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物语:做个女超人

  • 发布时间:2004-09-07
  • 来源:《家庭:无形之塔》 
  • 字体:

新年时分家变,特别令人苦恼!

在欢乐时候,偏偏很多人都不幸地收到坏消息。

我的一位同学,旁人都以为她有一段美满婚姻,没想在佳节期间,丈夫突然离她而去。

她想找我见面,我的时间表却编得密密麻麻;离港前夕,我对她说:“如果你不介意看我收拾行李,就来我家坐坐吧!

同学到家时,我正忙得头昏脑涨,电话又响个不停,我在她身旁左穿右插。

一个是满怀心事,一个是心不在焉。怪不得在这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人遇到伤心事时,只可找专业人士倾诉。在现实生活里,人人忙着整理自己的私事,难以为旁人分心。

同学见我忙得不可开交,不但难于说话,而且无端增加一份内疚,她说:“我知道你忙,实在不应该来打扰,其实你也帮不了我,只是,我觉得将来的路很难走,想听听你的意见……我还是回去吧。”

我十分抱歉,正好另一位同学也在此刻到访,我干脆停下来,与他们促膝长谈。甲同学的事,乙同学也很清楚,三人一起谈来,倒增加了一份支持力量。

愿妻子是婚外情人

离婚的同学,是个十分美丽贤淑的女子,处世待人,绝对没有不善之处。她的丈夫要求分手,也找不出好借口,只说:“你样样完美,如果我娶的不是你,绝对有可能找你做婚外情人。”

完美的人莫名其妙地失去丈夫,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有反复地细嚼丈夫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

她说:“他说得很绝,处处表明不要我对这段婚姻再存希望。但是,我看到他十分珍惜地把我们恋爱时的日记保留。他搬走了所有东西,却留下一份衣袜,好像故意留有余地……”

人被离弃时,都会有一股被出卖的愤怒,尤其被身边的人抛弃。但是同学哀伤之余,却仍然是那样温柔婉雅,处处为负心人设想。

我问她:“你恨他吗?”

她泪痕满脸,说:“我不甘心,我太不甘心了!

她又说:“他的新女朋友长得十分难看,连他自己以前也说过她长得丑怪……”

一段婚姻的失败,有时实在没有常理可言,同学经历这样大的打击,我们也实在只有听的份儿。

两个不同时间广播的电台

这次留港期间,不断地听到婚外情的事件,这是一个人人自危的题目,很多作婚外情辅导的专业人士都知道,处理这类个案时,不单束手无策,已婚的辅导员更是步步为营,担心自己的枕边人是否同样心存外骛。

处身在这种婚外情的大气候里,虽然令人心惊胆战,但归根究底,它反映的是: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不能再把人羁留。

婚姻是个奇怪的承诺,我们许下这“不管好坏,至死不分”的誓言,结成夫妻,一同筑起家庭的围墙,抵挡外面世界的侵扰。但是,这一堵爱之墙,有时也会变成压力之墙,因为爱是需要很多空间的,太多的爱,会令人窒息。

我常认为,所有婚姻问题,都与“空间”有关。例如夫妇不愿交谈,并不是他们不会说话,贴错门神的夫妻,各自都可以与旁人、甚至陌生人谈个痛快。相对无言并不沟通,只是长久地像两个不同时间广播的电台,各自占领不同的空间。

婚姻变成沉重枷锁

一方需要情意绵绵时,另一方可能正忧心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方认为非把盆中碗碟洗干净不可时,另一方可能正气得把妻子当作恶婆娘。要把这不同的空间合为一个共同的天地,实在不容易,因不管谁迁就谁,到头来都会觉得自己的空间被霸占,甚至失去自己。

基于这种“空间”的问题,有部分北美洲人现在流行一种夫妻分屋而居的方式,他们不是“分居”,而是各自拥有自己的居所,保护自己的空间,只在特定的日子,才一起见面。

我认识一对中年夫妇,两人都是专业人士,平时工作忙得不可分身,夫妇见面反而觉得费时误事,因此毗邻而居,到周末或节日时,才约会对方。他们觉得这种安排,一方面可以享受家的温暖,又不会失掉个人的空间。

每当我忙到六亲不认时,也渴望有间只有自己的小屋,而且内外加锁。我想,同学的婚变也是基于空间问题,丈夫怨恨婚姻变成枷锁,拼命逃走;妻子悲痛之余,说话仍然不离丈夫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

我忍不住对她说:“你有没有发现,你丈夫虽然走了,但他的影子仍然占领着你的整个空间?你自己的空间在哪里?”

我同学其实是个好动活泼的人,只不过婚后忙着做贤妻良母,再也没有自己的空间。这次她的丈夫抛妻弃子,还怪责她处理得不够坚强,而她竟然毫无火气!

买件大斗篷

我们三个女人整个下午都在一起,我不是替同学作“治疗”,婚变之类的事,谁知几时轮到自己。只想为她打气!人在失落时,并不需要什么宝贵意见,只需要大量支持!

如果她不能放手,一定要把丈夫争回来,前面的路当然难行,因为那是一场没有胜利把握的仗;相反,如果她趁此找回自己的空间,再慢慢处理其余的事,这又何尝不是一线生机,为久已不协调的婚姻关系开创新路?

谈得兴起,我索性放下本来计划,改而三人一同走去中环,买件新衣服。同学选了一件大斗篷,我们说:“太好了!做个会飞的女超人,不要只做逆来顺受的女人。”

同学买得高兴,不肯停手。我们一把拉着她走,一件会飞的斗篷就够了,不然患上购物狂,丈夫留下的空间,不久就会被衣物占领。

三个女人,兴高采烈地吃云吞面去!