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骄傲,有多难

  • 发布时间:2006-01-12
  • 来源:《妈咪宝贝-消费前沿版》 
  • 字体:

亚马逊河流域的一只蝴蝶振动翅膀,有可能会引发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场飓风。”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一件表面上看来毫无关系、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带来巨大的改变。这里讲述的每一段故事都来源于真实的事例,主人公在同一个故事中出场,却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收场。如同一个开放式结局的电影,我们每次都回到关结点,让主人公的言行有一点微小的改变,他们的命运就会变得面目全非。故事可以演绎,人生却不能假设。无论如何,选择你能承受的,选择你的现世因果。

工作着是美丽的。女人的生活,因为工作,多了一份从容和自信,也因为工作,多了一份压力和烦恼。面对工作上的压力和烦恼,男人只有坚持面对,女人却不容易做到,因为女人的背后,总是有路可逃的。幸福的女人,或为丈夫骄傲,或为孩子骄傲,但职场里拼搏的女人,只有工作才会使你某天为自己骄傲。但是,为自己骄傲,究竟有多难?

我可以学会说“不”吗?

戴青28岁了,小家碧玉的样子,沉默温柔。两年前从国内某著名高等学府的科技英语专业硕士毕业后,戴青就进了这家国有大型工程技术企业的海外业务部工作,担任英文翻译。

戴青从小就是乖乖女,一口气上了20多年学,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她都是被别人安排的。对于学习上的要求、任务、每一次大小考试,除了刻苦用功,戴青从没动过别的脑筋。工作以后也是这样,领导安排的任务,她都是立刻认认真真地做起来,把质量做到自己能力所达的最好程度。

起先,她工作比较轻松,因为是新人,分给她的都是一些简单的工作。可是,领导规定一礼拜做完的活儿,她通常是两、三天就保质保量地交了,每当这个时候,领导总是一边审看一边微笑着点头,对这个新来的丫头十分满意。没活儿的时候,戴青也从不到处串门,就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着,整天看书学习,以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

这种平静而简单的日子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机会打破了。那次,单位拿到了一单重大的海外项目,而这时候,戴青组里的主力翻译回家生小孩去了,部门领导当即决定由戴青担任这个项目案头资料的英文翻译。时间压得很紧:只有两周的时间,但需要完成的量,却比戴青两个月的工作量还多。接了任务,戴青就全身心扑了上去。

她每天早上7点就到单位,每天工作14个小时,到深夜才回家。经过两周夜以继日的拼搏,她不仅按时完成了这个“不可能的任务”,而且翻译质量也得到了项目相关各部门的交口称赞。一时间,小丫头在全公司各部门名声大振。自己的工作得到承认,戴青心中有了前所未有的欣喜和成就感。

然而,短暂的快乐之后,戴青迎来的却是无尽的烦恼。首先,在本部门,她的工作量明显增大了;另外,在上千人的公司本部,众多的部门之中,各个部门里但凡遇到需要英文支持的时候,都会想到她;本来,她的本职是英文笔译,这以后,其他部门要有涉外商务会谈需要口译时也找她,她成了名副其实的香饽饽。

虽然工作量突飞猛进地增长,可是说到底,戴青只是国有企业中一个职能部门的最基层员工,试用期刚过的那点死工资,并没有因为她的工作量的增长而跟着增加多少。相反,因为接了过多其他部门的工作,本职工作难免不受影响。有时候,她跟领导正讨论着呢,就被别的部门的人拉走。时间一长,顶头上司对她十分不满。再也没有时间坐在办公桌前看书学习了,戴青被千头万绪的工作捆住,动弹不得。

“我怎么就学不会说‘不’呢?!”

