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产之糗事

  • 发布时间:2006-03-30
  • 来源:新浪育儿 
  • 字体:

老婆虽来自于塞北极寒之地,却长得娇小玲珑,脾气也与地道的北方女子相差甚远,常常无缘无故发一些小脾气;而且最受不了疼痛,自言从小到大没打过针,见到打针、输液的自己就先躲的远远的。平时有个头痛脑热的更是哼哼唧唧的,让外人听了还以为她得了什么难以忍受的病呢!因为这种性格,自然就使她在生产的过程中闹出了很多的笑话。

怀孕三十七周的时候,老婆突然开始莫名其妙地害怕。据我看来,她的那些害怕有点不合道理,怕疼(生孩子哪能不疼啊),怕生下一个畸形儿,怕难产,并连带地开始想家,想的神情忧郁,心神恍惚,并时时威胁我说想回娘家待产。天,回娘家待产,且不说那几千里的路途,单看老婆那好象要爆炸的肚子,就够让人担心的了,到时,万一一个不甚,动了胎气,生在车上怎么办?报纸上关于这方面的报道也不是没有。我一看这样下去必然不利于母子的健康,赶紧急电至东北,把丈母娘请了过来,为表我的孝心可嘉,还特地请假跑到济南去把从未出过远门的丈母接了回来。

丈母娘来了,我想这下子可好了。首先,丈母娘五十七岁高龄了,吃过的盐也比我们吃过的饭多,以农村生孩子的条件,也必然看过多次的生产场面了;再说,她一辈子也生过四个儿女,不说经验丰富,也可称得上是熟能生巧,到时肯定不会手忙脚乱的了。既然有丈母娘这个老资格坐镇总指挥,我开始安心地以一个准父亲的心态盼望着宝贝的降生了。

怀孕三十八周的时候,老婆突然异想天开,想去医院做剖腹产手术。她的理论是:趁阵痛还没开始时做手术,就不会很疼痛;而且剖腹生还不会影响身材,并列举了剖腹产的几大好处(不知从何而来);再说孩子在母腹里已有三十八周,该发育的已经发育好了,也不再乎这最后两周了。以老婆的急脾气,自是说干就干,于是在孕检时就顺便跟医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个戴着眼镜的老医生从镜片后面看了半天,才搞清楚老婆的意思,搞清楚了自然是严辞拒绝,连带地又训斥一顿。

三十九周的一天早上,老婆早上醒来后,眉头紧皱,说肚子有点疼。有点疼,是什么意思呢?照怀孕指南上来讲,应该是阵痛,才是生孩子的迹象啊。于是我就问老婆:是阵痛吗?老婆也不懂,就胡乱地点着头,也不知是还是不是。于是我赶紧请示我们的总指挥丈母娘,丈母娘说:都开始疼了,还用问吗,肯定是要生了,赶紧准备东西住院。

有了最高指示,我开始收拾住院的东西。尿布奶瓶小衣服卫生纸自是早已准备好了的,医院也早已决定去哪家了。哪知临上车时,老婆说她不习惯用医院的被子。于是我只好在早已打好的行李中,又加上两床厚被子,宛若长途行军一般地进了医院。

老婆一脸痛苦状地进了产房,我则与丈母娘等在产房外边,一边在心里憧憬着和宝宝见面的情景。谁知十分钟过后,却见老婆一个人红着脸出来了,羞愧地说疼痛已经没有了,医生说还早着呢!最起码还得一星期。这个意外的结果使我和丈母娘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最后只得灰溜溜地背着行李又回来了。

有了这次尴尬的经历,老婆的骄宠气焰有所收敛,起码在以后的几天里没有随便再表演狼来了的小品。

在四十周的前一个晚上,老婆的肚子又开始疼起来,看样子有点象书上所说的阵痛的表现。可因为有了前一次的搞笑场面,老婆对是否去医院有点犹豫,丈母娘也不敢再对此随便发表意见,于是就听从了我的意见:在家里观察观察再看。第二天早上四点钟,我正在梦中与一个漂亮的宝宝嬉戏时,突然感觉手臂上被狠狠地抓了一下,醒来才知是老婆在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再瞧老婆一脸痛苦大汗淋漓的模样,料想这次该是真要生了吧!于是赶紧叫醒丈母娘,扛上行李包,扶着已经有点站不住了的老婆直奔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直接送上产床,哪知道医生给检查过后,又给送了出来。见惯了各种生产场面的医生护士根本就无视老婆的鬼哭狼嚎,给她挂上催产素后,就又回办公室里打盹去了。走时还不屑地说:这点疼就受不了啊,才开半指而已,等一下还要疼呢!再看这时的老婆,满脸涕泪横流,早已不是人模样了,一声一声的哀嚎让我不再以为生产是件很美丽的事情。原指望我的丈母娘大人能安慰安慰老婆,哪知道她也开始陪着老婆一起哭了,并开始后悔没有早点听从女儿的意见,去做剖腹产手术就好了。这两个年龄加在一起将近九十岁的女人的哭声让我更加慌乱,不知道未来的宝宝什么时候能出来?

催产素挂到第二瓶的时候,老婆再也受不了了,哭喊道:医生,给我剖腹产吧?医生根本不理会,说这时候居然还想着剖腹产的事,孩子已经下到盆腔了,还是靠自己的力量生吧。这句无情的话彻底把老婆的侥幸心理打碎了,于是她哭得更是肆无忌惮。

终于,晚上六点钟的时候,听到医生总算开了金口:上产床吧!而经历一天折磨的老婆根本就没有答话的力气了,任由护士把她抬上产床。

七点五十五分,等了一个世纪的我终于听到婴儿清亮的啼哭声。而她的妈妈,我的老婆大人则已连睁眼看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在我家宝宝已经八个月了,可是老婆生产时的糗事还是常常被我拿出来作为笑料。老婆则无所谓地说:我那时是没经验,等下回再生时就不会这样了。天,还想下次,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