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产床:一根针的经历

  • 发布时间:2005-05-20
  • 来源:《亲历产床:29位分娩母亲访谈录》 
  • 字体:

受访人:李培文(上海)

年 龄:26岁

受教育程度:中专

婚姻状况:离异

健康情况:1997年生育

职 业:商场销售员

个人档案

光的身体周围一阵阵混乱,我感觉自己的存在只剩下心脏和血液,最要命的是觉得血快流光了,他们现在已经顾不得我伤口的血,他们都在找针,找那第6根无影无踪的针……你说,生产的妈妈是特别脆弱,还是特别坚强?

能不能给我一块咸鱼呵

一根针的经历

我原想这个故事的惟一听众会是我女儿,可是她现在太小,才两岁。发生在她妈身上的故事太离奇,不相干的人会相信吗?可不管别人怎么看,总有一天我要对女儿有个交待,我要把前前后后的心理感受告诉她。因为今天我婚姻的解体不能说与我的生产经历毫无关系。

孩子是在我们度蜜月时怀上的,没有准备。但我想要,特别想要个女儿。我不知为什么会对当妈妈有那么强烈的渴望。婚前我就跟丈夫说,我就是想生一大群孩子,让他们整天围着我转。我丈夫特醋,他总是恨恨地说,那我呢?你把我揣在哪个口袋里?我就说放鞋窝里。他说他没这种爱好,他做生意,他忙,他不想养一大群孩子。

我说反正你也替我生不了孩子,再说这样的美事我舍不得让你,一边呆着去吧。

怀孕的过程是挺快乐的,哪怕前三个月吐得黄疸汁都出来了,也没影响我的情绪,我觉得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我陶醉,自己揣着个大喜帖子,跟周围世界隔开了。每天的日子充实的要命,然后眼见着自己种的种子要开花结果。

都挺顺利,预产期前一天有点宫缩,就住进了医院。第一天吃蓖麻油炒鸡蛋,特别难吃。第二天吃时全吐出来。第三天打催产针,第一针时宫缩开二指,到中午打第二针时觉得浑身要瘫了。我跟大夫说,怎么觉得浑身热,一点劲没有?一量表,发烧38℃。我腾地坐起来说我实在生不了,今天必须给我剖。大夫同意了。

晚上推进手术室时,我感觉烧得浑身发抖。开始全麻,因为要从脊椎上往里打麻药,医生让我躬着身两胳膊抱一起,说这样整个人缩起来能把脊椎暴露清楚。针往里推的那种感觉又晕又沉,好像一下子被大罩子罩住,听不见人说话,特别恐怖。我想完了,可能再也醒不来了,别人能过这关,我可能要过不去。我急了大叫了一声,说大夫我怎么这种感觉?他们一听赶紧问血压心电图,就听说血压在下降,然后,我又听着他们说,麻药管堵了,推不进去。临时决定改局麻。从脚踝骨那儿往里打,打了两针一点感觉没有,打第三针还是痛,就听大夫说,都打了三针还痛,那也不能再等了,下刀吧。我就咬了咬牙,想不就是跟白求恩做手术没麻药一样吗?反正人生就这一回,说什么也得忍。可下第一刀时我还是没忍住,唉哟大喊了一声。

后来真痛得没感觉了,这一段成了记忆空白。就记得唿的一下孩子出来时大夫跟我说,孩子挺好,让我看了。

看过孩子,我一下觉得大功告成了,悬着的心放下。开始缝针,虽然也痛,但能忍,甚至我觉得烧也降了。缝到第七层时(我听到大夫在说七层),剩下二层,听大夫说清点器具,一阵唏里哗啦声后,大夫问护士:我一共给了你5根针。护士说我明明备了6根。大夫说你再好好回忆备了几根针,护士说肯定6根。大夫急了:我就给你5根,那根哪去了?!找!赶紧找!

我一听头嗡的一下,马上觉得浑身炽热,像被火点着似的,感觉温度又开始往上升,脑子却特别清醒。直想坐起来,被一双手按住了。就听着主刀大夫急慌地说:看看她身体左右,是不是给粘住了。纱布取开,都提溜提溜,把胎盘拿回来(已经送出去)看是不是裹里面了?还有———你还经过哪了?暖气?器具池?把护士长叫来,先给她盖上一块纱布,别晾着,我的身体周围一阵阵混乱,手术室开始有进出脚步声,能清楚地听到许多人喘粗气声,我感到空气紧张的快凝固了。这时候我对自己的体温已经不敏感,感觉自己的存在只剩下心脏和血液,心提到嗓子眼,最要命的是觉得血快流光了,他们现在已经顾不得我伤口的血,他们都在找针,找那第6根无影无踪的针。天哪!我怎么办?

就在这时,听主刀大声、慌乱地说:赶紧找块吸铁石!我真受不了了!用尽全身的劲扭着头,看见他们都弯着身子,谁也没注意我,我就哭开了:“大夫求求你们别找了,先给我缝上吧,我实在痛的受不了,我宁可它在肚子里都认了。”主刀大声训斥我:“哪怎么行,给你缝上真在肚子里还得打开!”我一听恐怖极了,突然想到肚子里找纱布那些医疗事故,可能是连烧带吓,有那么一会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可能找了有半小时吧。我后来估算一下。当时觉得比一年还长,如果我彻底昏迷了倒还好,关键是从头到尾都清醒。我当时就认定根本找不着,怎么可能找见呢?手指头长那么根弯勾针。

人家剖腹手术最多40分钟出来,我做了两个多小时,我家人在外面都急坏了。推出时我见妈妈哇得就哭出声。妈不干了,要求院方尽快给答复。院方说,保证没在我肚子里,因为他们用时一根递一根,是习惯动作,不可能丢下。我妈说,那护士到现在还认定6根,大夫只见5根,总有一方不对,到底作什么解释?一阵交涉,最后决定给我做X光透视。那时我刚从产房躺到病房,一下子来了一群人抬我说要到三楼拍片,我被他们这群人一个个复杂的表情搞得心慌的不行,老想哭。照完,大夫跟妈说,你看这片子没问题针肯定不在身上。妈说,我们不是学医的也看不懂,你说没有就没有,可不在她身上到哪去了,找到针才放心,总得给个明确答复。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