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延,我的好“孕气”(组图)

  • 发布时间:2005-07-20
  • 来源:《LADY 格调》 
  • 字体: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善于张扬的女人。但是从少年到现在,“野丫头”、“美少女”、“男人婆”、“小女人”,张延将所有跟女性沾边的类型词语都“揽”在自己身上过。 图为:美丽孕妈-张延 2004年初,她为自己“招揽”来的一个最大新闻,就是跟了一个满口鸟语、身材“娇小”的香港男人。然后在香港萧瑟而寒冷的冬天,穿着简洁而单薄的白色礼服裙,挎着香港男人的胳膊,静悄悄地在香港红棉路婚姻登记处把自己给嫁了。后来,看见狗仔队拍摄的现场照片,高出新郎小半个头的张延眼睛红红的,嘴巴瘪瘪的,让人不太能断定眼前这个漂亮女人是幸福而泣,还是茫然而哭……

2005年,张延又有了一个“招揽”众人眼球的机会,8月,怀胎十月的张延将产下自己的孩子。

1996年,张延跟随摄制组在上海制作一个旅游宣传节目,除她之外,组里的同事都是来自香港的工作人员。作为“地主”,她自然要对全组成员格外照顾,当然也包括照顾担任节目主持人的张锦程。当时她并未特别在意这个人,首先,她觉得这个男人长得不好看,而且话还很多。相反的是,张锦程却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合作结束后,大家又回到了各自的岗位。有一天,张延忽然收到从香港寄来的邮包,打开一看,原来是张锦程“制作”的录像带。他把之前彼此合作的电视片中凡有他和张延的镜头都剪辑到了一起,同时还寄来一盘录音带,内容是张锦程的一段叙述,背景音乐是张延很熟悉很喜欢的一首钢琴曲,在上海拍片时,张锦程为她弹奏过这首曲子。几年之后,两人随各自的摄制组拍戏,又在杭州巧遇。这次见面,张延发现张锦程变了,变得安静了,深沉了,也比以前漂亮了。接下来,一段爱情开始了……

电视剧《粉红女郎》在上海开拍后,第一天,张锦程陪张延到剧组,张锦程发现“粉红女郎”们工作起来都有些紧张,或许是因为摄制组里演职人员之间还不很熟悉。安置好张延后,第二天,张锦程便回香港了。张延独自来到拍摄现场,一进门就感觉气氛异样,从打扫卫生的阿姨到化妆师,人人都是一脸灿烂的笑容。这时,化妆师递给她一支玫瑰,并附有一张卡片。卡片上面是一串熟悉的字:“男人婆,开心,努力,像游戏一样,去投入,去工作。”落款是“张锦程”。最“可怕”的是,原来剧组每人都收到了张锦程送的玫瑰花和卡片,卡片上就用剧中人物的名字称呼每一位演员:“万人迷”、“结婚狂”、“涩房东”……张延看着这一张张小小的卡片,感动无语。 图为:张延和幸福的老公 能够把张延娶回家,香港男人确实费了不少力,光是求婚,就求了四次。第一次求婚,没有任何礼物;第二次,张锦程加了一样小道具——一枚钻戒;第三次,张锦程已经把一切安排得更加正式了。“其实,他每一次对我求婚时,我都觉得很甜蜜。我每次当时都答应了他,可是事后又一想,不行,我得想好了,这个是不是我想要的人?总之自己很矛盾。第四次求婚,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意思。当时在北京,我们不知因为什么事情吵得很厉害,然后我甩手就走了,一直走,走到了大运村大学生公寓。结果,他追到了大运村,一看见我,突然他就跪下来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然后,他说:‘你嫁给我吧!’接着,我就听到大运村里一些趴在宿舍窗口的大学生大声嚷着:‘快来看啊!’然后,就听见一阵霹雳啪啦开窗户的声音。于是,我赶紧说:‘快起来,行了,我答应你了!你快起来,我真的答应你了!”

