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喂养,原本艰难

  • 发布时间:2003-09-29
  • 来源:《父母》 
  • 字体:

前面的话:

女儿Miranda出生三周,我带着她去参加当月的国际母乳会活动,主持人Serena邀请前来的各位妈妈,说一说自己在母乳喂养的一开始都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多长时间后才适应哺乳并感到舒适自如。

在场的二十几名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妈妈们纷纷诉说,在哺乳之初都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适应过程长短不一,短的一个星期,长的居然经历了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斗”。不过大家一致同意,只要你有足够的毅力,坚持下去,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女儿出生之前,有朋友对我说,你这是第二胎,有经验了,母乳喂养一定会很顺利。我自己倒没有这么乐观,因为我知道,每一个孩子都不一样,孩子之间个体差异很大,新的孩子就意味着新的问题、新的挑战。我会吸收喂养儿子Sam时的经验教训,但这并不能保证第二个孩子的喂养过程就会一帆风顺。

多亏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Miranda的喂养过程,较之Sam的,更加充满艰辛。

第一难:女儿不会吃奶。

给Sam哺乳初始,我经历了整整六个星期痛苦万分的乳头皲裂,事后总结经验,那是由于剖腹产产后行动不便,喂奶姿势不正确而引起的。生Miranda之前,我就痛下决心,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忍着伤口疼痛,摆正了姿势喂奶。

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Miranda出生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她根本不会吃奶。正如书上说的,有的孩子天生会吃奶、有的孩子却不会。Sam属于前者,生下来就知道怎样找到奶头、找到奶头一口叼上就像一匹小狼一样狠狠地吸吮。Miranda则属于后者,咧着小嘴、晃着小脑袋左摇右摆就是对不准奶头,即使最终叼上了,也只是轻飘飘地抿几口,我自己感觉不到任何吸吮力。Sam是不管有奶没奶,都使劲儿吃,给我的乳房充分的刺激,促进乳汁分泌。Miranda则相反,吃了几下,没有奶出来,就松口了,再给她吃,她就不耐烦,不接受乳头,并且大哭。

我的第一个担心是,没有足够的刺激,怎么能够下奶?当时十分后悔没有带吸奶器到医院来。幸运的是,这一次虽然也是约定日期剖腹产,我却在半夜先破了水,加上这是第二胎,我的身体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生儿,因此产后不到30个小时,我的奶就下来了。

第二难:女儿吸吮无力。

奶下来了,新的问题也接踵而来:Miranda吸吮无力。我的乳房涨得像两块硬梆梆的石头,她也努力地吃啊吃,可是吃上半个小时,也不见乳房变软,储存在乳房里的奶连十分之一都没吃进去,更不用提吃空一边、吸出后奶了。此时我又开始担心,总是这样涨奶,总是这样吃不进去,她的营养不够,我的乳汁分泌量也会下降。在她不吃奶的空隙,我试着把奶挤出来一些,为缓解乳房的肿胀,也为保持乳汁的分泌。产后初始的奶,像橙汁一样呈金黄色,我一边挤一边念叨,“宝贝儿啊,这就是黄金啊!这是比金子还贵重的初乳啊,你怎么不吃啊!”

第三难:保证正确哺乳姿势的身体痛苦

为了保证哺乳姿势的正确,我没有像上一次那样躺着喂奶,而是忍着伤口的剧痛挣扎下床来坐着喂。即使如此,我的乳头还是很快又皲裂了。于是我更加注意摆正自己的姿势、注意纠正Miranda的衔乳方式,做到她的脸完全对准乳头、身体完全侧过来,做到她的嘴含住大部分的乳晕、下颏紧贴着乳房、下方的乳晕含的比上方多(因为乳汁是依靠婴儿下颌挤压乳晕而泌出的)下嘴唇完全翻过来贴在下颏。要做到这一切,其实十分困难,因为Miranda总是左右摇摆脑袋,根本无视正前方的乳头,而且她永远不张大嘴,只是咧开一条小缝,无论我怎样拨弄她的下巴颏,也无法让她的嘴张大到足够含住大部分乳晕。

女儿出生不到48个小时,问题就堆积如山,每一次的哺喂都是一番痛苦的挣扎:先是忍着疼,一点儿一点儿慢慢蹭下床,坐在椅子上,背后垫好枕头,让自己的上身处于直立状态;而后怀里垫一只枕头,以免孩子的重量直接压迫伤口。这些准备工作就绪,才能从陪住的阿姨手里接过孩子。此时开始了更艰苦的挣扎:一只手托着孩子的头,努力让她对准自己的乳头,另外一只手摆成兰花指(dancer's hand position),拇指和中指将乳房挤压成扁状,以缩小需要叼含的体积,食指则去拨弄孩子的下巴颏,以期她能够张大嘴。

Miranda却不能够很好地配合,她的头总是左右摇摆,同时小手总是跟着塞进嘴里,她的手指头经常刮到我的乳头,便是一阵钻心的疼。此时我恨不能自己再多长出两只手来,好握住她的手不给我捣乱。往往我要等到她不耐烦了,急得张开嘴大哭,才能够将她的头扣到我的乳房上,将乳头送进她的嘴里。一旦她合上嘴,咬住皲裂的乳头,我就会低声喊一句“疼死我了!”每一次让她吃上奶,我们娘俩都要奋战十多分钟,每一次,我都大汗淋漓,精疲力竭。