戴青自己很清楚这种困境的原因。不仅是单位里,朋友们也还时常请她帮忙翻译个论文摘要、签证资料什么的,说多也不多,可是交给她这个认真的人,也真的费神占时间。

实际上,戴青考虑得最多的,还不是干了这么多活而得不到相应报偿的问题,她考虑最多的,是分散精力对自己本职工作的影响:萝卜快了不洗泥,翻译质量不如以前了,这对珍视名誉的她来讲就是慢性自杀。头痛、失眠、疲惫的感觉如影随行……我们优秀而温顺的女主角这回真正体会到所谓“能者多劳”的代价。身体上的不适让她不得不去看医生了。

从医院大门出来,戴青一路恍恍惚惚,不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办,对未来一片茫然。突然,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戴青摔倒在地上。她爬起来,低头去拍裤子上的土,却不期然看到就在刚才摔倒的地方,躺着一枚奇怪的硬币。她捡起来,看见硬币的正面写着八个字:灵活变通,学会说不;转过另一面,也写着八个字:三年后,另一种生活。

攥着这枚神喻式的硬币,戴青心跳如兔,她知道,这是两条路,一条路要她面对,一条路要她逃避,她攥紧硬币,闭上眼睛,时间默然流走,她的内心向逃避的一端滑去,转眼间,手中的硬币攥成了沙……

专家点评:

有一种人,他们或由于生长的环境、或由于所受教育等各种原因,面对别人的恳求不会拒绝;他们以善良的愿望、助人的心态迎接着每一双求助的手。但是带给自己的却是身心的压力和疲劳,最终以躯体症状反应或神经症的表现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由于戴青“从小就是乖乖女,什么时候该干什么都是被别人安排的”,到了工作时早已形成了她习惯性的、固有的行为模式,所以工作后接受所有别人交给她的工作和事情,做不到拒绝别人的要求。同时她又是一位对自己要求很严的女孩,愿意把每一件不论是单位还是朋友交给自己的事情做得完美,必然给自己施加更大的压力。尤其是当这样做的结果在得到领导或朋友的赞扬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时,进一步强化了这种行为模式。虽然她也苦闷、不平衡,但是性格特征驱使着她继续“扛”着。心理压力的增加导致了躯体症状的反应,最后“头痛、失眠、疲劳如影随形……”。客观说,戴青已经是在承担着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工作,所出现的躯体症状是精神衰弱的临床相,而精神衰弱则是神经症之一。所以必须要改变认知,学会拒绝,学会说不;与人交往中学会变通,否则久而久之必定会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这也是身心疾病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恃宠焉能不骄?

3年过去了,戴青31岁了。这时的她,已有了一个小小的爱巢,一个有时有点霸道,却真心疼爱她的丈夫茂。不知道那家把她累坏的国有大型企业的事是怎么结束的,反正现在的戴青,已经是一家只有二、三十人的民营企业的客户主管了。

虽然年过三十的戴青看起来还是那么小家碧玉,那么温顺,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内心里已经多了一枚硬核。再没有人让她白白地奔忙而没有收入,甚至有的时候,她还会为所得稍稍大于所付出的而略感不安。这一切并非戴青的错觉,她知道,这里面有自己的努力,也有大半是拜这家公司的老板苏屯所赐。

苏屯今年34岁,离异,和自己的父母带一个女儿生活。有一次,苏屯4岁的女儿到公司来玩,不知怎么就磨上了戴青。大概小孩子也欺负老实人,拉住戴青让她陪着玩,又让背又让抱。苏屯在里面谈事情,眼睛的余光可是时不时地瞅着这边。“这孩子和你挺有缘啊!”苏屯带女儿走的时候,感慨地对戴青讲。

从那以后,苏屯开始注意到戴青这个沉默的学历很高的员工,发现戴青办事稳当,内秀有才。戴青的优势,一点一滴地被苏屯看到了。渐渐地,苏屯开始视她为自己人,处处关照戴青,重要的任务给她做,应酬的时候带她去,年底,戴青从会计室里取走的红包看起来要比别人的大很多。后来,苏屯和戴青说话的方式也有了变化,有时互相揶揄,有时互相捧场。再后来,有同事当着他们的面开他们的玩笑,说他们长得有夫妻相……

上班对戴青来说,变成了一件挺有人情味的事了。开始,戴青还经常跟丈夫茂谈论苏屯怎样怎样,茂也津津有味地听着,但是,苏屯这个名字听多了,丈夫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苏屯毕竟是个有自由身的男人。时间一长,公司里的同事开始真的说起闲话来。有一次戴青和苏屯两人一起出差去外地5天,回来的时候,戴青因为给同事带了很多当地的小食品,就直接回公司去。那天正是午休时间,大家都在会议室吃饭,戴青刚进公司,就听见会议室里传来七嘴八舌的议论:“五天呐,这回可玩疯了”、“别看戴青看起来老实,……”