“在香港的家,有一天晚上,我与老公聊一部电影入了迷,不知不觉到了凌晨四点。突然他提议去海边看日出,同在兴奋状态中的我积极响应了他。

当我们到达海边时,天蒙蒙亮,我们俩相依坐在薄雾笼罩的海滩上,静静地看着太阳从海的那边慢慢升起。突然,我们俩竟然不约而同地说:‘呀!原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日出!’第二天,我们又兴致勃勃接了公公婆婆一同去海边看日出。当一家人沐浴在朝阳的光芒中,我一下觉得好踏实,好浪漫,平时拍戏时永远体会不到的幸福和满足,原来竟然这么简单!回到家,两位老人兴致不减,一定要把住宅前的杂草清理干净,好种花木。当我们一起把杂草除去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棵金橘树,而且树上挂满了绿色的橘子,非常漂亮!真没想到,在家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发现杂草中藏着这样一棵果实累累的植物!这个美丽的发现,让全家人都很高兴。原来,浪漫之情并非只产生于夫妻之间,也并非只来自于玫瑰花。”

“2004年10月,我刚拍完一部戏,回西安准备给妈妈买的房子装修。以前,每次回西安,我几乎天天游荡在大街小巷吃西安小吃。可是这次回家很奇怪,平时特别喜欢吃的,这次却没有胃口了。过了几天,就发现女人每月正常的生理现象没有出现,于是,姐姐带我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我怀孕了!其实,曾经和老公闲聊时,就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可以要个孩子了,但是在没有具体安排下,孩子就来了,还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当时,姐姐高兴得恨不得要把我抱起来,嘴里也不停地说着‘恭喜!’本来还是茫然失措的我,最后完全被姐姐的兴奋给感染了,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我一下也就接受了。

接着我给在香港的老公打电话,他并不像很多电视剧演的那种男人当自己快要做爸爸时,就立刻兴奋地叫起来,在通电话的过程中,我们两个人都很平静,就像在交流一份工作。后来,据老公自己说,他放下电话后,在家里的露台转了好几圈,不知道该干什么,然后把露台擦得干干净净,又把花浇了个遍。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们俩的反应是惊人的相似,都是心里接受了,但是表情和行为却属于手足无措的一类。

这次因为小家伙的到来,我和老公第一次有这么长的时间能呆在一起。以前,因为拍戏,我们经常是聚少离多。忙碌了这么多年,我特别珍惜现在这种状态。以前,每拍完一部戏,刚休息1个月,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因为演员的职业,平时对于米饭和面食这两样保持苗条身材的天敌,基本上是点滴不沾。可是,自从有了孩子,这几个月的长假我过得特别心安理得,而且很充实;有了孩子,我可以肆无忌惮地想吃什么吃什么,面包、面条、馒头,所有和面有关的,我换着花样吃。虽然,从怀孕前到现在长了四十斤,但我一点不急,因为我已经在尽一个母亲的职责了。女人就是那么奇怪,当你的身体在孕育和攒动一个小生命时,你就会对很多东西变得包容了,包括对自己体形和容貌的包容。

很多人说,孕妇为了不在产后留下妊娠纹,就要在怀孕期间每天坚持抹橄榄油或者药膏什么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抹,因为我觉得怀孕带给女人身体上的任何变化都是自然的,比如发胖、浮肿,甚至脸上出现斑点。怀孕的女人,所有身体上的困扰基本都已经被一种即将为人母的兴奋和喜悦给替代了。有时,我在想,我要是不怀孕,恐怕一辈子也看不见自己胖的样子,除非拍戏时因为角色要求刻意增肥。怀孕,真是让我体会到了很多从前连自己做梦也没梦见过的生活和状态。

闲暇时,我和老公经常去一些有孩子的朋友家中取经,看他们给孩子用什么样的奶瓶,用什么牌子的尿不湿更舒适。另外,我们还将朋友给的一些他们孩子穿过的小棉衣、用过的玩具搬回家。很多人比较忌讳用别的小孩用过的东西,但我们就无所谓,反倒觉得这是一种福分。虽然曾经在《青鸟》中也演过孩子的母亲,但那毕竟是演戏,状态再真实也是想象和模仿出来的。如今,真的快做妈妈了,这些琐碎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总之,我和老公目前已经完全进入到爸爸妈妈的角色之中了,平时,我经常跟老公讲孩子在我肚子里都在干什么,有时,我告诉他孩子踢了我一脚,他就会很快做出一种爸爸的反应对孩子说:‘不许淘气,不要踢妈妈!’

老公很细心,他在网上收集了很多长得很漂亮的婴儿照片,然后让我看。不是说多看漂亮婴儿照片,生出来的小孩就会漂亮吗?另外,他还把我怀孕期间的很多照片做成好几个系列存在电脑里,那些照片都是我们平时出去玩,他偷偷带着相机,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拍摄的,他说那是在捕捉我最真实的准妈妈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