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死了,此情何以堪受

  • 发布时间:2005-05-18
  • 来源:《亲历产床:29位分娩母亲访谈录》 
  • 字体:

受访人:袁虹(北京)

年龄:36岁

受教育程度:高中

婚姻状况:1998年结婚

健康情况:1999年生育头胎

职业:某金融机构财务人员

个人档案

妈妈轻手轻脚拿着小剪刀,剪下宝宝的一缕胎发,妈妈的眼泪大滴大滴落在剪刀上……这场悲剧终于结束了,我的宝宝死了,我和我的家庭在承受了这一切创伤后经历了108天的煎熬。而我,一个女人,在一年中,经历了怀孕、生产、丧子的悲痛后,终于没有做成母亲!我做错了什么?!是什么伤害了我的孩子?!失去了宝宝,我已无所畏惧!

此情何以堪受

我曾有过一个像周国平的妞妞那样的孩子,她在世上活过108天。可我不是哲学家,只是个普通的大龄母亲。我这颗母亲的心为孩子的生生死死煎熬过,现在它已经碎了……

怀孕、生产我是这么走过来的

可能天底下的母亲没有一个能避得开怀孕、生产的艰辛。可对于我来说,这一段困难比起那108天,算得了什么呢。我之所以想讲讲这一阶段,是因为孩子是从这个过程中来的,是不是我在这过程中出了不该出的问题,老天才惩罚我,让孩子出生就不健康?

34岁结婚,35岁怀孕,按一般人来看太晚了,可我没觉得。我这人在这方面总是不够自信,挺悲观,总觉得还没准备好。在我看生孩子是挺严重挺遥远的事,所以当怀孕成了意外时,难免弄得手足无措。开始我们俩人的感情也因为怀孕出现尬尴状态。吵架、动手打,气极了回娘家住一阵,每当这时我对这份婚烟就会失去信心。慢慢地我们都开始习惯肚子里有孩子的生活,尤其是当我有一天真地感觉到孩子的胎动和拳脚,还是很高兴。有时早晨起来我会扯着嗓子唱,感觉到从嗓子眼里往外冒歌。晚上他看电视,我就用随身听听歌,那种高兴劲不是外界能干扰、影响的了的,发自内心的哼哼。我觉得在这样的日子里自己在变,变得对生活不那么悲观了,对什么事都开始有信心。

我在宣武医院查完阳性又到复兴做的B超,B超怀疑我有子宫积瘤,6.2左右像土豆那么大,医生说不会影响孩子,到时剖腹产一块取出就没事。为了保险我选协和医院,那儿妇科好。我是高危人群,除常规检查还要做一些项目的筛查。我挂了三次做羊水穿刺,但都没能约上。医生的理由第一次羊水少,二次又说多,子宫壁积瘤有危险,负责建档的医生叮嘱我一定做很重要,所以第三次我就跟值班医生说你必须给我做,我排一次队要一星期特不容易。值班医生说,那先做个血二联(比羊穿低级的办法,也能筛几种特殊病)。这个检查三周后出结果,说没什么问题,可已经错过了羊穿的时间(必须在16-20周以内)。

也许问题就是从这时埋伏起来的,我怎么会一点都没感觉?

第一次住院时怀孕7个月,宫缩用一般药止不住,改用进口安宝针剂。60个小时吃饭睡觉都在滴,当时让自己记录血压、胎心,滴速太快,我的手写字抖的厉害,一看血压150-185,心率120多下,胎心160-170,自怀孕我第一次觉得害怕,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后来宫缩止住就出院了,在家继续吃安宝,每天吃得腰冰凉,浑身出大汗。没多久又见红。宫缩特厉害,第二次住院还是静脉注射安宝,我真怕了,想到第一次注射时血压心脏全都不对劲,我想我都这样孩子怎么受得了?我不同意注射安宝,医生说,你不同意治疗方案签字后果自负。这后果是什么?我签了不敢多想,只是觉得眼下我不能再给肚子里的孩子加压,我觉得她受不了那样的血压,心跳。

改用常规保胎,又用了另一种药扩张血管。天哪,针打进去,感觉上面的灯就像一团火样掉下来,呼的全身燃着了,我大叫说,快关灯、关灯……

其实,一次次宫缩一定是有原因的,可那时的母亲个个都执著的要命。怀八、九个月了,谁愿意想放弃这两个字,就是能往坏处想,没有医生提醒,警告孩子的质量,母亲也不可能那么理智,倒宁愿欺骗自己,孩子一定很好,我越到后来就越这么哄着自己。

住院、出院、住院,见多了比我还艰难的母亲,跟她们一比,觉得自己还没吃多大苦、还算顺利,无形中又有了自信和安全感。

终于熬到破水住院,要生产了。从开始就知道是剖腹产,因为医生说我是漏斗骨盆生不下孩子,又有积瘤在产道上,高龄初产。晚上破水被移到待产室,一心想早点见到孩子,早上5点就问大夫怎么还没上班,什么时候手术?查房的医生说你孩子还不足月,保保吧,我问破水保还有什么意义吗?医生又问谁说给你剖了?我一听急了,怎么手术还成问题了?

做不做手术医生说得研究,因为我有糖尿病(糖尿病人手术伤口不易愈合)。我什么时候得了糖尿病?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医生说因为一直服安宝,没法测血糖。因为我没做羊穿,孩子有可能会畸形。我一听真是气得直哭,从7个月就住院,反应期都是在你们眼皮底下,这孩子怎么就成畸形了呢?我根本就不相信,强烈要求快剖。

晚6点进的手术室。4点多时有一阵胎心怎么也找不见了。这时真有种预感,我想,快呀,孩子快憋死了。我在手术台上一直迷迷糊糊。只记得孩子出来时听到一阵嚷嚷声,有人进进出出特混乱,我就扭过头向左边望去,呀,一扭头正好看见孩子的脸,是倒着的,五官清清楚楚。我后来一闭眼就是她那张脸。我说,她怎么不哭啊?护士赶紧用一块布挡住了我,说没事……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