戴青想着自己和老板在那边拼死拼活地给公司赚钱,压力那么大的情况下,还抽出宝贵的时间给他们带礼物,可是背后却被这帮人议论成这样,心里凉透了,她乒乒乓乓扔下礼物,含着眼泪跑回了家。

晚上,茂回来了,五天没见,竟没一点亲热的表示,只淡淡说了句“回来了”,就一个人看电视去了。戴青本来想跟他说说今天公司的事情,看他这样的态度,只能咽了回去,一个人关了灯假装睡觉,郁闷得直想大喊。

戴青不再喜欢上班了。公司里到处是异样的目光和故意的刁难,需要其他人配合的事,只要是她出头的工作,简直就没法推进。在苏屯看来,她最近的状态不太好,交给她的工作,总是不能完成得顺顺当当,可她又偏偏没有告状的习惯。

一天,苏屯让她陪着与一批客户应酬,戴青给丈夫打电话,丈夫不接。她只好发了短信后就出发了。这回一耽搁就到夜里11点多,等她和苏屯一个个地把客户送回驻地再回家时,已经凌晨1点钟了。这一次,戴青硬是被茂反锁在了门外。躺在小区边上小旅馆的床上,戴青望着自家黑洞洞的窗口,几乎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戴青就来到家门口,站在那儿等茂开门。那一天,丈夫和她摊牌了……

戴青恍恍惚惚地往公司走,包里装着一封签好名的辞职信。一不留神,绊了一跤。她爬起来,低头去拍裤子上的土,却不期然看到就在刚才摔倒的地上,躺着一枚奇怪的硬币。她捡起来,看见硬币的正面写着八个字:恃宠不骄,适当通报;转过另一面,也写着八个字:三年后,另一种生活。攥着这枚神喻式的硬币,戴青心跳如兔,她知道,这是两条路,一条路要她面对,一条路要她逃避,她攥紧硬币,闭上眼睛,时间默然流走,她的内心向逃避的一端滑去,转眼间,手中的硬币攥成了沙……

专家点评:

根据一组社会学方面的统计,女性在职场上所遇到的压力比男性要大三倍,其中家务、性骚扰和人际关系是主要方面,尤其是才华高或相貌好的女性将面临更大的压力。离开了国有企业的戴青,虽然远离了劳累,但是却不能摆脱职场中每个女性都会遇到的问题。人际关系是社会心理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必须要处理的问题,戴青面对的问题虽然繁杂,但是仍属于人际关系范畴,其解决办法在她手中奇怪硬币的正面已经写出了重要的部分:恃宠不骄,适当通报。

具体可以做到:

1. 要确定与上司的定位,摆正上下级的关系,情感和工作过多混在一起必定要让自己烦恼。

2. 面对流言和来自家庭的苦恼一定要与当事人直接沟通,将有助于摆脱困境。

3. 当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解决,也不是只要自己正确处理了就可以解决,所以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增强自身的心理耐受能力。应对职场上的压力一般而言可以经过三个过程:尝试改变环境;不能改变就去适应环境;无法适应时只能选择离开。戴青面前的路确实很难,因为在困难的时候又失去了自己的家庭支持系统,我们但愿她的选择不要像手中那枚被攥成沙的硬币,随着指间的沙子流淌落地而“内心向逃避的一端滑去”。

平衡心态,说来简单

又一个3年过去了,戴青34岁了。虽然跳过了跟老板苏屯那个需要艰难面对的麻烦,但这一次的境遇,一开始就不怎么令戴青满意。

34岁的她不知为什么又在到处求职了,她这个年纪,很多公司的大门就已经快要对她关闭了。她是个母亲了,有个两岁的儿子。岁月可以改变容颜,戴青再不是当年小家碧玉的样子。她眉眼变得锋利,鼻翼到嘴角,有一道浅浅的皱纹。

