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婚姻的七种状态

  • 发布时间:2006-03-02
  • 来源:河南报业网-大河报 
  • 字体:

随着数字化、网络化、知识经济和后工业时代的到来,人们凭借自己前所未有的激情和幻想,聚集在水泥丛林中,围坐在爱情的餐桌上,用梦的勺子,品尝着21世纪最初和最后的婚姻晚餐——亚婚姻。

空壳婚姻——“丁克、丁克我爱你”

把“只做贤妻,不做母亲”,不生孩子的家庭,列入家庭的序列,恐怕许多人会不同意。 因为生养孩子并传宗接代,自古以来就是家庭的功能和职责。笔者认识一对夫妇,两人都是高学历,结婚都近十年,可由于在婚前女方曾经有约在先,“不生孩子”,于是也就妇唱夫随,决定不管双方父母的反对和人们议论,“丁克”到天荒地老,两口子该上班时上班,下班后散步听听音乐会,业余时间里男的搞些研究,女的看言情、生活片、上网,过得也就挺滋润。当有人问他们,干吗不要个孩子,一来让家里热闹些,二来给自己的爱情一个支点。他们的回答是:自己活着已经够累了,何必再找一件事情来受罪!

这样的空壳婚姻在前几年少之又少,可现在却有许多青年男女走进空壳婚姻。于是有人曾大惊小怪地说,这是一代人道德伦理的沉沦,且不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空壳婚姻被抽走了骨头和肌肉,只剩下家庭的皮囊,高高地悬挂在“爱情”的旗竿上,迎风飘扬,他们却忘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三点才能成平面,三个支点撑起来的建筑才经得起风吹雨打。

面子型婚姻——东边日出西边雨

一个完整的家庭,有房子,有孩子,夫妻两人双栖双宿,节假日走走亲戚,访访朋友,有所有家庭应尽的义务和责任,男女双方都尽职尽责。然而,貌合神离,就差扯一张“离婚证”而已。文涛与晓萍就是这样的一对面子型夫妇。文涛是一个正科级“小领导”,晓萍在区艺术馆谋了个闲职,两人结婚快10年了,孩子9岁,可这两年来两人越过越不对劲,做丈夫的整天不归家,还常在外过夜,做老婆的成天上舞厅跳舞,上朋友家打麻将,两人各过各的日子,各有各的情人,毕竟都是大学生,有时两人也商量离婚算了。可是,再找一个又能如何?于是,两人形成了默契,就这么过下去。

许多应当结婚的人一谈结婚就烦,而不少结婚多年的夫妻一提到“婚外情”便眉飞色舞。当“婚外恋”也成为一种时髦的时候,“面子型”婚姻也就成了一种流行。他们不愿“自毁形象和自毁前程”,于是,相互“约法三章”,家里阴雨连天,发霉发臭,家外却是一片阳光灿烂,桃花盛开,真是“东边日出西边雨”。

凑合型婚姻——分居不分家

这类夫妻的婚姻现状形式各异,同在一个家的屋檐下,但却各睡各的,经济上实行AA制,偶尔也在一起亲热一次,但鲜有激情。笔者的一位朋友就是这样,他们夫妻俩结婚好几年,孩子都上初中了,可他们却长期处于冷战状态中,平日里,男的一回家不是抽烟就是喝酒,而女的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干自己的事,只有当遇到孩子升学,缴学费这样的事的时候,双方才交流一两次,男方有几次也想到离婚,但女的认为离婚对她不利,就是不松口,于是双方就这么耗着。吵架、动武、甚至威胁对方离婚成了他们之间的家常便饭。谁也别想过好日子。

耍耍玩玩的婚姻——只恋爱不结婚

23岁的刘强与19岁的紫琼就是一对这样的“准夫妻”,他们彼此才认识一个星期就同居了,他们的家是临时租的一个房间,除了这个“家”外,双方又各自住在自己的另一个家中,刘强住单位的集体宿舍,紫琼住家里。当他们感到彼此需要时,挂个电话,如果都有时间,又有心情,便会住进同一个屋檐下,“谁也不妨碍谁,谁也不烦谁。”“打不打结婚证无所谓,成不成家更无所谓,两个人喜欢就住在一起,不喜欢拉拉手再见,就算谁也没见过谁。”这是新人类用“恋爱”代替“婚姻”最常见的方式之一,而实质上却是两性之间玩的一种游戏。新人类们在品尝过“不在乎第三者”,“只要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感觉就是爱情”等爱情大餐后,终于忍不住“玩玩耍耍过家家”。