第四难:女儿体重的急剧下降

与此同时,女儿的体重急剧下降,到了第五天,她已经从出生的四千克,降到三千六百克,整整下降了10%,基本上是新生儿所允许下降的最低点。护士们说,要是再继续下降,体重纪录表上就没有地方画了。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强忍着疼痛与疲惫,坚持让孩子多吃奶。那几天夜里,孩子没有睡,一直在闹着吃奶,我也没有睡,一直在喂奶,到最后,我简直是瘫在床上,爬都爬不起来了。这样的艰辛,得到奇迹般的回报,第六天早晨,情况开始好转,女儿一夜之间增长了100克体重。到了第七天出院时,她的体重已经达到三千八百克,看来是会继续回升了。

找到了原因,也就找到了解决办法

为什么会发生乳头皲裂?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厚厚的国际母乳会"母乳喂养答案手册",查询这次母乳喂养的问题。一般来讲,如果哺乳姿势不正确,使母亲的乳头,而不是乳晕,受到过多的压力,乳头被反复摩擦,就容易造成乳头竣裂,但我心中一直感到蹊跷的是,我的哺乳姿势绝对正确,为什么还会导致如此严重的乳头皲裂?

书里罗列了乳头皲裂的不同部位。我的属于乳头顶端皲裂,可以看到一条横向的裂口。导致这种皲裂的原因,不是哺乳姿势不正确,而是婴儿没有正确地运用自己的舌头——她没有做到把舌头伸到乳晕与下牙床之间,而是停留在口腔内部,不断地摩擦乳头,导致皲裂。婴儿不能够正确运用舌头的原因也有几种可能,最常见的是舌头或者舌系带过短。

我仔细观察了Miranda的舌头,发现它的确总是在口腔内部向上卷曲,很少平放下来。我怀疑她是遗传了我的舌系带过短,但是有时候她的舌头又能够延伸到下唇外。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婴儿在子宫内曾经吸吮自己的手指,这一点倒是确切的,有一次B超就看见Miranda在吃手指头。由于舌头的位置不正确,婴儿也不能够保持有效吸吮,吸吮力经常断开,吃奶时总是发出“咂!咂!”的声音。Miranda吃奶的声音就很响亮,我也能够感觉到她的吸吮力有节奏地断开。家里的阿姨说,“你听这孩子吃奶多香!”我却发愁地告诉她,这种声音不是什么好消息。

怎样帮助小婴儿学会正确运用自己的舌头?

无论什么原因导致Miranda不能够正确运用自己的舌头,我的首要任务就是采取措施纠正她。按照书上的指导,我在每次哺乳之间给女儿进行“压舌练习”(push the tongue down and out):将洗干净的手指伸进孩子的口腔,指甲朝下,让孩子吸吮30秒,而后慢慢地将手指翻过来、指肚朝下向下压孩子的舌头,同时慢慢地抽出手指。练习过程中我明显地感到Miranda的舌头在吸吮时很少延伸到下牙床外。这样的练习几乎是立竿见影,如果马上喂奶,孩子的舌头就会平铺并且外伸。

随着孩子慢慢地长大,吃奶有了经验,效率也大大提高。她的舌头位置问题一直没有彻底解决,所幸这并没有过多影响她对乳汁的吸收。按照书上说,像Miranda这样的孩子,体重增长会很缓慢甚至下降,但是我的女儿倒像气儿吹的似地茁壮成长。她出生时的身高是48公分,按照身高体重比例算是矮个子,但月子里简直是直线上升,到了满月,她已经蹿到了57公分、5.5公斤。我的乳汁功不可没,当初一切的煎熬,都是值得的!

写在最后:

这次的经历使我更加理解前来找我咨询母乳喂养问题的妈妈们,她们中间有许多人体验着比我艰苦数倍的困难。如果Miranda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信心和毅力坚持下来。陪住的阿姨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不放弃,给孩子喂奶粉,除了众所周知显而易见的原因外,其实Miranda的特殊情况,让她吃奶粉会更加困难,因为她的舌头会堵住奶嘴的出口,无法进行有效吸吮。奶嘴只有一个出口,乳头的溢奶口却有十几个,母乳喂养是唯一的选择。

现在喂奶,早已没有当初那样的困难,我的乳头也愈合了。我仍然需要协助女儿张嘴衔乳,她吃奶也还是“滋咂”有声,但是曲折的道路已经走到尽头,光明的前程已经来到。胖嘟嘟的女儿经常含着奶头睁着美丽清澈的蓝眼睛温柔地望着我,好像在说“妈妈的奶好香好甜!”哥哥Sam吃母乳一直到两岁三个月,妹妹Miranda肯定也会吃到两岁多。一想到还有两年这样温馨的哺乳时光,我的心中就充满了甜蜜。

文/小巫(国际母乳会咨询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