经茂的亲戚介绍,戴青终于进入一家有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的商务部,主要工作是处理日常合同,配合其他业务部门工作。不管怎样,一到正式上班后,戴青对工作还是一如既往地兢兢业业,全力以赴地做好别人交给的任务,对自己没接触过的、不会的东西死钻死学。很快地,她的业务能力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自觉加班加点换来的,跟周围一群二十七、八的年轻同事一起,戴青有种不待扬鞭自奋蹄的紧迫感。过了试用期,戴青便开始期待了。她期待着自己的付出能有相应的回报,只要回报令人满意,她知道再苦再累她自己都能承受。

公司规定各人的工资待遇背对背,可戴青热衷于打听别人的工资,尤其是那些和自己同时进入公司的人,那些学历不如自己,年纪比自己小的女孩子。在她看来,她们的工作业绩和效率,当然是远远比不上自己。但是打听的结果却是受到一次一次的打击,那些女孩子拿得并不比她少,个别比她还晚几天来公司的,竟然拿得比她多。戴青为了工资的事坐卧不安,她去找介绍她进公司的亲戚商量对策,倾诉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商量的结果是,动用关系把她调到公司内另一个部门,并借调动之机把工资浮高。工资的问题拨云见日,戴青在另一个部门找到了工作的新动力。

不过,在新部门工作了三个月后,戴青觉得能够胜任新岗位的要求后,又故伎重演,开始打听别人的收入。不幸的是,这一次又被她发现一个条件不如她而收入比她高的小女孩。“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倒霉?!”戴青压着心里的不满继续努力工作着,因为这一次她所在的部门,是公司中一个相对核心的部门,正接手一个大的单子,她想象着如果年底的时候能有合理的回报,那么现在的忍耐还是值得的。她继续勤勉地上班,把两岁的儿子扔给了婆婆。只是周末的时候去看看。

然而,现实再度让她失望了。年底,项目圆满完成,庆功会都开过了,可她领到的一份花红,据她所知只是部门里最大众的水平。她受不了,跑到上司的办公室去,说自己如何如何努力,也说起儿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开始的时候,上司还态度很用心地听着,时不时地点头,但是,面对戴青的讨伐,慢慢地就烦躁起来。谈到最后,差点跟戴青拍了桌子。谈话不欢而散。戴青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后悔自己不该那么冲动去找上司谈话。

茂看她情绪不好,关心地问了她两句,谁知戴青突然爆发,和茂大吵大闹,埋怨他,怪他作介绍人的亲戚没什么用,不罩她。茂也急了,骂戴青不可理喻。从那以后,戴青觉得上司处处给自己穿小鞋,工作越发困难。回到家,她经常跟茂发脾气,直到有一天,茂叹口气说:“工作那么不顺心,我看你还是回家带孩子算了,瞧孩子把我妈给累的。”在戴青听起来,再没有比听自己的丈夫说出这样的话更令人泄气的了。她揽镜自照,发现镜子里顶着一嘴燎泡的自己显得如此的苍老和丑陋。她惶惶然地走出家门,准备去药店买点去内火的中药。

突然间,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戴青摔倒在地上。她爬起来,低头去拍裤子上的土,却不期然看到就在刚才摔倒的地上,躺着一枚奇怪的硬币。她捡起来,看见硬币的正面写着八个字:平衡心态,有效沟通;转过另一面,也写着八个字:三年后,另一种生活。攥着这枚神喻式的硬币,戴青心跳如兔,她知道,这是两条路,一条路要她面对,一条路要她逃避,她攥紧硬币,闭上眼睛,时间默然流走,几番挣扎,她的内心还是止不住地向更容易的一端滑去,转眼间,手中的硬币攥成了沙……

专家点评:

早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就把人类健康的构成划分为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性三个部分了。在我国,人性主义心理学所确定的心理健康十条标准中,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和自信心是非常重要的内容,分别指在变化的环境中能很快适应变化的条件,保持心理平衡以及对自己能力认识客观性的程度标准。三年后的戴青虽然因具备勤奋学习且有一股韧劲的先天优势而在新公司里站住了脚,但是她在环境适应力和自信心方面显现了弱势,不能保持心理平衡,总是认为自己贡献多而回报少;尤其是打听别人收入的举动,把对自己的价值评价放在报酬这个唯一标准上。进一步说明了对自己的不自信和意识深层中自卑情结。这些都决定了戴青不能客观地认识自己,经常使自己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既影响了人际关系也伤害了自己。同时,她还犯了一个大忌:经常与那些比自己年龄小的同事比报酬,却忽略了别人可能还有其他自己所不知道的原因而比自己报酬多,于是更加感到不公平。在心理学的认知理论中有一个重要的理念,就是不要做主观与客观不相符的类比和选择。一个不知己也不知彼的人,他所做的类比和选择必然是非理性的,也必然会出现焦虑不安、情绪不稳或者喜怒无常等压力下的情绪情感反应。

