前一天晚上9点多开始发烧,之前没有什么感冒症状,只是说累了想睡。10点吃了小儿Motrin(和泰诺差不多的一种药),半小时之后没有退烧,量体温是华氏102.4度(大约39度多),而且体温在继续升高。我们夜里11点带他去看急诊。

我们住的地方因为靠海边,夏天的夜里也很冷,当时气温大约14度,我们在大毛穿的长袖睡衣外加了一件带帽子的夹克。急诊室的接待护士在弄清楚孩子是发烧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把他的夹克脱掉,孩子发烧不能穿太多”。我边脱着大毛的衣服,心里边想的是“不是说发烧了要捂汗,出了汗就退烧吗?”

护士量过体温确定还在发烧后,在医生来之前就先给了大毛一个专门用于小孩子的泰诺降体温肛门栓。美国医院的做法是:不管是什么问题,先把体温降下来再说。而他们的降温方法是既不打针也不输液,而是用这种快速见效的肛门栓。接下来的治疗则更是令我们这些中国家长难以接受了。

护士送我们到了一间单人病房,吩咐把大毛所有的衣服脱掉,并递给我们一件背后系带子的像围裙一样的小病号服让给大毛穿上。当时病房的温度是华氏68度(摄氏20度),并有风扇口往房间内排送自然风,穿着夹克的我都觉得有些凉。我问护士,大毛在发烧,我可以不脱他的衣服吗?护士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说,“衣服都穿着怎么给孩子退烧?”我马上意识到这里不是上海,暂时忘掉我妈教给我的关于发烧要捂汗的说法,脱就脱吧。

随后医生来做了例行的问话以及相关的检查,喉咙耳朵心肺血压一切正常。医生说不是流行感冒也不是普通感冒,大概是细菌。美国医生在对于发烧和腹泻无法解释的时候统统会告诉你是细菌造成的。其实当他告诉我大毛所有检查结果都正常时,我心里就有了数,大毛不过就是国内医生说的因着凉伤风而发热嘛。

为了更进一步确保孩子没什么大毛病,大毛还要验尿。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护士又送来了两支桔子味的雪糕,跟大毛说“都吃了,这样你的烧就退了。”大毛于是兴高采烈,而我则在想,要是大毛姥姥在的话,这两支雪糕一定不会吃到大毛的肚子里,因为我小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有用过这么令人兴奋的降温方法哦。

雪糕还没有吃完,护士又来了,这回手里是两个杯子:一杯冰橙汁,一杯冰水,里面的冰块占了多半杯,依然还是给大毛降体温的。于是大毛在冰冰凉凉的吃吃喝喝中体温恢复了正常,人也很是开心。而我的疑问是,这样的降温方法,难道过后不会重新再发烧吗?

接过护士手中写着正常的尿检报告,带着体温也极其正常并且和1小时前判若两人的大毛,我们回家了,医生没有开任何药。可后来大毛的体温正常,没有如我预料的因吃了太多的冰再发烧。看来,以后家里要常备雪糕冰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