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陪我一起紧张(图)

  • 发布时间:2005-03-03
  • 来源:《妈妈宝宝》 
  • 字体:

怀孕、生孩子,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极为短暂又极为重要的一段时光,这期间她可能变得多愁善感或紧张易怒,要做一个好爸爸,那就请陪您的太太一起紧张吧,不为别的,完全是为了孩子,为了你们爱情的结晶,为了你们小家庭的未来。

得与失的矛盾

辰的先生是保险公司的客户经理,工作的需要使得他应酬很多,成天烟酒无度,辰虽然疼在心里但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也是为了工作。

结婚3年后,当小夫妻俩合计着该添丁进口的时候,没料想却发生了矛盾。

“嗨,看见了吗?”辰翻腾着一摞书向老公喊到,“每本书上都说啦,抽烟喝酒会影响精子的质量,胎儿畸形或痴呆率就会增加,你呀,要是想要个好孩子,以后烟酒就别碰了。”

“哎呀,尽信书则不如无书,知道么?再说了,凡事哪儿能说照顾得这么周到,还有啊,你看看我这工作,烟酒能放得下么,我也不容易啊,老婆!”老公觉得很不以为然。

一开始两个人还是好声好气的商量,都想去说服对方,慢慢的,讨论升级为争论,又从争论演化为冷战,最后呢,一个拼命地想生孩子,一个却在偷偷地吃避孕药,真正的非暴力不合作!

发展到最后这一步,相信是夫妻两个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原因就在于缺少良好的的沟通。辰的先生绝对是应该检讨的,烟酒对身体的伤害已是定论,难道你还要让它们殃及下一代么?完全戒掉也许很难,生意上的应酬更是在所难免,但适度地少抽几支也不是不可能呀?不要说辰大惊小怪或是神经过敏,换个角度来说,如果她在孕期感冒发烧,你是不是敢让她随便服药呢?要知道,孕期用药不当而致畸的概率与孕前男方烟酒无度所造成的概率是相差无几的啊!而辰呢,也应该好好地与老公谈一下,摆事实讲道理,必要的时候,撒一下娇也未尝不可。要理解他多年的烟瘾酒瘾不可能一下子完全戒掉,但至少可以要求他做到在家里不抽不喝,在外面自己控制,相信他是能够完全理解并乐意遵守的吧?

健康无价

枫是网络科技公司的操作员,工作就是呆在机房里对着电脑录入数据,以前倒也觉得是份舒适而轻松的美差,但怀孕后她开始发愁了:机房总共才100多平米的地方,密密麻麻地坐着四十多个和她一样的录入员,放着60多台电脑。在她的想像中,那些可怕的电磁辐射波可是无所不在,而且是无孔不入,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她的身体,伤害着腹中的宝宝,就这样,突然间,莫名的,坐在那里竟有了万箭穿身的感觉。一得知有专门给孕妇用的防辐射服,枫就赶紧拖着老公去购买。

到商店一看小俩口犯合计了:最便宜的200多块,最贵的要3 000多,各种式样各种品牌,根本无从下手,买什么好呢?俩人意见开始不一致了。

“这东西不就是个心理安慰吗?价钱是不便宜,谁知道能不能防辐射呀,人眼又看不出来,别挑了,咱就买一件披身上就是了,你看,孩子出生后到处都得用钱,家里得预备着点呀。”老公的潜台词,就是买那种最便宜的,来充当一下心理镇定剂就可以了。

可是枫却不这么想:“要买还不买最好的呀,这可是为了孩子,别的地方能省钱,孩子这里也不能省。再说了,就算是买个安慰,至少也得让我真的感到安慰吧,否则有什么意义呢?”她执意要买一件从上到下全部护住身体的,标价2 000多元的高档防护服。

就这样,小夫妻俩在店里就开始别扭上了,最后谁都不理谁,各自回家。从那天起,枫忽而闹着要辞职保胎,忽而又吵着要去做人流,不幸陷入了孕期忧郁症的漩涡。

很多孕妇在孕期都会或多或少地忧郁,害怕因自己的疏忽而导致宝宝终生的遗憾,因此,讳医忌药的有之,求神拜佛的有之,象枫这样指望花大钱买个心安的就更多了。做老公的首先应该理解这些,其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要尽量满足太太的一些愿望,尽可能缓解太太的紧张情绪。比如说枫的老公,如果觉得花2 000多元买件只穿几个月且不知有用无用的防辐射服太贵的话,不妨与枫好好商量,比如问问有没有朋友以前怀孕时买过,现在闲置不用的?可以借来穿一穿啊。或者想想有没有医院的朋友,能否帮忙从放射科借件防辐射服来呢?再或者让枫去单位里问问有没有近期打算怀孕的同事,大家合资购买一件轮流穿呢?要知道,枫只是想买个心理安慰,只要满足了她的心理需要就行,至于由何种方法来得到,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啊!

请多一点耐心

灿长得小小巧巧,怀孕后的第一次孕检就被医生判了“死刑”:骨盆太窄,几乎不可能顺产!灿本来就娇气怕疼,这下更是对顺产充满了畏惧,于是理直气壮地磨开了老公:“亲爱的,看来我这一刀是免不了啦,你去医院找找朋友吧,到时候可要安排一个最好的大夫主刀,我可不想出什么意外呀。”

可是,随着肚子的一天天“壮大“,灿对要不要剖宫产却一天比一天犹豫了。“剖宫产是导致儿童多动症的元凶”“剖宫产的婴儿患呼吸系统疾病的比例远远高于顺产儿”“剖宫产的婴儿未经产道挤压,容易发生......”知道的越多,灿动摇得也就越厉害。

面对她变来变去的唠叨,先生觉得很不可理解:“这不是为你好吗?你能生得出来吗?再说,又不是剖出来的个个都不好!我已经帮你找到了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来主刀,还要怎样?”“你有本事就自己去生吧,不要再来烦我!”在如此的冷言冷语和不耐烦中,灿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进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