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产床:为了儿子的阴谋

  • 发布时间:2005-06-10
  • 来源:《亲历产床:29位分娩母亲访谈录》 
  • 字体:

受访人:许晓瑛(北京原山西知青)

年龄:51岁

受教育程度:中专

婚姻状况:1978年结婚

健康情况:生育二次,引产一次,1987年生育二胎

职业:企业下岗职工

个人档案

真的是有这么不受罪、快活无比的生产,说给你听你信吗?生产时那个心情真太重要了,这个生产经历使我不再觉得做女人命苦……猫生产要说比人难得多,它把孩子生出后,先爬过去把包在孩子身上的胎膜舔开吃了,孩子才能露出头,然后等胎盘出来一点点吃,吃到脐带那儿,咬断,小猫就爬上妈妈身上属于自己的奶头……

为了儿子的“阴谋”

我说的这个“阴谋”,是为生二闺女,因为是违反政策的。按我儿子的话:我妈哭着闹着非要塞给我一个妹妹,真想不开。我说对啦,不然万一把你一人放山西你妈死不瞑目。谁叫你摊上了知青老娘。

我是67届初中毕业,属于1968年第一批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到山西插队的。后来被推荐上大同煤校,毕业后分到矿务局技工学校当老师。在山西呆了20多年,在那儿认识了他(北京知青)结婚生子。

生第一个孩子时(1981年)回到北京,因为当地没老人心里不踏实。其实回来不也一样,平头百姓进医院不知走哪门。当时我特别想自己生,一问你30岁,没商量,剖。那年我家一姐一妹都赶上生产,没什么毛病全剖的。那会儿跟现在正相反,有头有脸的跟大夫商量:不行你给想想办法,打点催产针?我入院当天听说一事儿让人心里特不踏实:头两天一产妇11∶30上产床,护士说才开了5指,就赶着打饭去了。等她回来,那产妇还在上面“傻生”,孩子早生出来掉地下,拾起已经凉了,孩子被送到儿童医院抢救,不知死活……

开始我特想进那间产房,自己生多好呀!可自打听了这事儿,就不想进了。也怕进手术室。最后是我丈夫连哄带拉把我“架”进去的。我就忍不住在里面叫,大夫说再叫给你扔台子上不管了,我痛啊,痛得像割活人似的。那天我还骂了人。第三天蹲着解大便一个钟头,站起来扑嗵就昏过去了,丈夫急得直掉眼泪,醒来时他怨我:就怪你这张破嘴,人家大夫都不爱搭理你……我说爱理不理,没有她我还不生孩子了?

刚生完儿子那会儿没有“阴谋”。孩子小放北京老人家里,休完产假就回山西了。可回去的日子就感觉跟早先不一样,像丢了魂似的。矿上的北京知青都调回京了,我们夫妻俩一下子觉得特没着没落,又没门儿往回调,心被儿子牵着。我说,这么着我非生病,还是把儿子接回吧,好歹这是咱的家。儿子不到两岁时被接回上了矿上幼儿园。

家不冷清了,可每当儿子问北京的哥哥弟弟哪去了,我就挺心酸,我们自己这辈子就搁这儿了,与当地人怎么不合群也没法,可儿子没个伴,万一我们老了他一人孤伶伶怎么过呀!本地人社会关系广,根扎的深,办事容易的多,他一个人又要重复他爹妈的路,一想就可怜,我就这时候开始动的心思,心想你们都有门儿上调,我也给自己开个门———生老二。我把这决定跟丈夫商量,他可惊着了:你胆咋这么大?不要工作了?我生气:我既然把这事定下来,早晚就必定要把它办成,你怕啥?看谁敢吃了我。

我借口阴道炎,就是不上环。以我当时的心思狠不能趁热打铁把事快办了,可麻烦就出在剖腹产。因为一胎是剖腹,你里外有8层刀口,子宫有裂缝,再生,我又没法到医院再挨一刀。为这事我翻遍了能找到的几本医书,书上的意思好像是不行,第一次剖,第二次还得剖。唉呀,我这时真后悔第一次为啥不坚持自己生。

我不甘心,偷偷摸摸去找矿上医院妇产科医生咨询。开始,我假装没事瞎聊瞎问,人家一下子就“觉悟”了:你问这干吗?没法,又托人托关系打听到一位据说是“觉悟”特低的医生(一年后她因为坚持生二胎主动离职),她告诉我,二次生可以不剖腹产,但必须有准备,要等伤口彻底恢复。

这下我心里有底了。我还给自己制定了更保险的办法:尽快怀孕,但这次不能要。你想,我这个子宫就好比被剪坏缝上的衣服,不试一下哪能放心?再说,它一下撑大可能不行,有个慢慢撑大的过程起码对下次是个锻炼。

这样,我就怀上了。开始连丈夫都不知道。因为我该干啥干啥。有一天单位计划生育办的找上来了:“你孩子多大了?”我说你怎么知道?“听你丈夫说。”我真气疯了,这男人整个一个叛徒。我说5个月了,我现在还不想处理。“不想处理从这月开始扣奖金。”我说你扣工资都行,扣完我就不上班了,正好坐家专职生孩子。我真不上班了,反正我也没真想要这个孩子。我就是要给你们打打预防针,你们别想让我啥时处理就处理,我的子宫还没锻炼完呢!

后来熬到6个月,领导来了,是时候了,到医院引产,是个男孩,医院给我看过,长得特漂亮。丈夫拿一小纸盒在山上挖一洞,埋了。那天,单位派俩女同事守着我,我浑身冒虚汗,堵在家门口,就是不让那个该死的窝囊男人(丈夫)进我的屋。男人应该是啥样?有事担着。你说一声,没事生吧,有我呢。我还知道要命呢,本来这次也没想生。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不堵得慌。我哭着喊着非跟他离婚不可。他不敢进家门,我索性带上儿子回北京去。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