攥紧骄傲的心

又过了一个3年,戴青已经37岁了。现在,公司里再也没人给她不公正的经济待遇了,虽然背后议论她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了,但却没人因此而刁难、阻碍她的工作。

37岁的戴青意外地发现,自己已是一家小型翻译公司的老板了。在这个位置上,戴青工作上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她自己评价自己,也决定他人的命运。很累,压力大,但是戴青觉得,这种累和压力,都是正向的。

这天上午,戴青从家里打电话给公司的小女孩,说上午有几个租房子的人要来,自己要接待一下,下午再去公司。过了一会儿,租房子的人和中介公司一起来了,戴青带着他们在自己原来住过的家里看来看去,给他们介绍情况,谈论租金的事,当场约定了签合同的时间之后,租房子的人说:“您在单位一定是当领导的吧。”戴青不解,问他怎么看出来的。对方只是微笑着不说话。

晚上,因为说好跟孩子一起出去吃饭。早早地,戴青就来到约定的饭店等着。7点钟,茂带着孩子来了。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家常。席间,茂说到,儿子就要上学了,可是学前班的老师说儿子的英语基础差,完全不像是双语幼儿园出来的学生,更想不到他的妈妈还是个英语翻译。戴青没有像以前那样责怪儿子,只是惭愧地别过头去。一扭头,看见斜后方坐着一个熟悉的人,是原来的老板苏屯,苏屯也看见了她,冲她礼貌地点了点头。戴青怦然一下心动,不管怎么说,她与苏屯确实曾经十分默契。

苏屯,据说还是一个人,戴青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坐在对面的茂,已经成了自己的前夫。那一晚,戴青只喝了一点就醉了,绊倒在去卫生间的台阶上。她爬起来,揉着发疼的膝盖,不期然看到就在刚才摔倒的地上,躺着一枚奇怪的硬币。她捡起来,看见硬币的正面写着八个字:为自己骄傲,有多难;转过另一面,也写着八个字:三年后,另一种生活。看着硬币上的字,戴青有点心酸,她攥紧硬币,闭上眼睛,时间默然流走,这一次她没有让心也跟着溜走,无论有多难,她已经不想躲避任何东西了。睁开眼睛,戴青走到卫生间的镜子前补了点妆,又重新走回酒店大堂。她感到有眼光从两个方向投过来,茂和儿子还在,苏屯也还在。

专家点评:

又是三年,又是那枚硬币,还是八个字,但是此时的戴青37岁了,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职业女性了,她在职场中所面临的疲惫和压力已经是正向的了。虽然她的婚姻解体了,然而作为一个女人,她的孩子还在,她的责任还在,她的情感还在,她还有自己追求的方向。这一次硬币没有被攥成沙子,也没有让自己“向更容易的一端滑去”,而是睁开眼睛,不想躲避任何东西,又重新走回酒店大堂,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心里坚强起来的女人如何面对生活的形象。积极鼓励、正向强化,在行为心理学中是很重要的改变一个人行为模式的有效方法。37岁以后的戴青,应该自觉地运用这个原理,进一步调整自我认知,明确自己能做什么,经常奖励自己已经取得成就的行为,发挥勤奋学习和顽强韧劲的性格特点,在自己事业和人生的道路上不断发展,相信那枚似乎带有神喻性的硬币应该将永远不会再出现在戴青的面前了。(文/面瓜)

本栏目点评专家

周振基: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多年从事情绪情感、家庭婚姻和神经症的临床心理咨询及治疗。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专业,后在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心理专业进修。现任北京惠泽人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督导,北京广播电台《心理家园》栏目特约嘉宾,京卫网心理咨询热线咨询专家,多家报刊、杂志、电台、电视台心理类专栏特约撰稿及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