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突然掉进了温柔的陷阱

  • 发布时间:2005-06-06
  • 来源:《亲历产床:29位分娩母亲访谈录》 
  • 字体:

受访人:王新平(北京)

年 龄:35岁

受教育程度:硕士

婚姻状况:1993年结婚

健康情况:1994年生育头胎

职 业:大学教师

个人档案

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的生产经历,就像突然掉进了温柔的陷阱,我在里面挣扎求救……那种孤苦挣脱的滋味盖过了做母亲的巨大喜悦,至今还一遍遍重复在我的恶梦中……

掉进了温柔的陷阱

一开始怎么也没想到,我怀孕会牵动丈夫一家老少所有人的神经。

怀孕5个月时,丈夫写信给老家,顺便说了我怀孕的事。没想到不出一星期,公婆率七大姑八大姨九口之众进京来。丈夫的老家虽说离京不远,这些年也属于先富起来的地区,但公婆从没来过北京。我想公婆带亲戚们逛逛应该,我理应热情招待。

我家当时住一间大学的筒子楼,实在住不下,就让丈夫找了家档次不算低的旅馆,我想公婆是向众亲戚显摆来的,儿子是博士,不能让俩老人觉得太丢面子。我俩那时收入低,付了住宿费,只能顿顿让他们来家吃。大热天,没自家厨房,我天天采买、做饭,做十多口人的饭,把我累的呀。丈夫平日里没有大男子主义,但不会做饭,可那些日子在他家人面前,不知怎么一下子变了样,一点也不帮忙,哪怕打打下手呢。

开始前两天我还硬撑着。因为婆婆和众亲戚的嘴特别让人温暖,包括不轻易说话的公公都格外抬举我。公公是老家县城里的小官。我结婚那会儿,公婆一直觉得我这个地道的乡下妹子配不上他家的博士儿子,因为我爹娘全在乡下,家境不如他家。他家认为儿子读成博士完全可以找个城市长大的大学生。我个性倔,你看不上我,日子是我俩过,大不了躲你远远的,关系一直淡漠。

可这次来,他家人把我捧上了天,好像他们从来就看重我,把我当成他家的主心骨。婆婆在我炒菜的空儿立在旁边跟我拉家常,谈起小姑子的婚事说要听我的意见,还试探着问我给孩子起啥名字好听,说是这次来特意带上了给孩子起名有经验的舅爷爷,我就大咧咧说,早呢,您回屋等饭吧。

这天这顿饭吃得热闹。开始围绕着给孩子取名字的话题吃了半顿饭工夫,谁也没想到三姑的一句话让这饭再也吃不下去。三姑跟丈夫小声嘀咕:“看你媳妇脸色这么好,准是丫头。俗话说,丫头养妈,脸上像朵花,小子丑妈,脸上一把爪。”话声小,可一下子就把饭桌上十来口人全噎住了。都不吃不喝,瞪眼看着公婆。婆婆忙急着抢白:“谁说她脸色好?!这媳妇天生长得俊,看比从前差远了……”婆婆恨不得看出我脸上长蝴蝶斑。然后,桌子上的几个女人忘记了吃喝围绕着我的脸色问题说开来。就像党内民主评议会一样,最后由领导权威拍板,公公喝下杯酒,拍着我丈夫肩说:“青儿,我们哪有心思来逛京城,我们就是冲着郭家的根苗来的,不然也不会带上你七姑八姨。这种事,女人有经验,得听你妈你姑的。”

接下来的饭想必大家都吃不出啥滋味,我看到丈夫的表情就像抽了筋一样难看。把一群人送回旅馆,回来路上,丈夫忧心忡忡说:“妈说让你快去做B超查查是男是女,不然他们回去不安生。”我气不打一处来,那要是女的你爸妈还不回了?“妈说女的还来得及做掉……”我哇的一下蹲大马路上就哭了,边哭边骂:原来你家就是合伙上北京来折磨我的,你也不是好东西。

后来的两天丈夫不得不带他们去外面饭馆吃饭,我不干了。晚上丈夫拉我去旅馆看公婆,我强打精神去了。没想婆婆第一句就问:“查出男女了?”丈夫支支吾吾,原来他跟公婆说我这两天没空做饭,是到医院做检查了。我就说:查了,女的。婆婆的脸立马就阴下来:“那就赶快做掉……”我再也不想说一句话,就那么像木头人一样立着,直觉得心里气得快炸开。婆婆见不得我的样儿,转脸冲我丈夫嚷嚷:“你一个男人当不了家做不了主,还有脸叫爹娘?!告诉你们,生了丫头活该你累死累活,别指望我们帮你带,也别想进我家的门!”我才不吃这一套呢,推门就出去了,而且摔了门。从此我们婆媳闹翻了。谁也不睬谁。

公婆临走前一天晚上把丈夫单独召唤去。丈夫回来抹着泪说要跟我好好谈谈。我说,你甭指望我会钻进你家设的陷阱里去。这个孩子我要定了,还偏要女孩!丈夫说他其实男女都一样,可他没法向父母交待,不能伤老人的心。我说那你甘愿伤孩子的命,我就跟你离。

他们走后第二天早晨,我发现见红了。丈夫脸吓白了,赶紧找车去医院。路上我就想,这命运故意跟我作对,我就这么认输了?这不是我的性格。我求医生无论如何保住孩子,医生打了保胎针。这次检查还发现我是前置胎盘,医生说这种情况最怕引起大出血,在医院观察几日后流血渐少,稳定以后就回家保着。保的滋味真是比怀孕初期恶心还烦人,用枕头把腰垫起来,平躺一动不能动,整整20多天,喝下无数药汤,还是沥沥流血。最后到医院,医生问我:要不要?建议你别保了,怕万一孩子质量有问题。医生没法给我一个保障,说主意由自己拿。

我第一次觉得惶惶的,心乱了。我原本没想跟谁作对,只想要我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从他在我生命里扎根的那天起,我就强烈地想要保护他,这是做母亲的本能。可现在我不知怎么才是对他好。我不得不求助丈夫。丈夫说他也不知什么是好,说万一孩子有个毛病就更糟。最后,他小心翼翼地自言自语:下次再要没准是男孩。我一听腾地就火了,鬼话!见鬼去吧!我心定了,这孩子要定了,我就偏喜欢女孩。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