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不断的牵挂

  • 发布时间:2005-04-20
  • 来源:湖南在线--大众卫生报 
  • 字体:

我们离婚是由各自的个性所致。

我承认他是一个事业型的男人,但他有一个顽固的思想: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为其牺牲的女人。由于这种思想支配着他,他一直要求我做一个全职太太,让我放弃我的事业和追求,附属于他。我认为这样不妥,我不能荒废我的专业(我英语水平已过八级),去做专门家庭主妇或成为生孩子的机器。为这事我们经常有分歧,甚至吵架。在家里我感到压抑,我决定离开这个家,去实现我个人的人生价值。就这样,我们好说好散,在一家咖啡馆,整整谈了五个小时,双方很平静地去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后,我就像出笼的鸟,有重新获得自由的感觉,我受聘到一家外企,先是做翻译和营销工作,然后成为公关部的经理,由于我的业务能力所产生的业绩,月薪超过了万元,几年下来,我手下积蓄了一笔由我支配的钱。

我的个人价值得已实现,但我的婚姻还没有着落。这不是说,我找不到男人,而追求我的男人还是很多的,有昔日大学的同学,也有官场上的官员,还有房地产商……。但我都没有兴趣,不知怎么,我还一直挂念着他。我知道他为了扩展公司的规模,经过艰苦努力,并冒风险从银行贷了一百万元,但他没有走对这步棋,投入的钱不仅产生不了效益,还要每月向银行交付数万元的利息,这一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我曾几次从我个人帐户上给他划钱,没想到,却都给他退回来了,他附信说,作为男子汉,受女人的施舍,还算什么男子汉!我看到这又气又恨,麻雀掉到水里,嘴还硬呢。但气归气,恨归恨,我依然对他牵挂。

这种牵挂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真让我说不清。

我怕他失败之后崛不起来,我怕沉重的担子压跨他的双肩,我怕他在困难面前,失去了志向,更怕他在失败面前走向另一极端……。我也曾想,我与他已经一刀两断,为啥还有这么多割不断的牵挂,他和我离异后,他也没有成家,虽然他想在事业上成为强者,但没有如愿以偿。

我想辞掉外企的工作去帮他一把,但又想,我并非神仙,也未必能使他的公司起死回生。

我随时都在关注着他,又托朋友给他寄去了一笔钱,这次他接受了。他说,我会高息还你的,现在我的公司正在走出低谷,大环境也看好。我感到很欣慰。

两年以后,他给我写了一封长信,感到心里很内疚,并且感悟到夫妻之间,不应该压抑对方的个性,一个男人成功的背后,不一定要牺牲一个女人……。

他的家庭观念变了,我随之回复一封长信,用泪水述说着,这几年那割不断的牵挂……邢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