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个小时的蜕变

  • 发布时间:2005-06-14
  • 来源:《亲历产床:29位分娩母亲访谈录》 
  • 字体:

受访人:李媛(北京)

年龄:26岁

受教育程度:中专毕业

婚姻状况:1997年结婚

健康状况:1999年生育头次

职业:饭店服务员

个人档案

经过了那36小时之后,我才明白,结婚并不能把一个少女变成女人,实质上生产才改变了我。我现在也越来越理解做母亲的心理,我觉得我妈太不容易太辛苦了,人说不生孩子不知父母恩……我将学会更自尊地生活,独立地去面对我生命里的每一道门槛。

三十六小时的蜕变

(哭……)

不好意思。一说起这事儿,我就忍不住想哭。我也不知道是为当时的委屈绝望,还是因为自己的表现太丢人。半年来我一直觉得被羞辱了,可想想究意谁羞辱了我?医院?医生?好像都不是,是我自己羞辱了自己。我又没勇气承认。以后我更不会把这段“不光彩的”历史讲给女儿听。

我是提前9天住进海淀妇产医院的。记得前一天,妈刚从美国姐姐家侍候月子回来,因为聊天儿兴奋,例行检查时医生说胎动频繁建议住院。

我和姐预产期前后只差不到两个月。妈在我怀孕5个月时去姐那儿。妈临走千叮咛万嘱咐,光亲手抄写的食谱就给我爸和我丈夫留下密密麻麻两大张纸。妈说,她会赶在我生产前回来,叫我别怕。妈回来我也住院了。有妈在,我开始特有信心。我白天住院,晚上偷溜回家。因为夜里在医院休息不好。

病房里人来人去,5、6个孕妇,一个挨一个推进待产室,觉得人家生得挺简单的,有的4、5个小时出来了。一般开4指就从病房送进待产室,我就觉得送进去(待产室)就快了,痛苦就结束了。噢,还可以,没见有多么难受么,我跟丈夫说,超过预产期4天,我成了老留守队员,我有点着急,跟医生问后给了我一种能软化产道的药。

夜里11点开始疼,5分钟一次,我说不能睡家了去医院。妈和先生陪我,我说,唉,还可以嘛,不是很疼,疼一下就过去很规律。那一夜,我一疼就咬牙数一二三,数二十下就过去了。第二天吃早饭,我还跟人家说我能忍疼,说时疼起来,我笑着说先放下饭碗等疼劲过去再吃,好像我是最坚强的一个。一位年纪大的孕妇还冲我不服:敢情你多年轻,身体条件好啊!

到中午,见还没有把我送进去的动静,就跑去问大夫,检查过后说才开一指等着吧,丈夫先泄了气,说都快把他拖死了。才一指?说我拖死他,是因为一上午他都陪我在走廊里溜达,我一疼就趴在他肩上,我1.70米的个,140多斤呢!我让妈、爸和丈夫回家吃饭,我还笑说,回来就生给你们看。

结果他们一点多钟回来,看我趴在走廊那儿哭呢。我疼得不行了,医生查还是一个指尖,我就有点崩溃了。这熬到什么时候啊,10指哪。我让妈和丈夫一遍一遍找医生,医生说一会儿就给你查,可医生一直没过来,熬到下午5点钟,医生被我闹得不行,说干脆给你做个内检吧。我那时的心理是,只要医生搭理我,就觉好过些。内检还是开一指,医生说,你老这么叫干脆送你进产房吧。我觉终于有盼头了。可妈劝我,在外面有家人陪你,到里面就没人陪你了。我非要进,还是那种印象,进去医生就会帮我尽快生下来,会有各种措施。不会让我这么干疼。

晚8点,我进去第一个感觉就是我错了。因为一进门有个女的在那儿喊,旁边医生该聊天儿聊天儿。我一下觉得不对,应该听妈的话,外面有亲人陪着。但已经没办法了。她们让我把裤子脱掉躺上床,说时凶巴巴的样子。我躺床一眼就看到“康乐待产室”几个字。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浑身发抖。我直觉是进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我永远见不到亲人。这里让我一下子想起《红岩》里的白公馆、渣滓洞。我一疼,就拚命地叫,每疼一次,我就觉像游泳溺水的人,身体一点点往下沉,我快死啦!救命呀!爸妈你们听不见吗?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有往下沉,我想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就不喊了,说大夫你给我剖腹产吧。大夫瞪我:你没指征怎么给你剖?好好呆着!护士也特凶:有你这么叫的吗。连楼下都听到了,那人家怎么休息呀。我说不是我想叫,实在是不行了,我要死了求求你们……

大夫样子怪怪的跟我说,你做好准备,弄好是夜里生,弄不好是明天早上生。我觉得她们都在冷笑,看我笑话。我穿上裤叉就冲出去了(丈夫事后告诉我说我没穿裤叉)。我说,我要走,我不能在这生。我觉得神志是清醒的,因为能听到妈的哭声:乖,回来,别这样……但家人说我眼睛发直。爸后来说,我不担心你身体,担心你精神上出问题了。我觉得没问题。听护士跟我妈说:“您说咱都是女人,哪个女人不疼?”妈就哭着劝我,我说妈我不回,我要剖,妈说你剖也痛啊,一样受罪。我一下子就跪下了,妈,你快求求她们。丈夫撑不住我,爸说,小妹别这样,求求你……爸和丈夫都哭了。(哭……)

护士说,这样吧,你起来回屋去,医生都在下边,呆会儿我给你求求情,看能不能剖了。我就乖乖跟着回来,她说你等等。10点多医生来了,说准备手术,我高兴的直哭起来,结果是给邻床一个开九指不开了的。我怕了,然后就疯狂拉住大夫的衣服:反正要做,做一个也是做,二个也做,求求你了。她说,“没见到你这样的,怎么这么烦哪。”看她要走,没希望了,我跪下了:我没尊严了,求你了(哭……)我从没给人下过跪,我已经不要尊严了……(哭……)“你干吗不要尊严?!”我说我实在受不了了。“不可能,怎么受不了!”她走,我就追出去。我说,妈,你快求大夫给我剖了吧,妈也哭着求,她理也不理就走。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