合同婚姻——老年“夫妻”的夕阳晚唱

赵老,局级干部,退下来后,一天到晚总感到身边空荡荡的,老伴一年前去世,自己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子女都在外地,使他一天比一天更迫切地感到身边必须有一个人。有的人建议说结婚吧!并为他出了一个主意,说现在大城市里的老人很适合“合同婚姻”,即两个人搬在一起住,表面上是夫妻关系,实质是雇佣关系。

赵老说试试,很快,介绍人给他带来了一个姓陈的农村老大娘,小赵老几岁,身子也硬朗,但生活没有着落,见了面后两人一拍即合,通过介绍人签订了一份合同,定下了赵老每月支付陈大娘300元护理费,陈大娘应履行照顾赵老生活起居的义务等条约。

两位老人都没有去办理结婚证的意思,但却举行了一个象征性的仪式,经过日复一日的光阴考验,目前赵老甜滋滋地逢人就说,是陈大娘给了他生命中的第二春。

长期以来老年人的婚姻状况是被社会遗忘的角落。老年人丧偶后出于各式各样的原因,比起中年人和年轻人来说更难重新组织家庭。这样,适时出现的“合同婚姻”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一些孤寡老年人的选择。有人说,这是婚姻文明的一大退步,它把原本美丽的婚姻简化成索取与给予的关系。在这种婚姻中老年人更看重的是各自的权利与义务,却忽略了婚姻的保障和责任。可笔者认为,对于来日无多的老年人来说,这不失为一种实惠的婚姻方式。

单亲型婚姻——金鸡独立的惶惑

一个男人带着个孩子过日子,或一个女人拉扯着个小孩相依为命,近年来,这类单亲家庭逐渐多了起来。究其原因,一是愈来愈高的离婚率,留下大量暂时娶不着,嫁不出的人,二是对婚姻的彻底失望和对再婚的恐惧,致使许多人不再愿为‘再婚’付出代价。”随着单亲家庭的不断增多,这些随处可见的“孤儿寡母”和“孤儿寡父”已经成为大众视野中的“品尝婚姻苦果”的人群。采访中一位在外贸部门任部门经理,今年44岁,离异后独自带着一个6岁小孩过日子的“父亲”,对笔者说出了以下的一番话:离婚时孩子是判给女方的,可由于女方的不负责和经济能力等原因,现在由我抚养。为了孩子,我每年都要花掉一半的收入,有人劝我再结婚,可我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许有一天我还会成家,也许我将孤独到孩子长大成人那一天。

许多“单亲家庭”都有其动人的爱情故事,这些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往往有困惑却没有勇气超越困惑战胜自我,他们对“婚姻”实为渴望却丧失了营造美丽婚姻的能力。但是他们中许多人又是自愿而坦然的:至少我拥有自由!

周末夫妻——她是我永远的新娘

李伟,硕士研究生,今年29岁,他与女朋友相互保持“准夫妻”关系已经两年了,可是他们各领各的工资,只是周末肯定住在一起,看好电影,品尝好菜,听优美的音乐。他们双方约定,谁都不能出轨。这条约定使他们不同于那些“闹着玩”的同居者。用男方的话来说,这叫“让爱情永远保持新鲜感,她是我永远的新娘”。

曾有人对一些“周末夫妻”做过调查,结果百分之百都是自愿选择的,且各自对自己的“周末生活伴侣”满意率达80%以上。当调查者问到:将来有没有可能变“新潮周末夫妻”为“传统的天天夫妻”时,回答有此可能和不可能者,各占50%。有一位婚姻专家在评论“周末夫妻”时,称这种婚姻是未来婚姻模式的一部分。它能一改传统婚姻过于把人禁锢在“家庭角色”这个位置上的遗憾。当然也有反对者认为“周末夫妻”违背了“爱情”的基本准则。笔者认为,周末夫妻这种“排斥家庭不排斥异性,拒绝婚姻但不拒绝爱情”的方式,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