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是从哪儿开始的

  • 发布时间:2005-05-17
  • 来源:《亲历产床:29位分娩母亲访谈录》 
  • 字体:

受访人:刘彦彦(北京)

年 龄:38岁

受教育程度:大学

婚姻状况:1996年结婚

健康情况:1997年生育,有流产史

职 业:服装设计(现离职)

个人档案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遍一遍问医生又去咨询专家:既然大人都正常怎么会生出不正常的孩子呢?专家告诉我,胎内病毒感染、污染、大龄等各种因素都有可能导致不正常。专家还奇怪地问我:“你早干什么去了?你当时怎么没查染色体呀?年岁那么大生育不是闹着玩的。”我哭得捶胸顿足……

我这人一向是不认命的,可你说有这么个孩子(先天愚型)是不是命里注定?我特别想跟你谈谈生产的经历,一方面是因为二年来这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方面我又不能不面对这个现实。因为我的不幸我会常常想到那些准备做母亲的女人,我想我的经历也许会对她们有用……

我结婚时35岁,特别想要孩子,正好有了就下决心保。没想到一个月时有点见红,流的不厉害,去协和医院做B超后开了保胎药,打了点滴,大夫也没说什么,让回家静养。吃药,流的渐少,但反应特别大,苦胆都吐出来了。我以为别人都这样。二个月时好多了,听同事说中医保胎效果好,就去中医院挂专家号,当天就让住院了。做B超说还没成形,住了20多天,除了超来超去就是吃保胎药。

一心一意想要孩子。那时,只要听说保胎偏方,吃得喝的我和爱人都尽量满足肚子里的孩子,不惜钱和辛苦。

从中医院出来,快四个月时又不行了,一点不能动,躺着都流血,还有宫缩。这时该建档了,合同医院在海淀妇产,一看我这样儿大夫就叫起来:“这么宫缩哪行啊,要出事的得住院。”住院也好,我心里踏实。没想到我刚换上住院服,就有大夫冲进病房嚷起来了:“你不能住院,去住院处拿你的病历去吧!”我当时愣住了不知怎么回事,她们更不耐烦了:“你澳抗阳性,得住传染病院!”我一下子就不知怎么办了,头部懵了,怎么得肝炎了吗?我就追出屋问,怎么去住传染病医院,需要办什么手续?大夫边走边说:“我们哪知道,反正你得上传染病医院去。”她像避瘟疫一样抛开我,好像我不是来生孩子,而是来传播病毒的。我哭着收拾东西回了家。当时想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没地方住院,我成了另类,心情特别灰。

后来爱人打电话到妇产医院咨询,才明白我属于带菌不属于得肝炎那一类,听说地坛医院专门收我这类人,服务又热情,全家都好高兴,觉得孩子又有希望了。熬到四个多月真是吃了不少苦,这时肚子已经开始有动静了,每次他踢腿时,我和爱人就摸着他,跟他说话,我那做母亲的心也特别幸福又提心吊胆。记得这次住院那天我跟爱人说,我不怕吃苦,吃多大苦我都能坚持住。住院第一天就把点滴打上了,大夫边打边说:“我们给你尽力保,如果实在保不住,你也要有思想准备。”我在地坛医院住了50多天,开始是吃什么吐什么(几乎整个孕期都这样),宫缩,出院时这些症状都没有了。B超也做过说没问题。

7个月时又见红了。就近到东四妇产医院,想打两瓶点滴或拿点药回家养。正好赶上一个专家级大夫,她说7个月特别容易早产,我说不想住院,大夫说怕大人孩子有危险。可收治病房人家也有顾虑,不是合同医院,不了解病史,怕万一出问题担责任。我一看还挺严重就想住院了。反过来说服人家,说自己的围产手册在海淀建的(的确是),太远,才上这里,孩子保住感激你们,保不住责任自己负。他们看我实在走不了就收下了。

住院后,每天按正常产妇听胎心打点滴,住两天宫缩还是厉害,大夫说:“你宫缩还是这么厉害,一有事,赶紧叫,给你打加强。”第三天特厉害,就用了口服加强型,控制住,养了两天后平稳了。临出院时我想好好向大夫咨询一下,就把保了几次胎、做了几次B超、住了几次院如实说了一遍,但大夫也没给我什么特别的提示,只说年龄大,不容易,小心一些。

经历了几次住院,无数次B超检查,保胎保得我真是近乎神经质了。可我那时却固执地想,不吃苦中苦,怎么配做母亲?我甚至以为人家做了母亲的人都得吃过这样那样的苦,没觉得自己这么折腾是不正常。

终于保到头了。住地坛医院待产,到生时又不生了。见红、宫缩,整三天就是不生。大夫说,再观察一天,如果再不生就用催产素。第三天夜里开始特别痛,同产房一刚生过的产妇劝我:“你这么大岁数,何必咬牙受这份罪,医生不是也愿意给你剖吗?生时那种痛跟死了一样。”我说保胎保得心理耐受力比一般人强。大夫说我有条件自己生,我一边咬牙忍痛一边跟她聊着。可开到9指时说什么也不开了,大夫说能看见孩子头出来进去。僵在那半小时,大夫急了,说要找家属,匆匆出去,我一下特紧张。后来我才知是征求家属意见要剖,妈说能不能再努力一下,不然两罪都得受。大夫回来时用了胎吸。我的感觉孩子是愣让大夫们用什么东西从肚子上压出来的,有一瞬间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